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无壳蜗牛联盟抗议台北高房价


无壳蜗牛联盟抗议活动 李幸长(中)

无壳蜗牛联盟抗议活动 李幸长(中)

星期一上午,无壳蜗牛联盟特地挑选在日前创下台北最高地价的一块土地上举行活动,抗议台北都会地区房价过高。

*中产阶级买不起*

台北都会地区这些年来房价节节高涨。台北市非精华地段的一套三房两厅普通公寓都至少要1千5百万台币,以中等收入月薪5万元计算,即使不吃不喝,也需要25年才能存到这个数目。


无壳蜗牛联盟把买不起房屋的人用无壳蜗牛来形容。20年前这个团体因为当时房价在短短一年半内涨了5倍,而发起万人露宿街头的抗议活动。无壳蜗牛联盟星期一再度为台北高房价问题走上街头,要求政府平抑房价,让一般薪水阶级能买房,换屋,并扩大扶助弱势族群,提供租金补贴。

*房价飞涨原因*

评论人士南方朔不久前撰文指出,过去一年多台湾,特别是台北市特定区域房价飙涨,其实有许多原因,包括财富移往海外的台湾富人将金钱大笔转移回台、大陆台商的超富阶级,以及台湾本地崛起的新富,投注在买房上。此外,中国崛起,大陆富人财团及规模庞大的豪门台商回头至台北购屋, 这些外来资金介入台北供给有限的房市,大大地拉抬了台北高位住宅的价格。

无壳蜗牛联盟星期一发布新闻指责说,财团和建筑商炒作土地和房价,政府纵容以及慢半拍的作为,使得房价问题日益严重。

20年前万人夜宿台北街头抗议行动的负责人李幸长表示,当时提出加重空屋税,增值税实价课征等主张,至今政府没有付诸实施。从前年轻人到台北工作三,四年就可以存够自备款买房子,现在是一辈子也买不起。

*买不起只好长期租房子*

一位不愿具名的台北居民对美国之音说,她和丈夫都是中等收入,但总存不够买房子钱,只好一直租房子。她说:“ 如果说买不起的话我就会一直租下去,如果买(房子)的话贷款就会比较累。”

根据统计,最近10年来,台北市房价涨了两倍,台北县房价上涨50%。 但是这段期间台湾民间企业受雇者的实质薪资不增反减。财政部资料显示,10年来,台湾最高5%的平均所得与最底层5%平均所得,从32倍扩大到61倍。

一位在台北市管理停车场的男士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和妻子必须努力赚钱存钱,存到3百万台币时才敢想买房子,台北市的房子他是绝对买不起的。

台北县居民刘女士和女儿

台北县居民刘女士和女儿

年轻的刘女士感叹薪水差异太大,以她家只有单薪收入的状况来看,买房子是个远大的目标。她说:“差距很大,薪水高和薪水低的差距也算很大。(买房)目标可能还是以台北县吧。台北市买不起。“

*住房成为商品*

国立台湾大学建筑与城乡研究所教授夏铸九对美国之音说,住宅是人民权利,而不是商品,但是台北住宅被商品化,房价被炒贵,造成弱势无法进入房屋市场。

*师法国外范例解决住房问题*

夏铸九教授认为,如果效法国外范例,将有助于解决台北都会房价飞涨的问题。他说:“要学习香港,新加坡以及欧洲,政府提供社会住宅,是承租为主。第二点我建议都会精华区进行rent control房租管制。这两个加起来,高房价问题所造成的伤害就可以适度的减缓。”

*都市更新*

针对房价高过平均中产阶级的所得负担能力,政论人士南方朔建议,台湾已必须重新思考都市更新政策,等于用另外一种方式生产出土地的可使用性,这样可以活络经济、增加房产供给,以及平抑房价。

*政府有对策*

针对无壳蜗牛的抗议,行政院经济建设委员会星期一表示,政府正视都会区房价问题,已完成「健全房屋市场方案」草案,近期将尽速报行政院,做到健全房屋市场,适时推出平价住宅,并照顾受薪阶级购屋需求。此外,政府还将为中低收入户以及受薪阶级提供住宅补贴。

无壳蜗牛联盟星期一还发表一份自救宣言,要求政府回应,否则将在今年年底的五都选举中,呼吁全民投废票,迫使政府重视高房价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