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睢宁为个人信用分级引发热议


中国江苏睢宁县在公民中进行信用评分,也就是,根据个人表现,把公民信用评为四个等级,并在干部提拔、入学就业、社会救助、低保申请、执照办理等方面优先照顾信用优良者。这一做法实施后在全国引起争议。

*征集个人生活行为信息*

《睢宁县大众信用管理试行办法》今年一月一号起开始实施。根据这个规定,当局征集并公布公民个人的银行借贷记录、信用卡使用记录、水电费缴纳记录等。

被征集的信息涉及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还包括:参与邪教记录,家庭暴力,偷盗记录,交通违章记录,围堵党政机关、企业、工地、无理闹访、缠访记录,诬告、诽谤他人记录,违反市容管理规定记录,行贿受贿记录,制假、售假记录等。

有关个人的正面信息,如被评为先进的记录和突出贡献记录等,也会被征集。

*公民信用评出四个等级*

政府根据这些信息,评出ABCD四个等级。信用被评为A级的,将在入学、就业、低保、社会救助等方面受到优先照顾;符合入党、提干、参军条件的,优先考虑;个人创业、经办企业的,在政策和资金上优先给予扶持。

对于信用评级较低者,则“取消资格”、“严格审核”或者“不予考虑”。

睢宁县官员表示,采取这一做法是为了倡导“守法、守信、向善、向上”的民风。用县委书记王天琦的话说,要让群众“一处守信,处处受益;一处失信,处处制约”。

*合理合法性受到质疑*

然而,此举一出便受到舆论的质疑和批评。问题主要集中在:是否合法与是否合理两个方面。

北京大学法学院行政法教授姜明安说:“国务院发布了依法行政的纲要嘛,政府做出任何行政行为都必须有法律法规的根据。你没有法律法规的根据,你要去做,那就是违法了。 ”

在是否合理的问题上,姜明安认为,中国每个人都有档案,个人情况均已记录在案,再搞信用评级,实无必要,而且弊大于利。

他说:“政府可能会利用这个东西来控制老百姓的行动自由、言论自由。你要不听我的,可能就把你信用评级搞得比较低。如果是要打分的话,最好是让老百姓给政府来打分。这个不便于老百姓对政府的监督,不利于民主政治的发展。”

*涉嫌侵犯公民权利*

江西检察官杨涛发表文章说,睢宁的做法涉嫌侵犯公民的诸多权利。比如,低保是对公民最低生活进行保障的权利,它不能因为公民不守信的行为而被剥夺。

杨涛说,把“无理闹访、缠访等记录”与入学、就业、低保挂钩,这实质上就限制了公民进行申诉的权利,而把“利用网络、短信、信函诬告、诽谤他人”纳入征信系统,很可能成为政府官员报复公民的工具。

*官员表示初显成效*

为了收集各种个人信息,睢宁县成立了专门的征集信息办公室。据《南方周末》报道,“征信办”工作量非常大,涉及到91个部门。这个系统像一张大网,不断向乡村延伸。村级信息员如果发现有不赡养老人的情况,就会报到镇里。

睢宁官员表示,这一做法已初显成效。今年1到2月,农村盗窃发案率同比下降26.8%,交警部门查扣酒驾人数同比下降71.4%,贷款按期偿还率同比上升9.3%。

《南方周末》说,让睢宁官员们自豪的是,2009年去北京上访的比2008年下降了47%。一位官员说,“甚至国庆节的时候我们也在搞拆迁,但就是没有人上访。”

*个人信用系统亟待建立*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教授毛寿龙认为,睢宁的做法具有积极意义。他说,近年来,专家学者对于中国建立公民信用体系呼声很高。

毛寿龙说:“像银行,现在已经开始慢慢地建立相关的信用体系。这一点,对国内来讲,应该是刚刚开始建立。所以从这方面来讲,我觉得,不管怎么做,它建立个人的信用体系还是有积极意义的。”

*学者称睢宁做法尚需改进*

不过毛寿龙也认为,在具体做法上,确实有值得改进的地方。比如,征集“围堵党政机关、企业、工地的记录”就不甚合适。

他说:“本来是一种表达自己利益的方式。他可能是受到了政府有些部门不良行为或违法行为的侵害,然后他去维护自己的权利,最后变成负面的,那肯定不对。”

*睢宁政府指责媒体误导舆论*

批评人士说,民风可倡、可导、可引、可领,唯独不能以一县政府之意志随意征信、发布。还有人质疑政府是否有权把公民分为“三六九等”。

一些媒体把大众信用评级称为评选“良民”和“刁民”,是为了培养“顺民”和“愚民”,还说照顾信用良好者是发放“良民证”。

良民证是二战期间日本为安全起见在中国占领区对老百姓实行的身份管理制度。《财经》杂志说,一位睢宁政府工作人员透露,当地日资企业达30多家,“良民”的说法,“差点酿成政治事件”。

睢宁县委宣传部在回复美国之音记者查询时表示,有些媒体把报道焦点停留在“良民”、“给公民评级”等字样上,误导了广大读者和社会舆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