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首个追悼中国劳工纪念馆将对外开放


追悼二战中国劳工的纪念馆在日本秋田县落成并即将对外开放。当地民间组织有关人士表示,建设纪念馆的目的是为了教育后代不忘战争悲惨,避免重蹈复辄。当年中国劳工的幸存者表示,今后将继续要求日本政府对战争受害者道歉并赔偿。

纪念馆建在当年发生中国劳工暴动并遭残酷镇压的日本东北地区秋田县大馆市,取名为<花岗和平纪念馆>。

*不忘花岗事件*
当地民间组织<花岗和平纪念会>副理事长谷地田恒夫表示,这是日本首个作为加害者立场由民间捐款建成的追悼中国劳工的纪念馆。

他说:“建设纪念馆的目的是要下一代不忘悲惨的花岗事件,不再发动战争。”

二战期间,被强迫带到日本的中国劳工近4万,他们在日本135个地点被迫从事繁重的劳动。在秋田县花岗地区的986名中国劳工因不堪忍受非人虐待于1945年6月30日发起暴动,日方以残酷手段加以镇压,死于严刑拷打的人数100余人。加上暴动前被虐待致死的人数,总共达400多。花岗地区4成以上的中国劳工客死他乡。

*花岗诉讼案和解*
事件过去近半个世纪后的90年代,中国劳工开始向日本提出索赔。花岗事件幸存者和遗属也向日本法院状告当年奴役劳工的日本企业现鹿岛建设公司(原鹿岛组),要求道歉和赔偿。日本法院以失去时效为由驳回诉讼。2000年经日本东京高等法院调解,原告与被告达成和解。

鹿岛公司出资5亿日元作为基金用于所有花岗事件受害者及其遗属的生活援助和教育补贴。
这个和解案当时被日本媒体称为具有划时代意义,将对其他劳工诉讼案产生积极影响。

*幸存者:继续追究日本政府责任*
为出席星期六举行的花岗和平纪念馆开馆仪式特地从中国赶来的花岗事件幸存者,现住中国河北省的88岁高龄李铁锤老人对和解案并不完全满意。

他说:“我们还要继续要求日本政府赔偿,身体的,精神的和家庭的损失。能不能达到目的还说不请。”

花岗原劳工与鹿岛公司的和解内容尽管在经济上得到了资金,但是鹿岛对事件仅表明“遗憾”,否认道义乃至法律责任,提供的资金也不具有赔偿含义。

爷爷在花岗事件中丧生的遗属周长明也表明要追究日本政府责任。
他说:“今后的目标是要求日本政府谢罪和赔偿。为此我们已经向日本政府递交了100多万人的签名请愿。”

*寄希望于民主党政权*
目前在日本还有多起中国劳工等有关对日战争索陪案。受到07年日本最高法院做出的“依据1972年日中联合声明,中方失去裁判请求权”的判决后,原告连遭败诉。

不过周长明对日本民主党政权寄予期望,他认为要改善两国关系,劳工索陪应该是一个重要问题。

据花岗和平纪念会介绍,星期六日本政府官员,中国驻日大使馆官员以及劳工战争索陪的有关人员将出席花岗和平纪念馆开馆仪式。馆内展出50幅以花岗事件为题材的绘画以及相关历史资料。同一天开始对外开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