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民主活动人士面临因特网的机遇和挑战


2009年6月在伊朗备受争议的选举后爆发的示威抗议中,我们看到诸如有录像功能的手机这些数位设备所发挥的功效。在“脸书”(Facebook)、推特等网站的贴文号召数千人走上街头,德黑兰街头的数码影像激发了全球各地的示威声援。最近在达拉斯举行的一场会议探讨了因特网作为民主活动人士的工具以及网路评论人士和网民所面临的挑战。

*网路异议人士与专家齐聚一堂*

去年在伊朗我们看到互联网以及行动数码设备发挥的力量,在这之前一年,同样情况也发生在拉丁美洲以及世界各地针对哥伦比亚叛军革命武装力量的绑架行动所进行的抗议活动。

参与这些抗议活动的网路异议人士、网路专家、现任以及卸任的美国官员,最近出席了在以美国前总统布什命名的中心所举行的会议。会议由前总统布什在南方卫理公会大学揭幕。

网路异议人士中,有两个人因为受到冰岛火山灰航班取消的影响不能出席,他们后来通过网路电话Skype参与会议。俄罗斯网民科兹洛夫斯基说,“如果当局逮捕一个网路异议份子,就会有10个网民成为异议人士。”

科兹洛夫斯基说,在俄罗斯有越来越多的网民不顾当局逮捕的威胁,在网路上发表博客文章。

*中国无法杜绝网路异议声浪*

另一个加入讨论的博主是来自中国的毛向辉。他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被轻易的锁定。”
他表示,中国当局的言论审查无法完全杜绝网路上所有的异议声浪。

哈佛大学研究人员萨克曼说,中国的审查者大力封杀当局不同意的内容。他说,“但他们的作法,在某些方面来说更强硬更邪恶的作法,反而促使一些替代性平台出现。”

今年3月,全球搜索引擎谷歌公司将服务器撤离中国转往香港,但是中国网民可以轻易进入北京当局赞同的搜索网站百度。中国政府封锁了录像分享网站Youtube,但提供一个不具备政治内容的替代网站Youku。

*伊朗当局以新科技抓人*

每个国家的网路审查政策有所不同。民间监督组织“自由之家”的罗伯特·盖拉说,伊朗政府面对抗议图像流传出去的情况,限制了网络的频宽,以减缓传送速度。他说,“在去年6月的选举中我们还看到伊朗当局也强化了他们的技术,甚至可以做到即时监控和镇压。民众只要在网站上留言或者用手机传信息,当局几个小时内就可以追踪到他们,并将其逮捕。”

伊朗的博主萨泽伽拉现在居住在美国,但他仍然能感受到伊朗政权及其支持者伸出的魔掌。萨泽伽拉是伊朗革命卫队的创始人之一,但后来对伊朗政府不再抱希望。他经常在网站上登载伊朗活动人士寄来的录像,他的网站也因此遭到攻击,他相信这是伊朗革命卫队所为。他说,“他们盖掉我的网站并张贴一份文稿,表示伊朗网路部队已经入侵这个网站,把我在Youtube的录像全部删除,并且控制了我的三个脸书网页之一。”

*叙利亚博客依然面临被起诉命运*

博主亨迪因为他的网路贴文在叙利亚被逮捕和监禁,他现在居住在美国,对全球民主活动人士提供支持。他说,在叙利亚,博主依然面临被起诉的命运。他说,“我听说他们逮捕了一个高中女孩,她今年只有19岁,她没有办法上学,因为她被当局关在牢里。目前在叙利亚还有数十名博主被关押,他们遭遇不人道的待遇和凌虐,也无法得到自己的律师。”

委内瑞拉活动人士迪亚曼提撰写博客文章批评委内瑞拉总统查维斯。他还组建了一个团体名叫“零审查的世界”。他说,“我们在全球20多个国家都有代表,我们写文章谈言论自由作为基本人权的重要性,我们知道,一旦你失去这些基本权利,你就开始失去其他的人权。”

*越来越多异议人士与博主合作*

古巴网路活动人士巴斯托从西班牙发来博客文章说,他看到越来越多的传统异议人士与网路博主合作。他说,这样的合作关系预示着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即将出现变革。

哥伦比亚活动人士格瓦拉说,在脸书上号召数百万人上街抗议哥伦比亚叛军的经历,改变了他的人生。他说,“我们看到人民组织起来的力量,我们决定要继续这样的努力,要继续为人民发声。”

大卫·凯斯是网路异见组织的负责人,他对中国、伊朗以及美国的部分盟国,像是沙特阿拉伯等国家持批判立场。他说,波斯湾国家限制因特网自由,甚至判处一名因为在黎巴嫩电视台从事通灵的男子死刑。

*专家:过份依赖科技可能有害*

但是凯斯说,数码科技也改变了一些专制国家的政治版图。他说,“因特网赋予民主活动人士的力量是前所未有的,只要敲几下键盘就能与全世界上百万人交流。但与此同时,过份依赖科技也可能带来有害的影响。”

他说,因特网不能取代政治改革所需要的面对面接触以及现实世界的活动。但是哈佛大学的萨克曼认为,数码科技能够创造虚拟的公共舞台,让生活在专制政权下的人民进行意见交流。他说,“他们无法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不能在公开场合集会,在埃及,只要超过5个人的集会就有可能被当局以非法游行罪名逮捕。但是因特网代表了一个数码化的公共空间。”

网路专家说,也有一些和网路相关的难题。自由之家的盖拉举例说,澳大利亚等民主国家采取的审查不雅内容的作法令人忧虑。哈佛大学的萨克曼则担心,那些保护异议人士的高科技工具,也可能被恐怖份子用来掩饰其身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