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专家:高盛赔钱容易但了事难


美国投资银行高盛集团的欺诈案星期四出现转机。有报道说,高盛正在跟涉案的一家金融机构接触,争取通过赔偿来了结这起举世注目的金融欺诈案。但是,一些金融专家认为,私了可以解决经济纠纷,但针对高盛问题所折射出的美国金融体制弊端的改革努力还远没有结束。

美国政府推动的金融改革大戏真是跌荡起伏。国会议员们跟高盛主管们在听证会上的激情对抗刚刚结束,公众依然强烈期待案情发展的时候,突然传来消息说,高盛正在跟这起欺诈案的受害方接触,希望通过赔款来结束这场司法纠纷。

综合各方消息来源,一种说法是,高盛正在跟证券交易委员会协商,尽早结束这场看来遥遥无期的司法大战,以免官司的拖延给高盛的名誉造成更大的损失。另一种说法更为具体,说高盛正在跟澳大利亚的一个基金机构Basis Yield Alpha基金接触,希望通过提供一亿美元的赔偿来弥补这家公司在投资Timberwolf证券方面受到的损失。

Timberwolf是高盛在2007年推出的一种复杂的债务抵押凭证。Basis Yield Alpha基金在这个证券上投资了10亿美元。

关于尽快私了的说法的准确性目前还无法评估。高盛公司对多家媒体的询问都表示无可奉告。不过,据纽约邮报的报道说,消息来源表示,高盛这个案子实现庭外和解几乎已经定盘。

美国杜克大学金融学教授雷蒙德·格罗斯(Ray Groth)曾经长期在投资银行供职,对这个行业的做法非常熟悉。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由于缺乏对内情的了解,不能够随便断言。但是,如果高盛真的选择跟这家澳大利亚基金就Timberland证券亏损提供赔偿,一个很大的可能是,这种证券的交易范围很广泛,高盛为了保持跟购买这种证券的客户之间的关系,而选择优先赔偿的解决办法。

但是,格罗斯认为,这个赔偿方式并不能够彻底解决高盛跟证交会之间的问题,更不意味着高盛在这次金融监管改革过程中将从此置身事外。格罗斯对美国之音说:

“高盛欺诈案引出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参议院听证会提出的问题不只是高盛公司一家的问题。前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ker)早就提出过,就是投资银行现行的私人股本交易活动要同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担保的贷款和存储业务分离开来的问题。”

格罗斯说,高盛的例子就是把这两种功能所形成的利益冲突发挥到了极至。它一方面销售各种证券,另一方面却坐空这些证券,从中获得巨额利润。这种在一笔交易中脚踩两只船的做法虽然并不违反现行的市场规则,但是却在金融危机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格罗斯指出,除了高盛之外,原来的雷曼兄弟公司、贝尔斯登公司、美林证券等都有同样的问题。金融改革如果不纠正这个问题就不能避免将来危机的重演。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高级研究员马克·莱文森(Marc Levinson)对有关高盛通过赔偿来了结它跟证交会之间的司法纠纷也表示质疑。莱文森表示,从国会的听证来看,目前还没有什么证据显示,高盛在相关的证券交易中有违法行为,批评的矛头主要集中在高盛的道德责任问题上。莱文森对美国之音说:

“金融改革对解决道德责任问题不会有什么作用。至少到目前为止,我并不认为金融机构有着明显的道德责任问题。控方还没有提出高盛违法的确凿证据。有关道德责任的议论主要来自政客的宣传,目的是给公众树立一个攻击的靶子。”

莱文森认为,政客们也绝不会容许高盛就这样子轻易地溜掉。道德责任问题将会继续成为政府推动金融改革的一个主要议题。

美国证交会是在4月16号以涉嫌金融欺诈的罪名正式向高盛集团提出起诉。证交会说,高盛在向投资者出售跟某些次级房贷挂钩的抵押债务凭证时,没有向投资者说明,做空这些抵押债务凭证的对冲基金保尔森公司参与了产品的设计,结果给客户造成了约10亿美元的损失。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