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我想有个家-美国的收养关怀体系


美国目前有50万名孩童在收养关怀体系中。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设立这个收养关怀体系,是为了保障家庭有问题的孩子们能在新的环境下健康成长。

在美国,当亲生父母由于各种原因无法保证孩子的健康成长时,社会就会介入,通过法律程序为孩子寻找代理父母,这些代理父母会照顾这些孩子直到他们的家人有能力照顾他们,或者直到他们满18岁。

这个体系使许多孩子避免了家庭暴力和其它导致身心伤害的家庭问题。美国著名体育运动员丹·奥布莱恩、前披头士乐队成员约翰·列侬、以及著名女演员维多利亚·罗威尔都曾经受益于收养体系。维多利亚·罗威尔更出书感谢所有关怀过自己的人。

华盛顿州的茉莉·达格特就是一位代理母亲。她4年前收养了一个女婴。这个女婴进入收养关怀体系的原因是,女婴的亲生父母都太年轻,没有做好准备来对一个新生命负责。一个医院的义工发现了他们的困难,便向州政府报告了这个需要帮助的女婴。

茉莉说:“美国有个制度叫做‘授权报告’,规定某些职业必须承担对社会进行监察的义务。一旦他们发现身边有虐待儿童的现象,只要他们怀疑有小孩受到不当待遇就可以向上报告,这些人可能是老师、护士、医生、记者、义工等等。”

华盛顿州社会事务与卫生局的鲍柏·帕特罗负责聘用代理家长。他说,所有想当代理父母的人要先接受3个小时的情况介绍。代理父母如果决定要收养孩子,就会接受一个长达27小时的训练。之后,还会有人上门面谈、背景调查等繁琐程序,以确保这些人有资格成为代理父母。从申请到最后拿到代理父母资格证大概要花4到5个月。

由于孩子们最终会离开代理父母,这让许多代理父母在把孩子送走时都难以割舍。谈到要把抚养了半年的小女婴送回到她的亲生父母身边,茉莉说:“你爱他们,你已经习惯了他们在你身边。你希望他们留在你身边,最让人难过的是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离开你。”

有一天她突然接到的一个电话,改变了这一切。

她说:“我在上班的路上,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她的家人无法照顾她,问我可不可以把孩子领回家。”

经过法院审核,女婴的父母不具备照顾女婴的资格,于是茉莉顺利申请到女婴的收养权,使得女婴真正成为了自己的女儿。

当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这么幸运,可以找到一个永远的家。

帕特罗说,代理父母会照顾孩子到他们找到一个长远的家。但是有时候,因为代理父母无法处理孩子的问题,这些孩子被迫转移到新的代理父母那里。

华盛顿大学的社会学家马克·克沃特尼说,每四个孩子中就有一个转换过五次以上的代理家庭。这对孩子的稳定发展没有好处。他说,很多情况下,这些孩子在与成年人的交往中有过太多的挫败感,这导致他们难以对人产生信任。

帕特罗说,每次转移都会让孩子的教育倒退6个月。而为了防止孩子们被多次转移,各州政府做出了各种努力。他说:“在华盛顿州,我们给代理父母提供训练,建立支持小组,这样家长们可以聚在一起,交流照顾孩子的心得和经验。我们尽力给他们更多的支持、教育和帮助,让他们有信心照顾好这些孩子。”

茉莉认为,这些支持性措施对她照顾女儿非常有帮助。她认为,这些孩子都受过非常大的精神打击,这是孩子们出现问题的根本原因。但是只要你付出更多的爱和耐心,他们就可以慢慢愈合内心的创伤,健康成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