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一个特殊的母亲节


过去的这个周末,很多母亲收到儿女或亲人赠送的礼物,在充满爱的祝贺中度过了一年一度的母亲节。但是,有一位母亲为了照顾自己在伊拉克战场上身负重伤的儿子,和往常一样度过了繁忙的一天。

2003年,美军后备役军人杰伊·布里赛诺在巴格达一个集市场上被一颗子弹击中脑部,导致全身瘫痪,大脑受损,而且双目失明。尽管如此,他仍能感知周围的环境,并通过微笑、眨眼和脸部动作与他人交流。军方官员表示,杰伊是迄今从伊拉克战场上返回的伤残最严重的伤员。

杰伊的父母约瑟和埃瓦都是菲律宾裔美国人。他们夫妇双双辞去了工作,把儿子带回家中护理,而没有把他送到疗养院去。他们靠约瑟有限的退休金来维持家计。

埃瓦解释了这么做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非常爱自己的儿子;其次,一年半之前,政府派来照顾杰伊的护士自称训练有素,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他们甚至不知道如何测量他的血压,更不知道如何介入某些情况。由于脊椎受到损伤,杰伊的血压会忽高忽低。如果不知道如何作出调整,就会导致生命危险。另外,即使有这些拿薪水的护士在场,百分之85的时候仍是我们夫妻在护理杰伊。”

埃瓦补充说,他们发现,这些护士晚上本来应该醒着护理杰伊,但是却睡着了。由于满足不了他们的标准,他们决定自己担负起护理儿子的责任。

据约瑟介绍,他们的护理是24小时全天候的,从早上6点半起床,到晚上10点半左右睡觉,马不停蹄地服侍杰伊。他们帮他刷牙、洗脸、上厕所,为他灌药、灌水和流食,给他做喷雾治疗和身体按摩,而且还要与他交流,为他读书读报,介绍他喜欢的体育消息等。

约瑟说,即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夫妇也要轮流起床为杰伊翻身:“除了这么做,我们别无选择。我和妻子都不能袖手旁观,因为杰伊是我们的儿子。上帝把他赏赐给我们,他是我们的祝福。我们非常爱他。这件事发生后,我和上帝的关系更近了,生命也更加长进,更懂得做父亲的含义是什么。”

5月9号星期天,他们一家在一起度过了平静的母亲节,也象往常一样度过了忙碌的一天。埃瓦说,杰伊以他特有的方式为她祝贺了母亲节:“他那天非常快乐,当我告诉他今天是母亲节时,他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我问他:你给妈妈什么礼物呢?我希望得到你的拥抱和亲吻。他就嘟起嘴唇给了我一个亲吻。他常常以这种方式回应我们。当然,他没有办法拥抱我,我就把他的胳膊搭在我的身上让他拥抱我。我们把一切都交在上帝的手中,而且常常祷告,盼望有一天能够看到杰伊从自己的床上坐立起来。”

华盛顿退伍军人事务医疗中心的神经科医生米切尔·沃林对约瑟夫妇的护理工作非常满意:“从长期来看,护理这样的病人需要非凡的体力和爱心。他们在各个方面,特别是皮肤、结肠和膀胱的护理上做得相当出色,杰伊的身体因此没有垮下去。我们在这样的病人身上常会看到这种情况发生。他们把自己的家变成了一个疗养院。”

但是,“全美家庭护理者协会”公关部主任德伯拉·海尔鹏强调,除了作为父母的全心投入外,还要看到这是一个全职的护理工作,因此护理人员还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同时寻求社会帮助。

海尔鹏:“这个帮助可以来自其他家庭成员、朋友、宗教团体、社会和社区服务机构、退伍军人服务部等。为了更好地照顾病人,他们绝对需要寻求外来帮助。家庭护理人员还需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由于护理所承受的巨大压力,他们的免疫系统会受到影响。数据显示,护理人员比普通人更有可能感染病毒、患上慢性病和临床忧郁症。”

自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爆发以来,成千上万的美军阵亡和受伤。美国军方设立了残疾军人援助体系,帮助他们得到应有的服务和福利,同时为他们向平民生活过渡提供便利。美国退伍军人部支付了杰伊的所有医疗费。约瑟和埃瓦放弃了由专业护士看护杰伊的计划,选择由自己全职护理他。7年过去了,他们非但不后悔自己当时的决定,反而很高兴为孩子做出这样的牺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