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香港是否出现第二支管治队伍?


中国中央驻香港联络办公室副主任李刚星期一在中联办大楼接见了香港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副主席刘慧卿及中常委张文光,商讨香港2012年的政改方案议题。民主党过去曾经被中国政府形容为反中乱港的政治组织,多年来双方没有任何正式的交流。不过,这一次却是中联办首次公开与香港民主党会面,媒体多以破冰之旅来形容这次会面。

在这次历时两个多小时的会面当中,民主党着重提出了香港立法会功能组别的存废问题,并提出五大建议,包括要求中央政府表明 2020年全面普选立法会。

会后中联办与民主党双方各自召开记者招待会,交待会面结果。双方承认就政改议题仍存在分歧,并没有共识。中联办副主任李刚在记者会上表明,愿意和一切有诚意、理性及负责任的香港政团沟通。

*中联办不是香港第二支管治队伍*

对于中联办自香港回归成立后,首度就香港事务公开会见民主派政党及召开记者招待会,人们议论纷纷。一些人担心这是否意味着中央政府在香港的机构正在扮演第二个权力中心和管治队伍的角色 ?中联办副主任李刚在记者会上断言否认。

他说:“中联办不是香港的第二支管治队伍。管治香港,我们是依靠香港特区政府、依靠特首。特区政府才是管理香港的唯一的政权。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而没有说由中联办来治港,所以我们要消除这一个误解。”

早在2008年1月28日,当时的中联办研究部部长曹二宝在 <学习时报> 发表题为一国两制条件下香港的管治力量文章,建议除了香港特区政府外,须有第二支管治队伍。曹二宝在文中指出,第二支管治队伍就是中央、内地从事香港工作的干部队伍。文章发表后,当时引来支持与反对的激烈辩论。随后,有关言论渐渐降温。

*民主党:有需要向中联办直接商讨*

香港民主党主席何俊仁星期一在会见李刚后的记者会上坦言,该党向中联办直接商讨香港政改方案,不是要架空香港特区政府,而是有实际需要。

何俊仁说:“我们不与中央商讨,又是否代表我们自己可以解决香港的问题呢?这是一个障碍,很坦白的说,我觉得是来自中央。中央的影响力是最大的。”

*中联办干预香港已提升至公开*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教授郑宇硕分析这次中联办与民主党会面时指出,中联办干预香港事务的角色,早已从私下的层次,提升至公开的地步。他解释,这现像甚至得到部分香港市民的确认,从近年七一游行与六四游行时,一些激进青年放弃到特区政府总部,将诉求地点转移至中联办,便清楚知道中联办的影响力。他说,商界也不例外。

郑宇硕说:“过去十多年来,由于中国与香港的经济往来越来越密切,很多香港大企业集团,其实千方百计在内地建立关系网,有很多问题都直接与中国政府的高层去磋商,中国政府高层也经常接触香港企业界的首脑,向他们查问香港的情况。这已经成为很明显的趋势,将来也更加明显。”

他还说,在2003年7月1日的回归纪念日大游行后,中国中央及地方官员更没有任何顾忌,先后多次接见香港的建制派政党成员。郑宇硕指出,这无疑是蚕食了一国两制的管治模式。

他说:“到了今天,我们见到了李刚-中联办的副主任见民主党的代表。事后,双方也举行记者招待会。大家看得很清楚,就政改问题,似乎都不关香港政府的事。这对香港政府管治的威信,对一国两制确实是起了很重要蚕食的作用。”

*基本法赋予特定发挥角色*

不过,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朱国斌并不同意这说法。他表示,中联办在香港有特定的角色。

朱国斌说:“我觉得这样讲不恰当。因为中联办它有它自己特殊的一种角色,因为它的名字已经说了,它是代表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的这样一个联络机构。因为基本法赋予北京在香港的政治、经济发展当中有很多主动发挥作用的机会,所以不应该简单把它认为是一个权力中心。 ”

朱国斌还说,这次中联办与民主党的会面,更不应理解为香港政府的权力受到架空。

他说:“我觉得不能这么理解。因为这可以是两个层面的问题。比如说,香港政府更多关注的是民生、直接的经济发展、还有一些民主程序问题。但是中央政府也可以过问、了解香港的发展。因为中联办的后面,它不光是中央人民政府,它还代表包括了全国人大、国务院等等部门。”

朱国斌指出,到目前为止,他看不见中联办自回归后有任何插手香港事务的行为出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