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3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圣海伦斯火山爆发30年后的今天


圣海伦斯火山区草木复苏

圣海伦斯火山区草木复苏

冰岛那座名字很难发音的火山持续爆发,使我们记起,美国华盛顿州圣海伦斯火山1980年5月18日大爆发,到现在已经整整30年了。

那次火山爆发,导致57人死亡,摧毁了5万2千公顷森林,高空的火山灰环绕了整个地球。30年过去了,圣海伦斯火山周围已经重新恢复了生机,草木枝繁叶茂,一派欣欣向荣。连科学家见了都啧啧称奇。

火山爆发

火山爆发

圣海伦斯火山爆发时,当地电视摄影记者戴维·克罗克特吓坏了。他听到山上发出隆隆巨响,看到大量的泥土和水流上路面:“天哪,那简直是地狱。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周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觉得自己正走在人间地狱里。”

那天,在距离火山150公里的西雅图市,大学生彼得·弗伦珍在电视看到火山爆发的实况。30年后的今天,弗伦珍是圣海伦斯国家火山纪念公园的科学家。这座公园保存了当年爆发地点的一部分,做科学试验之用。其它部分开放给民众游览。

弗伦珍说:“我们现在就站在当时圣海伦斯火山的顶端和内部。这个地表原来的高度在我们脚下45到60米的地方。如果我们1980年5月17日到这里,我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在45到60米的半空中。”

弗伦珍从事科学考察

弗伦珍从事科学考察

可是现在我们脚下是结结实实的土地。我们顺着这条蜿蜒于曾经是一片焦土的小径,漫步走下去。高高的赤杨长在池塘旁边,而过去这里是没有池塘的。天气转暖后,到处可以看到青蛙和蜥蜴。路上有麇鹿的足迹。垂柳和羽扇豆随风摇曳。

弗伦珍说:“变化十分惊人。我们从圣海伦斯火山学习到了一点,这就是,很多看上去没有生命的东西实际上根本没有死亡。有些东西我们看来杂乱无章,实际上就是下一轮生态繁荣的重要成分。”

华盛顿州立大学的植物学家约翰·毕晓普也在这个火山爆发地带度过了他职业生涯的许多时光。他说:“我们在这里度过了漫长的时间,我们计算这里动植物的数量,发现这里的动物和植物都已经高度多样化了。这就是生物多样性。”

事实上,现在的种类比老森林中还要繁多。这些各色各样的栖息地,已经成为这里生物的稳固根据地。如果不是现在这样,麋鹿、黄莺和西方蟾蜍等动物都会慢慢减少。

毕晓普说:“这种认知也许会使我们在决定如何处理受影响区域时,更加谨慎。例如,这种经验可以用于遭受过大面积森林火灾的地方。”

圣海伦斯国家火山纪念公园的科学家弗伦珍说:“当然,这些地区可能不再能够提供人们希望得到的那么多木材和其它原材料。但是对那里的动物和植物来说,这种地方的生态环境更多元化了。”

彼得·弗伦珍说,人类的倾向是赶紧进入发生灾害的地区,恢复或重新栽种。但是他和同事们在观察圣海伦斯火山山坡的情况后,相信应该把这一切留给大自然,至少在一些时候应该如此。

最近有一系列文章探讨的都是火山爆发后大量新生命的出现。森林管理专家查理·克里萨弗里和另外7名科学家今年春天也就这个问题发表了一篇文章。

克里萨弗里说:“从圣海伦斯火山所学习到的东西,也适用于山火、海啸、暴风雨、暴风雪、甚至收成或露天采矿之后的地区。”

他说,最近有美国矿业顾问打电话给他,向他请教在露天矿场关闭之后,如何恢复周围的荒芜地面。他建议他们种植羽扇豆。因为羽扇豆花曾经为火山地区生成新的土壤立了大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