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反右数据库》光碟汇编出版


反右运动数据库封面

反右运动数据库封面

为保存历史真相和民族集体记忆,由海外和中国国内学者共同汇编的《中国反右运动数据库》光碟星期五公开问世。

*保存历史关键时刻*

《中国反右运动数据库 1957-》主编宋永毅教授是中国当代史专家,也是洛杉矶州立大学图书馆技术发展部门的主管之一。他表示,2007年在洛杉矶举行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座谈会,看到当年的许多右派都已垂老,对往事的记忆逐渐模糊,更增加了汇编这段历史的迫切性,所以决定做反右史料的数据库。

发生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是中国共产党和当时领导人毛泽东发动的第一场波及全国,特别是知识分子的大型政治运动。宋永毅指出,这个运动以极有历史意义的鸣放开端,但不幸以对中国知识分子的反右迫害的悲剧告终。他说明了从事数据库的两个重要因素。

*反右文献思想遗产*

宋永毅说:“第一个重要因素是1957年的反右运动是中国现代政治史的一个重大转折点。第二个就是1957年的右派言论实际上是至今为止的、中国当代思想史上一个思想高峰。他们对西方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的理解,甚至超过今天的我们,所以我们觉得这个宝贵的思想遗产要留下来。”

宋永毅表示,他在1999年回国搜集文革史料被公安部门逮捕,虽说关押半年后无罪释放,但他心有余悸,只能在海外编撰,好在中国国内的编委搜集大量材料,加上一些右派当事人和家属主动协助,克服许多困难。宋永毅说:“目前还一息尚存的一些右派和他们的子女给了我们极大的支持。”

*当事人主动提供史料*

一些人提供从来没有问世的检讨和内部报告,弥补了学者无法返国的困难。
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

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

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指出,搜集材料是个大的基础工程。张伟国说:“历次政治运动的材料,都属于他们(中共)保密的范围,都不让社会大多数人接触。禁区随着中国现在的崛起,并不是缩小解密了,反而越来越多了。这种情况下,海外的有识者以他们的有利条件弥补这个空白,掌握了材料。等将来某种程度开放的时候,大家可以从各自角度来研究、来发言。”

一些新发现的史料启发了宋永毅对反右运动史的新体会。

宋永毅说:“整个一部反右运动史,不仅是共产党整民主党派,而且还是民主党派的自相残杀。如果没有民主党派中的左派,民主党派57年基本上全军覆没、被打残了的局面不可能出现。第二个,从中还看到中国知识精英的软弱性。共产党一旦翻脸,好多人不仅仅是自己被打成右派,还出现五十步笑百步,倒过来一百步笑五十步。”

宋永毅指出许多受到尊敬的人物都身为右派却大肆批判他人,火力之强远超过后来红卫兵在文革时期对他们的批判,所以他认为这些知识精英也必须为文革的悲剧负责。数据库里收录了巴金、曹禺等人批判他人的文章。

宋永毅说:“经济搞的再好,体制搞的不好,仍然可能为民族带来灾难。这是个制度问题,要不搞事情出来不可能。”

*历史教训总结不足*
数据库主编宋永毅教授

数据库主编宋永毅教授

宋永毅认为历来的中共领导人有进步,是全民总结了历史教训的结果,但他们的进步远远不够,因为历史教训总结的远远不够。宋永毅说:“如果不总结经验教训,不把历史惨案搞深搞透,那个错误是不得了的。”

张伟国进一步指出:“一方面她(中国)崛起了,经济强大了,另一方面在政治上比以前更加保守了,甚至倒退了。外界看中国社会,感觉到这个国家无法消化自己历史上的经验教训,变成一个将来会做出什么事情都很难预料的一个国家。这对国际社会来讲也会是一个很大的担忧。”

张伟国认为中共排除异己的机制从反右一直延续到现在,现在的许多毛病是没有从历史吸取教训的后果。张伟国说:“所以反思那段历史,搞清楚历史真相,给它一个准确的结论,对将来的发展实际上是至关重要的。”

*当代中国政治运动史*

《反右运动数据库》的总字数达2500万字,文献约一万两千篇。通过电脑浓缩在一盘光碟之中,方便读者检索。

参与数据库的海外学者还有丁抒、周原、沈志佳、郭建和周泽浩教授。中国的编委包括谢泳、董国强教授和作家冉云飞。宋永毅等学者在着手《反右运动数据库》之前,已经先完成了文化大革命的数据库,他们现正着手下一个项目。

宋永毅说:“第三个我们要做的是大跃进和大饥荒,最后一个做1949年到1955年,那就是所谓的三大改造、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工商业改造,还包括许多运动。”

宋永毅希望以这四个数据库涵盖中国从1957年到1980年风起云涌的时期,形成一个当代中国政治运动史的大型数据库。他预期在2018年全部完成,之后可能回中国。

宋永毅说:“把那个做完了,如果他们给我签证,我就可以回去,因为那个时候就是把我抓进去,我就在那儿退休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