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6月17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外交政策杂志*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络版6月17日发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贝尔福科学和国际事务中心资深研究员威廉·托比的文章,题目是“不用理会北韩,给北京一个选择”。

文章说,“在太长的时间里,北京对噩梦般的令人难以辩护的北韩金正日政权实行迁就、开脱、掩护、津贴、绥靖。中国是解决朝鲜半岛难题的关键。中国是北韩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方的援助捐助国,唯一的真正盟友。没有中国的帮助,北韩就生存不下去...。北京的现代商业和政治领袖应当感到羞耻的是,中国跟北韩的关系依然是通过双方隐秘而僵化的共产党操作的。”

托比的文章说,“北韩再次越过了文明行为的界限,假如说北韩曾经有过文明行为的话。北韩对韩国一艘军舰施放鱼雷,导致46名水兵死亡。这并不是北韩的新行为。在1984年,北韩特工试图用炸弹爆炸前往缅甸参加一次献花圈典礼的韩国总统全斗焕的飞机。那次图谋失败了,但是导致21人丧生,其中包括全斗焕内阁的好几个成员。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北韩绑架了几十名日本和韩国公民,使他们跟家人骨肉分离,为的是从他们那里获得外部世界的知识。在1990年代,平壤实行军事需要第一以及闭关锁国的政策,导致100多万人饿死。后来,北韩又向利比亚和叙利亚出口核武器材料和技术。”

托比的文章说,“作为对北韩最新暴行的回应,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访问了东北亚国家,敦促侵略者和受害者之间实行克制,保持自觉的中立。这显然是要求美国、日本和韩国对北韩做出进一步让步的先声。与此同时,北韩似乎在实行让金正云在或许实行一段时间的摄政之后接金正日班的计划。毫无疑问,平壤就这一计划跟中国的合伙人进行了磋商。但北京不应当让这一暴虐的王朝继续下去,而是应当抓住变革的机会。”

托比的文章说,“在将近10年的时间里,美国试图让北京带有一种解决北韩问题的责任感。作为一个利益相关最大、对这个问题影响力最大的国家,中国应当发挥领导作用。在担当解除北韩核武装的六方会谈的东道主期间,中国为参加会谈的外交官们提供了成百上千份午餐,但却完全没能采取任何必要的强硬行动给北韩带来真正的变革。”

托比的文章说,“北京担心北韩的不稳定。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军事冲突、难民潮、政治动荡应当避免。但这一次是中国做出选择的时候了。中国要选择是要一个失败而残忍的政权,还是要一个现代的、和平而繁荣的朝鲜半岛。...在另外一方面,假如中国继续纵容北韩,假如中国拒绝以有成果的方式利用其影响力,中国就应当不要再指望国际社会帮助向北韩偿付赎金。假如中国阻止其他国家采取有效的行动(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可以通过其否决权做到这一点),那么应对北韩的要求将成为北京专有的问题。”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