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维权人士关注中国禁用刑讯得到的证据


中国禁止在刑事诉讼中使用刑讯逼供获取证据。星期天发布的新规定说,任何通过威胁或暴力手段收集的证据都不予以采用。美国之音记者凯特报道中说,虽然维权人士欢迎新的规定,但他们担心此举主要目的是为了安抚民众对于一桩倍受关注的冤案的愤怒。

在赵作海案引起全民愤慨之后,中国政府宣布了新的规定。农民赵作海因一桩自己并未犯下的谋杀案冤狱10年。赵作海说公安人员对其痛打逼其承认罪行。

他的冤屈直到所谓的“被害人”被发现还活着才得以洗清。赵作海无罪释放,并获得了9万6千美元赔偿金。

哥本哈根酷刑受害者国际康复理事会主席苏内西格尔说,赵作海案对于改变中国有关酷刑的政策很有帮助。

他说:中国政府向外界发出强烈信号声明通过刑事逼供获取的证据不予采用事关重大。因为这不仅确定了刑事逼供是不合法的,还强烈地传达出一个信息,那就是:通过刑事逼供获取的证据本身就是不可靠的。

中国确实是有禁止使用酷刑的法律规定,但它们并没有得到严格实施,维权组织说刑讯逼供还很常见。新的规定明确表示通过胁迫获取的法庭证词是无效的,并且禁止使用来源不明或是通过暴力或恐吓手段收集的证据。

华盛顿特区人权观察组织的一位中国问题专家苏菲.理查德森说,这些法律规定对于死刑案件更显重要。

她说,死刑在中国不单有着惊人的施行频率,很多案件里面它都常因执法人员惯常地忽视了对案件的应有审理程序而被使用。在中国,因为一桩自己没有犯下的罪行而被判处死刑的可能性仍然很大。

维权组织说,中国执行的死刑比其他国家加起来的还多。

虽然中国颁布了新的规定,但理查德森并不确信被告人最终能够获得更多权利。在她看来,反酷刑法主要是政府为了平息公众对赵作海案的愤慨而摆出的姿态。

她说,这是一个基本只会关心社会稳定的政府,而这种“社会稳定”也只是其自以为的“社会稳定”。政府所作的回应并非一定能够解决民众不满的根源,但政府至少做出了足够的样子,这样他们就能声称他们是在回应民众呼声。

理查德森说,中国需要采取更具体的措施来表明他们对于法律改革的忠心,比如为被告提供律师,或者实实在在地寻找法庭证据。

她说,即使一些机构致力于改善中国的法律,他们仍然面临来自中国共产党内部以及强大的公安部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阻力。

她说,中国共产党实质上并不想受一个独立的司法系统牵制,因为到时他们将会丧失主导权。我认为,公共安全机构或者国家安全机构也很可能施加巨大阻力,因为他们也并不想把自己变得不得不对每一个人负责。

酷刑受害者国际康复理事会的苏内西格尔承认,想在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改变公安和司法机构的形态是很大的挑战。但他表示,新规定的出台是重要的,尤其是规定被控刑讯逼供的公安人员必须出庭作证。

西格尔指出,这一次,受害人的权利取得了鲜有的胜利,对被误判农民实施了酷刑的公安人员已被逮捕并判刑。

他说,责任免除仍然是整个根除酷刑的战斗中最大的问题之一。这几乎是个很特别的例外,也就是施刑者会因他们的所作所为被判刑。这种情况每出现一次,我们就会欢迎一次,因为它向实施酷刑的人或者可能实施酷刑的人强烈地传达出这样的信息,‘不要这么做,否则你将承担后果’。

虽然中国为了清理法律体系做出很多努力,但民众的挫败感仍然存在。星期二,中国南部湖南省一名男子在法庭上打死三名法官后自杀身亡。官方说,法院对该男子离婚案的判决令其不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