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联合国官员提示警惕中亚地区的极端主义


联合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外交特使警告,中亚的极端团体会利用社会和经济问题,散播他们在这个地区的影响力。美国之音驻莫斯科记者费登斯基就种族问题和伊斯兰极端主义采访了两位吉尔吉斯斯坦南部的中亚问题专家。

联合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外交特使米罗斯拉夫.延恰表示, 吉尔吉斯斯坦的冲突是由这个国家现在的紧张状态引发的。为避免进一步的冲突,不同种族群体间需要和解。

延恰说,由于毗邻阿富汗,费尔干纳谷地,更广泛的说整个中亚地,存在着极端主义的危险。他说这个地区有若干广为人知的极端组织,这些组织可以利用现实状况作为他们实现自己计划的温床。

*费尔干纳谷地--种族冲突的温床*

费尔干纳谷地是一个有900万人口,横跨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多种族聚居地。早在苏联解体之前,那里就上演过多次种族冲突。吉尔吉斯斯坦本次骚乱的官方死亡人数接近200人,但临时总统奥图巴耶娃表示,实际死亡人数可能高于这个数字。

阿利舍尔.哈米多夫是坐落于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城市奥什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中亚问题研究员。他把种族极端主义解释为一种意识形态,一个种族团体借此将全国的资源视作自己专有的权利和财产。哈米多夫告诉美国之音,在吉尔吉斯斯坦曾有一项安排,其中吉尔吉斯人控制政治结构,乌兹别克人控制贸易。

他说,“在前总统巴基耶夫的统治下,吉尔吉斯人开始拥有其他部分的权力,这导致紧张气氛升级。所以两个月之前,当巴基耶夫的政权因蔓延全国的暴力抗议垮台之际,诸如安全服务之类用来平衡脆弱的种族关系的规定也烟消云散。”

*专家:近日的骚乱会让极端分子获利*

哈米多夫表示,近日来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发生大规模的捣毁商店、商家和餐馆事件,这使得种族、宗教极端分子和犯罪团伙可以利用随之而来的失业和目无法纪的情形。他说紧张气氛弥漫整个费尔干纳谷地,而这个地区的边境是在斯大林时期全然不顾种族差异而划分的。不平衡的石油和水资源分布使得情况更为复杂,同时也成为中亚领导人互相要挟勒索的筹码。

他说,“比方说,为了得到更好的天然气价格,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已经切断流向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水源。而在寒冷的冬天,乌兹别克斯坦禁止向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输出天然气。”

*阿富汗毒品大量流入费尔干纳谷地*

在费尔干纳谷地肆虐的还有来自阿富汗的非法毒品。中亚问题专家诺迪尔.伊斯梅洛夫告诉美国之音,极端组织利用失业青年作为毒贩子。他说:“这些都与恐怖主义有关,我认为还有其他犯罪团伙从中牟利,并支持一些极端团体。”

哈米多夫说,种族极端分子和伊斯兰极端分子之间相互反对。他说,基本教义分子摈弃种族和民族主义情感,他们寻求建立统治全中亚人民的伊斯兰法律。伊斯梅洛夫还表示,不稳定的现状为伊斯兰极端分子创造了机会。他说:“他们试图控制居住在费尔干纳谷地年轻人的心灵,因为费尔干纳谷地是一个多种族混居地区,从领土来说非常接近。”

*社会和经济发展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联合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外交特使延恰说,吉尔吉斯斯坦南部需要社会和经济的发展,以及当地少数种族的和解。

延恰说,大部分的情况将取决于政府和国际社区如何帮助临时政府摆脱现在的困境,以帮助难民和流离失所的人们。

哈米多夫认为,国际援助同样重要,因为乌兹别克斯坦没有足够的资源安置多达十万的难民。如果这些难民试图回到他们已经不复存在的吉尔吉斯斯坦的家中,他们将有遭遇一场新的大屠杀的危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