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一场缺乏竞争的中国式选举


村内的选举标语

村内的选举标语

星期五,驻华外国记者在北京门头沟区观摩了一场中国式村委会选举。在西王平村进行的选举,组织良好、秩序井然,看不出有任何暇疵,但是也看不到其它国家选举中常见的激烈竞争。

*选举过程井然有序*

这里的选举很平静。没有言辞激烈的辩论,没有施政方针的宣讲,没有不同党派的对立,更没有火爆的对抗场面。一切井然有序、按步就班。

据村民委员会主任魏喜振介绍,选举从五月初开始部署,“历经了宣传动员、推选选举委员会、界定选民、提名候选人等前期环节。”

*投票率相当高*

投票在会议厅举行,内设登记处、盖章处、验票处、发票处。领取选票后,投票人到挡板后面秘密填写选票,然后去投票。投票箱两侧各站一位监票人。

投票站

投票站

投票站还设有解说处和代书处,为村民讲解填票方法,并帮助不识字或者视力不好的选民填写选票。

投票率相当高,全村263名合格选民中,只有六人没有参加投票,多出的6张空白票被当众销毁。现场公开唱票后,宣布选举结果。

*选举缺乏竞争*

常驻北京的18家境外媒体近30名记者,在中国外交部和北京市民政局的安排下,观摩了这次选举。严格的程序、良好的组织、 选民的积极参与,给不少记者留下深刻印象。

投票

投票

这位85岁选民也在女儿的陪伴下前来投票

这位85岁选民也在女儿的陪伴下前来投票

不过,最让他们感到新鲜的是,选举缺乏竞争,尽管实行的是差额选举。

除了魏喜振,村主任候选人中还有宋海英。魏占有压倒优势,他在选民提名中得158票,宋只得2票。

据了解,不管是优势方还是弱势方,两位主任候选人都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竞选活动。

*拉票被视为不正之风*

记者跟67岁的选民刘淑琴进行了交谈。

记者:“这两个候选人,会不会拉票去呀?动员说‘你投我票’。”
刘淑琴:“反正没人上我们家去。”

一些村民显然把拉选票视为不正当做法。70岁的选民刘祥礼说:“我们这儿根本就没有这种说‘你们选我呀,我给你点好处,我给你点钱。’没有许愿的,你许愿,就等于你拉选票。你再许愿,你干得不好,我不选你;我瞅你干得好,我就选你。”

确实,在中国村委会选举中,一些地方存在严重的贿选或者变相贿选现像。有些候选人直接花钱买选票,有些则私下许愿给支持者好处。

*中国允许候选人与选民见面*

选民刘祥礼

选民刘祥礼

选民刘淑琴

选民刘淑琴

在西方式民主国家,候选人可以召集群众大会,宣讲自己未来的施政纲领,争取选民支持。候选人之间也可以进行公开辩论,让选民了解双方观点、做出自己的判断。

中国虽然拒绝实行西方政治制度,但是候选人与选民见面宣讲政见也是允许的。

北京市民政局官员王秀琴

北京市民政局官员王秀琴

北京市民政局副处长王秀琴说:“村民选举委员会应当向选民介绍候选人情况,或组织候选人与选民见面,回答选民问题。”

*候选人表示努力工作、不做宣传*

西王平村选委会对候选人进行了张榜介绍,但内容十分简单。对于魏喜振的介绍算是最详细的,也不过一页纸;对于宋海英的介绍则不到三行字,仅有性别、政治面貌、出生日期、家庭住址。

五位候选人当中,只有宋海英一人不是中共党员。投票当日,宋不在现场。村民说,她早上投完票就去上班了。记者找到魏喜振向他了解相关情况。

宣布选举结果,魏喜振等三人当选村委会成员

宣布选举结果,魏喜振等三人当选村委会成员

记者:“你的那个竞争对手,她好像才两票?”
魏喜振:“对。她谈不上什么竞争对手,不知道怎么有了两票。”
记者:“你们两人之间没有竞争吗?”
魏喜振:“从上届到现在,我从来没有说跟谁竞争过。反正,我尽我最大努力,我把工作做好,让大家伙得到实惠,这就是我的使命。至于大家伙你愿意选谁,我从来也不强求,从来也不做宣传。不宣传。”

*村民对候选人并非完全了解*

有人说,这个村子小,人们相互间比较熟悉,没有候选人宣讲观点的必要。不过,有选民告诉记者,他对另外一位候选人并不了解。

魏喜振当选后手持任职证留影

魏喜振当选后手持任职证留影

安祥勇:“那一位,我不太了解吧。”
记者:“那他们有机会跟选民见面,讲我自己想为你们做什么,有没有这种活动?”
安祥勇:“没有。”

*和谐社会的和谐选举*

其实,宋海英的表现并不很差,从提名时的两票,上升到正式投票时的20票。不知为什么她既不愿退出候选人提名,又不愿为自己当选做出努力,以致给人留下提前认输或者甘当陪衬的印象。

当下,中国强调和谐社会。西王平村的选举几乎没有什么波澜,但也没有什么竞争,堪称和谐选举。莫非这就是中国特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