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民间积怨聚焦腐败问题(第二部分)


长征路线沿途所见标语

长征路线沿途所见标语

美国之音记者最近沿红军长征路线采访发现,官场腐败、社会不公是中国普通百姓最关切和不满的问题之一。记者在中西部边远地区听到许多此类抱怨和批评,反应之强烈足应引起当政者注意。

*赋税减免后失地*

在池边洗菜的农民

在池边洗菜的农民

泸州市泰安镇长征村有一个漂亮的小池塘。碧绿的池水平静得像面镜子,倒映着几个农民洗菜的身影,不远处一名中年人在垂钓,池边则是四川常见的花椒树。

记者的到来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打破了这里的宁静。简单的几个关于生活状况的提问,引起在场民众七嘴八舌的议论。国家强行征地收房是他们批评的焦点。

村民们说:“强行的哟!这是国家征你的地,说了30年不变的。结果几年就变了呀?四年就变了。胡锦涛上台的时候,讲了30年不变的,政府都发了本子的。西部开发以后,减我们农民的税,减了刚刚四年。”

*征地没先问群众*

周先生夫妇

周先生夫妇

周先生说,改革开放以后,国家对农村和农民的政策很得人心,令他们欢喜,只是好景不长。特别是,征地收房的补偿太低。比如,征一亩地,农民仅得两千多块钱的一次性补偿。房子强拆后,全村100来户人家里,就有30多户买不起新房。

记者:“政府征地没有先征求你们意见呀?”
周先生:“征什么意见?”
周太太:“12月20几号开会,12月31号那天下午就开始平了,就平房子;房子平完了,然后就开始平土地了;种粮种菜的这些地呀,种着东西呢,全部就平了。”

现在,周先生夫妇靠仅剩的一点地,种菜维持生计,一年收入几千块钱,用他们的话说,勉强够用。他们买不起房子,只能租房栖身。

记者:“你最喜欢哪个领导?”
周先生夫妇:“一个是毛主席,一个是现在的政策是比较好。上面可以,下面就不行了,全是乱搞,连队长出来说公道话,队长都让抓进去、关到里头。队长的媳妇上北京去告状,就去了几次。等下面人晓得了,就打。你说这种政策对不对?上面的政策,我们一直是满意的。”

*辛苦工作遭欠薪*

这位村民(右)抱怨老板拖欠工资

这位村民(右)抱怨老板拖欠工资

另外一位村民给某国家工程打工。他抱怨说,工作十分繁重,老板却长期拖欠工资。

村民:“我们工人干活,没有工资。他喊工人来干活,就是说‘你干好多,得好多。’结果呢?不拿钱。”
记者:“你是做什么工作?”
村民:“我们是修大河坝子,一天反正不分时间你给我干,每天要干到十一二个小时嘛,很累,真的很累!”
记者:“私人的工程呀?”
村民:“国家的,大老板包下了,给小老板做。没有钱,大老板私拿了钱。”

*草原牧区也强拆*

红军当年走过的若尔盖湿地如今牛羊成群

红军当年走过的若尔盖湿地如今牛羊成群

让人难以想像的是,中国内地很普遍的强拆已经发展到草原和牧区。在若尔盖县班佑乡,也就是,当年红军过草地时经过的地方,牧民塔姆杰说,上面的政策很好,帮助藏民修路、引电、通水,但是下面官员做事不讲政策。比如,非要让他家从公路的这一边搬到另一边。

他说,这样做是毫无道理的:“只要是公共利益,修汽车路、修火车路、修飞机场、还有医院、学校,这些是国家公共利益,那我们有义务、有责任要搬。那些都不是。”

班佑乡的塔姆杰

班佑乡的塔姆杰

塔姆杰说,当地干部的说法如果合情合理合法,他可以搬,但是他感到理由并不充分。可是不搬,就要面临惩罚,而且惩罚措施跟内地强拆的手法如出一辙。

他说:“还吓唬我们,‘你们不搬的话,给你们断电断水’,公社干部这样说。还有呢,‘国家有啥子好政策,你们一点都享受不到’。”

*领导视察见不着*

塔姆杰说,他想向上面反映这个问题,但是不知道找谁。有上级官员来视察时,他曾想当面陈情,也未成功。

他说:“干部到这个地方,来的时间多得很呢,我们一出去,他们就不让见,我们自己就看不到。”

*官员专横惹民怨*

安顺场的禹凤英老人

安顺场的禹凤英老人

采取强制性措施是各地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看到这样一条标语:“电站必建、移民必搬、政策不可更改”。这显然是针对拒绝搬迁的库区移民的,其强制性口吻十分明显。

面对政府的占地行为,安顺场85岁的老人禹凤英无可奈何。

记者:“你种的地呢?”
禹凤英:“不在了,一起占完了。种点菜菜。推倒了,就一点都没得了。”
记者:“为什么要把地收走呀?”
禹凤英:“卖地,乡政府。政府的政策是好,下边就偏差了。这些不敢说。说了,乡政府晓得,还……(笑声)”

美国之音记者最近从江西瑞金出发,经湖南、贵州、广西、四川、甘肃、陕西等省,最后到达延安,沿途对最普通的基层民众进行了随机采访。所到之处,常能听到对地方官员的批评。除贪污腐败外,官员的专横跋扈、独断专行也是民众极为不满的原因之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