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从胡锦涛的年工资谈起


中国出台新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同时,他们的隐形收入引人注目。不过,最新统计也显示,中国高级领导人以及政府公务员的薪酬,相对其他许多国家又很低。如何改革政府公务员薪酬?在中国建立官僚体制,还是公益性和服务型政府?对此,学者们发表了不同意见。

*国家领导人工资与GDP*

中国公布官员申报财产新规定之际,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最近发表了,世界各国领导人工资,与该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即GDP关系的统计报告。

统计显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工资,约为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两倍。依据媒体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经济学人杂志资料编纂的统计显示,胡锦涛的年工资为一万零六百三十三美元。按照目前汇率,折合约七万两千多元人民币。这一比例几乎位于统计表最底端。

相比之下,肯尼亚总统的工资是该国人均GDP的240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工资为GDP的40倍,香港特首工资为GDP的11倍,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工资为美国人均GDP的8倍。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与产业发展研究院”研究员和执行院长阎雨说:“中国的工资制度如从标准上来定,在国际上比较低。像我们国家总书记胡锦涛先生的工资,一年只有一万零六百美金,相当于我们人均GDP的两倍,这在国际上非常低,不要说与中国的经济实力不匹配,与非洲发展中国家相比,我们的薪水制度也不算高。”

*公务员的隐形收入*

上述比较只是一种相对比较,中国的公务员之所以依然是许多人极力向往的行业,原因在于中国的官员制度,为当官者乃至公务员,可能带来许多无形好处。阎雨教授说:“这么低的薪水,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人想做公务员,从事领导工作呢?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我们的(公务员工资)标准制定脱离了实际,造成了体制内不足,体制外补。这是我们很多腐败问题的因素之一。”

*公务员的“内补’*

报道援引《南方周末》前不久的一篇文章说,在北京西直门地区,有政府公务员出市场价的百分之四便可从内部购得那里的住房。

*‘高薪养廉’?*

陈永苗是“后改革思想网”总编辑,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公务员的工资地位尴尬,低于经商成功人士和许多国家同类人员之间,中国公务员一定意义上也是受害者,但是他们的薪酬又高于广大工薪阶层。他说,提高公务员薪资,实行“高薪养廉”,似乎可以抑制贪污腐败,以权谋私。

不过,中国庞大的政府公务员体系,又使这一思路可能行不通。陈永苗说:“中国的公务员工资处在一种单立(状态)之中,处在与民众对比,和与西方,或者富人奢侈生活标准的对比当中。但是我认为,如果中国公务员数量比较小,实行‘高薪养廉’还是一个比较可行的政策。不过,中国很大的一个难处在于,公务员的数量太大啦!现在中国公务员工资已占财政百分之四十四,如果再给他们加薪,可能占到百分之八十八,那还了得?”

陈永苗说,再给公务员加薪,取之于民的庞大政府财政,还能有多少剩余还利于民?中国民怨可能会进一步沸腾。

*两点意见:加低不加高*

改革中国政府公务员工资制度的出路在哪里?陈永苗提出了两点意见。他说:“中低层公务员的工资应该提高,高层的宁可不给他工资,或者低工资;干到部级,没几个人能干到部级,而且干到部级,他本人也不缺钱了,你给他高工资干什么用啊?越干越高,工资应越低,下面公务员向上升迁,往上爬的欲望也减小了。”

*建立公益性官员制度*

北京大学教授阎雨则强调,中国公务员薪资同地方经济状况和环境挂钩的同时,要录用那些具有社会公益心的人士:“我们这个国家,东西部的差距,南北的差距很大,政府工资制度应该区别对待。第二,政府官员应该是一些热衷于公共事业,真正想有所作为的人参与其中,而不是找一些政客,或者搞一些裙带关系进来,要公平竞争。”

舆论普遍认为,中国新公布的《关于领导干部申报个人事项有关规定》具有积极意义,问题是能否落实;更重要的是,要实现国家制度,其中包括官吏任用和待遇制度的深层改革,走建立公益性,服务型政府之路,不要沿袭中国传统官吏制度,构建庞大而沉重的官僚体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