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地方艺术家的小型筹款集会


经济不景气,艺术领域得到赞助大幅减少。因此,很多地方组织开始转向小规模的私人捐赠。

2月的一个星期天晚上,屋外下着雨,大约25个人聚集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中心的一个书店里,手里端着热腾腾的红萝卜菜汤,讨论他们计划投票给哪个艺术项目。

这是圣路易斯的“斯洛普之夜”的第一次活动。“斯洛普之夜”是每月一次的喝汤晚宴,每个来宾只要交10美元就可以享用一顿晚餐。他们同时还会拿到一个装有不同艺术家创作提案的文件夹。晚宴结束前,来宾们要进行投票,得票最多的项目将得到这次晚宴的所有收入。

乔丹·希克斯是一个当地的艺术家。他说:“我不觉得这是大家在互相竞争。这就是一个聚会,大家聚在一起乐乐。”

希克斯也提交了自己的项目提案。他的项目是要与两位摄影师和一位艺术史学家一起制作一套明信片,反映圣路易斯城市衰败和人口减少的情况。

希克斯说,如果他能够赢得斯洛普基金,他计划印几十套明信片,放在一些公共场所。斯洛普表示,重要的不是钱,而是和社区分享他的想法。

他说:“如果有很多我以前从来不认识的人或者不知道这个项目的人能够看到这套卡片,那么不管怎么看,这个夜晚都是一个有价值的夜晚。”

艺术家克莱尔·沃尔夫也提交了一个方案。克莱尔是当地“城市工作室咖啡馆”的副经理。这个咖啡馆是一个非营利组织,主要是让人们能够在那里进行社交活动。

克莱尔说:“所有卖咖啡和食品挣到的钱都将用于赞助艺术项目和社区项目。”

如果克莱尔能够赢得斯洛普基金,她计划给咖啡馆买一台网印机。她说:“我们确实想推销自己,但是我们没有很多钱。我觉得如果能够用我们自己的设备印点印刷品,再让当地一些年轻人参加进来,那就太棒了。”

安玛丽·斯皮茨已经在喝第二碗汤了。她表示,“斯洛普之夜”让她有机会支持艺术家们的艺术创作,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她说:“我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赞助人,因为我没有钱。但是现在,通过这个活动,我感觉我自己俨然也是一个赞助人了,虽然我只掏了10美元。”

现场的赞助人和艺术家们都表示,和传统的艺术赞助相比,这个活动让他们觉得非常个人化。通常情况是,赞助人捐钱给某个艺术组织,由这个组织决定如何花这些钱。但是,在斯洛普晚宴上,艺术家和赞助人一起就餐,每个人都可以就哪个项目最应该获得资助发表意见。

那天晚上晚宴结束后,所有的票数被统计出来了,赢家是克莱尔·沃尔夫!她以微弱优势胜出,她将用这笔钱为她的咖啡馆购买一台网印机。

几个星期后,记者前往城市工作室咖啡馆,看看网印机是否已经就位。咖啡馆里,社区里的孩子们正在用橡胶滚轴弄干丝网,很显然,这台机器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大事。

克莱尔说:“买这台机器花了239.99美元,我们拿到的斯洛普基金是$240美元,不多不少正正好!”

杰夫·尼利库是一个叫做FEAST组织的创建人之一。FEAST是“用可持续策略资助正在涌现出来的艺术家”的缩写。这个组织帮助发起了斯洛普晚宴。

对于克莱尔从提交方案到购买网印机前后不到一个月时间,尼利库感到很满意,因为通常情况下,申请艺术资金的过程非常冗长。

他说:“通常从写提案到最后落实,这个过程差不多要一年半的时间。但是你的想法和你的目的在一年半当中可能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

尼利库花很多时间在路上,帮助全国各地各种组织建立起他们每月一次的晚餐活动。目前,象斯洛普晚宴这样的活动在波士顿、波特兰和芝加哥都已经开始举行了,而且正在发展到更多的地方。

自从斯洛普晚宴几个月前在圣路易斯开始之后,参加晚宴的宾客和艺术家不断增加,这让艺术家得到了更多的关注,筹集到的资金也更多了。

人们希望,这种模式不仅将改变艺术资金筹集的方式,也将改变艺术家和赞助人之间的关系,艺术世界不再那么遥不可及,而更象是朋友间的一次聚餐。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