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北达科他州二战拘留营纪念建筑


曾经是二战拘留营的部落联合技术学院

曾经是二战拘留营的部落联合技术学院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裔美国人在美国西海岸被关进拘留营的故事广为人知。相对而言,美国政府在参战之后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还发出过什么别的命令就不那么广为人知了。

记者走访了北达科达州比斯马克的一处拘留营的遗址。在那里,人们正在计划建设一座纪念性建筑,纪念在那里跟日裔美国人一道被关押的德国和意大利侨民。

北达科他州是广袤的大草原,以美洲土著居民、路易斯和克拉克西部探险旅行以及破纪录的降雪和严寒著称。但是,北达科他州过去的一些事情很多人不知道。

部落联合技术学院公共信息部主任丹尼斯·纽曼介绍说:“他们把这所军营变成拘留营,收押德裔美国人,德国侨民,日本人,以及日裔美国人,还有其他一些国家的侨民。”

*纪念性建筑保留伤痛历史*

纽曼解释说,在该学院1969年成立之前,这里是美国陆军的一处军营,名叫林肯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里被改建成收押外国侨民的拘留营。在这里收押的还有一些美国政府认为是对国家安全有威胁的美国公民。

在今年春天的一个阴天,大约60名当年被收押在这里的人,以及被收押者的后代聚集到部落联合技术学院,参加一个研讨会。与会的人回忆当年的情景,并商讨建设一座纪念性建筑,纪念那些被关押的人。

部落联合技术学院的校长大卫·吉普认为,联邦政府对当年在拘留营被拘留的人所做的事情,跟对学院教师学生所属的美国土著人所做的事情有显著的共同之处。

他说:“我们不仅丧失了我们的土地,而且也失去了我们一些基本权利,如自由地迁徙,自由地表达自我,失去了我们传统形式的政府。”

因此,吉普校长认为,部落联合技术学院应当支持保存这处历史遗迹的计划。

他说:“把这一切历史记录保留下来是重要的。尤其是现在还有人不知道在美国北部平原,北部大草原上曾经发生过这种事情。”

*关押感觉遭受背叛*

所谓的“这种事情”,包括战争期间在林肯堡监禁1800名日本人、1500名德国人,以及人数较少一些的意大利人和其他欧洲国家的人。这些人是根据外敌控制计划监禁的。

凯伦·埃贝尔的父亲为了逃避越来越富有压制性的纳粹政权1937年从德国移民到美国。

埃贝尔说:“他办理了成为美国公民的各种手续。但是,他实际提交申请公民的各种文件的日子是12月5号。我们都知道1941年12月7号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申请公民的程序一下子停顿下来。”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美国对日本和德国宣战。9个月之后,埃贝尔的父亲被逮捕,在战争期间大部分时间一直被关押。

跟很多被关押的人的家属一样,凯伦·埃贝尔很多年一直不知道他父亲有这样一段经历。她说,在听到他父亲讲述这段经历的时候,她的感觉不仅仅是愤怒。

她说:“我还感觉到伤痛,感觉受到背叛。我想,我父亲经历了这种事情,大概也有同样的感觉。”

成千上万的合法侨民,以及成千上万的德国裔、日本裔的拉美人都有这样的经历。这些人是应罗斯福行政当局的要求迁移到美国来的。

战争期间,即使一个人有了美国公民身份也不一定就保险了。美国联邦政府把12万日本裔美国公民送进拘留营。大部分人是被关押在美国西海岸。

日本裔美国人阿瑟·尾上和弥

日本裔美国人阿瑟·尾上和弥

*吸取教训 伤痛依旧*

但是,在林肯堡,日本裔美国人阿瑟·尾上和弥是650名被胁迫放弃美国公民身份、后来被遣返日本的人之一。尾上和弥1952年重新得到美国公民身份,次年返回美国。

记者问尾上和弥,你在船上接近美国的海港,从船上下来,是什么感觉?尾上和弥用颤抖的声音说,感觉很好。我当时以为我永远也回不来了。

尾上和弥说,他对美国没有怨恨,但是,伤痛的感觉依然在:“还都在呢。记忆还都在这里。我希望能把这些记忆记录下来,用文字记录下来,拿到课堂上讲。这就是我为什么愿意站出来说这些事情。”

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已经批准保留全国各地用来关押阿瑟·尾上和弥和麦克斯·埃贝尔的50多处拘留营用于教育目的。林肯堡属于其中的一处。

参加在部落联合技术学院举行的研讨会的人希望,在今后五年里在那里建成一座纪念性建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