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当局打压 中国性工作者节被迫取消


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负责人叶海燕近日被警方带到武汉附近一个山庄强制旅游,被迫取消中国第二届性工作者节的活动,引起各方关切。

据中国维权网报导,7月31号,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的志愿者在武汉街头征集支持性工作合法化的签名时,签名和横幅都被武汉市公安人员收缴。8月1号,武汉市卓刀泉派出所公安人员与叶海燕谈话,要求她取消中国第二届性工作者节的活动。

中国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表示,叶海燕是因为认为中国的妇联不能维护性工作者的权利,才于去年自己创办中国性工作者节的,日期定在与三八妇女节相反的8月3号。

维权网表示,今年7月24日,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向政府提出强烈诉求时指出:性工作也是一种工作,要求性工作合法化,娼嫖皆无罪!并且在网上征集支持者签名。

7月29日,为了迎接8月3日第二届性工作者日,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的志愿者,打着红雨伞,来到武汉市最繁华的江汉路步行街,在街头举办倡议性工作合法化的行为艺术。这是中国大陆性工作者关怀机构第一次走上街头,向政府提出性产业合法化的倡议。

8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分局及桌刀泉派出所派人来到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随后带走叶海燕。但是,在叶海燕保证不举办性工作者节后,让她回到家里。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发表声明,谴责武汉警方。爱知行研究所在声明里说:“我们支持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要求性工作合法化的主张,我们认为举办性工作者节是公民及其组织不言而喻的正当权利。我们要求武汉市警方不得干扰性工作者健康和权益组织的工作,不得限制其工作人员的自由。”

针对这起事件,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表示:“在目前娼妓没有合法化的情况下,但事实上,暗娼,地下娼妓十分泛滥,这样对人民的身体健康,对社会治安,都造成了一定的威胁。我个人认为,应当正视一个现实,那就是,娼妓的存在是随着人类社会相伴相生的,所以我们应该理性的来看待娼妓的问题。当然中国目前正在进行大规模扫黄运动,这个扫黄也是必要的,因为现在中国大陆的娼妓遍布于各个角落,他们的存在对整个社会都有一定的危险。但是并不能因为目前在扫黄,就剥夺人们讨论娼妓是否应当合法化的权利。”

目前中国娼妓泛滥的现象,是否和中国的农民工问题息息相关?胡星斗教授表示:“与农民工问题有一定的联系,因为中国两亿农民工在外,多半是一个人孤身在外,可能也存在着对娼妓的某种需求。但是这也不是必然的。如果说中国社会目前娼妓泛滥的根源,可能与中国社会目前这种世俗主义泛滥、消费主义泛滥、拜金主义泛滥、以及整个社会道德廉耻下降,才更是密切的关系。老实说,这反映了一种整个社会的生存状况。此外,一些娼妓也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反映了一些弱势群体和边缘群体的生存状况。”

胡星斗教授表示,娼妓行业究竟应不应该合法化,可以继续讨论,但是最主要的是,不应该扼杀人们表达想法的权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