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俄罗斯反对派定期示威争取集会自由


在莫斯科,每有一个示威者就会有一名记者和至少两个防暴警察,但这并没有阻止警方上个星期在众多媒体拍摄之下逮捕60多名示威者。

要求集会自由的反对派团体7月31日如期在俄罗斯10座城市组织了示威活动。在过去一年里,每逢有31天的月份的最后一天,示威者就会聚集,争取社会关注俄罗斯宪法第31条中对公共集会权利的保护。

为了减少参加人数,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城市官员照例否决集会的申请,并在示威者选择集会的广场举行其他活动。

上星期六,莫斯科就在原定的示威地点举行了吵闹的赛车和摩托车集会。

不仅如此,莫斯科还在场地周围部属数百名防暴警察,向人们发出明确信息:参加未经批准的集会是有代价的。随后记者就目击防暴警察将数十名示威者驱赶并拽上警用巴士。这里距离克里姆林宫只有1.5公里。

俄罗斯前副总理涅姆佐夫认为,与目前国内的旱情和蔓延的山火相比,政府更担心的是俄罗斯人民心中燃起的野火。

仍然不满自己上星期六被逮捕的涅姆佐夫,在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说:“政府害怕一切。他们害怕反对派,他们派防暴警察到广场,却不去扑灭山火。”

20年前,俄罗斯的领导人普京总理和梅德韦杰夫总统还是青年,街头示威失控,他们的世界土崩瓦解。在苏联和东欧,犹如花岗岩般坚固的共产党政府一夜之间垮台。

而在5年前,街头示威演变成所谓的颜色示威,在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吉尔吉斯斯坦这三个前苏联共和国,亲克里姆林宫的政府都被推翻。

莫斯科卡内基中心的国内政治分析人士彼得罗夫认为,克里姆林宫担心,在专制政权的大堤上,小洞可能导致灾难。

俄罗斯经济去年转向,缩水8%。以目前经济复苏的速度,俄罗斯到2012年才能回到2008年的经济水平。

他说:“社会不稳的可能越来越大,随着危机正在继续,当局保持掌控全局的形象就越来越复杂。”

在选举的时间表上,俄罗斯领导人知道必须尽快争取选民,才能延续自己的执政地位。议会选举将在2011年12月举行,总统选举将在2012年3月举行。被政治边缘化的反对派人物对俄罗斯选举棋盘有严重的倾斜性,从而有利于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表示不满。

上个星期,总统梅德韦杰夫签署一项措辞模糊的法案,允许预防性的逮捕警方认为可能犯罪的人们。其他还在被俄罗斯立法机构杜马所考虑的法案,可能赋予政府对互联网拥有更大权力,或者禁止曾有定罪记录的人组织政治示威活动,所需的定罪可以小到交通违规。

独立机构勒瓦达中心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只有四分之一的俄罗斯人听说过有关宪法31条的集会。

俄罗斯社科院长期研究俄罗斯政治精英的克里斯塔诺瓦斯卡亚认为,反对派集会参加人数极少的原因有两个。

首先,是总理普京和总统梅德韦杰夫都“挺受欢迎”。其次,是恐惧因素。她说,“人们害怕后果,例如被殴打。”

随着政府对胡萝卜加大棒的战术运用的相对成功,有政治分析人士预测8月31日将是7月31日的重演。记者和防暴警察远多过示威者。防暴警察会冲散示威者,踏碎呼吁集会自由的牌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