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四川民办教师指责当局非法粗暴截访


四川省三台县十多位民办教师控告当地教育局官员雇佣不明身份人员,在他们到北京准备上访后,非法截访、粗暴限制和剥夺人身自由,损害人格。但教育局官员说,没有这回事。

四川三台县11位曾教书育人几十年、但被地方借故辞退的民办教师,多年来争取合法权益毫无结果。今年7月1日,他(她)们从三台县出发,一起到北京上访,反映冤情,寻求解决养老问题。这些多数已经6、70岁的老人经过躲避阻访后,于7月6日凌晨到达北京,入住丰台区一家旅店。

*被身份不明人员强行限制人身自由*

这些民办教师控告说,在他(她)们因旅途疲劳还未到有关部门上访的情况下,7月8日凌晨2点多,十多位不明身份的人强行撞入他(她)们房间,不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对他(她)们搜身,抢走身份证、手机等物,并强行将他(她)们推进两辆面包车带走,后转乘一辆中巴,由12位押送人员送回绵阳。

1948年出生、从事民办教师工作28年多的三台县紫河镇七村的张时琼女士向记者讲述了他(她)们被非法和粗暴截访,被押回四川的遭遇:

“因为我们民办教师多年来上访无果,我们就拿着我们的材料到北京去上访。他们抓的时候没有给什么证件,就把我们的身份证、手机、充电器给我们收了,我们就没法打110。他们押我们的时候,他们不明身份的人就说,你们的老板叫我们不给你们饭吃。我们说,我们也不是犯人,为什么不给我们吃饭呢。我们坐了一天两夜的车,只给了我们一袋方便面吃。他们说,我们给你们吃是看你们岁数都这样大了。他们不让我们解手。当初在旅馆里不让我们穿衣服,不让我们解手,在车上又不让我们解手。还有把张静老师500块钱给人家拿了。我们就不下车,他们硬拉,就把张静的脚给拉了、歪了,人家还照了片,住了院。张静老师腰杆上还有巴掌大的一块乌巴。我们告他们就是他们太过火了,把十几个人都当犯人似的,根本没把我们当成民办教师。”

张时琼说,在车上,押解他们的人与三台县教育局官员联系说,他们高价请来的这些不明身份的人,把上访的11名民办教师无一漏网地带回来了。

三台县这11位民办教师要求教育局赔偿他(她)们的每人直接经济损失以及精神损失补偿共5万2千6百元。

记者打电话给这些民办教师指控的被告人、三台县教育局群工办主任黄文金。黄文金未等记者说明完情况,就挂断电话。

记者:想跟您了解一下,你们三台县有11位上访的民办教师,指责你们,您和教育局群工办的林军,雇佣不明身份的人对他们截访......
黄文金:胡说八道!

民办教师问题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特殊问题。上世纪6、70年代,国家为普及农村教育,面对师资严重不足的实际情况,起用了一大批民办教师。后来随着专业学校毕业教师的增加,这些民办教师逐步被辞退,但是,他(她)们许多人辛苦工作了几十年,被辞退后却没有任何补偿,面临养老但没有收入的问题。

近年来,上世纪8、90年代被学校辞退的一大批中小学民办教师,开始向政府部门提出养老待遇的要求,在遇到阻力后到有关部门上访,使民办教师养老待遇问题逐步演化为一个社会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