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联办官员讲话触动香港媒体


香港记者协会

香港记者协会

中国驻香港的联系办公室宣传文体部长郝铁川星期四对香港媒体发表讲话说,媒体在社会秩序危急时刻的首要任务是协助政府,其次才是监督政府。香港记者协会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表达传媒业者的不满。

据香港媒体报导,郝铁川星期四以官方身份参加了香港记者协会举办的午餐会, 与当地几十名记者和媒体人士进行交流,并发表了题为“社会秩序危机时期记者采访的法律环境”的讲话。郝铁川在讲话中列举了中西方思想家的理论和美国的实践,说明政府在社会秩序危机时期拥有超越法律的权力,势必缩小媒体行使权利的空间。郝铁川说,在危急时期,“协助政府执行应急措施成为媒体的首要任务,监督政府则是第二任务,媒体在行使自己的各项权利时要有所谦抑。”

*郝铁川“危机守则”, 香港记者协会反击*

香港报纸把郝铁川的讲话称为“危机守则”,在第二天都进行了重点报导,一些广播电台也以扣应节目的形式把他的言论作为热门话题讨论,可见香港传媒所受到的触动。明报在头版的报导中引述几位媒体人士和学者的意见说,郝铁川要求记者在危急报导时以协助国家为本的说法,是把记者当作国家机器的一部分,有悖于记者的天职。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记者的天职就是去告诉公众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告知的过程中当然起到一个监督政府的作用。当局不可能要求记者成为政府机器的一部分。像他那样讲的话,等于是要求市民在出现危机的时候交出他们自己的知情权。”

麦燕庭说,其实恰恰是在社会危机的时候,传媒更要起到监督的作用。因为市民有权知道政府采取的措施是不是能真的恢复社会秩序,在行使政府职能的时候有没有侵犯个人的权利。她说,如果要记者在灾难报导时先救人,再报导,这在原则和实际上都行不通。

*17年破冰接触, 冰冻似乎未解*

昨天的午餐会是香港记者协会自1993以来首次与中联办的高级官员直接接触的机会,被认为是双方的一次破冰举动。但是郝铁川的讲话在当时就引来在场记者的尖锐提问,包括香港记者在采访突发事件时被捕,是不是记者没有“国家危机”意识,以及香港记者在大陆采访时被捕,是不是不应写悔过书等等。郝铁川都以向内地有关部分反映,以及尊重内地的回应来作答。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说,尽管郝部长强调的是社会秩序危机时刻,香港记者同业中却一直感到大陆对媒体的打压,令他们感到非常不满。

麦燕庭说: “现在问题是中国政府就是在平常的时候,也是一直打压新闻自由。比如四川作家谭作人案子公开审讯的时候,他们是怎么对待香港记者的?说记者藏毒,阻止他去采访;8月1号广州撑粤语的运动,又把记者给带走,说记者没有带证采访,当然都是废话,因为那个记者是有证件的,还是驻广州的记者。这就表明中国官员还是在不断地,就是在平常的时候,也会打压新闻自由。”

麦燕庭提到,中央政府试图对香港媒体进行约束,在2000年的时候就开始了。她回忆说,当时中联办的副主任王凤超说过在报导台独、藏独、疆独的这些问题上,记者的报导要与国家的政策一致, 要跟政府的调子一样。麦燕庭说,这在当时也受到香港传媒的批评,但是之后她个人确实感到香港的传媒被迫有所退让,尽管后来也有对比较大的冲突事件的报导,但是她觉得“从地域性上来讲,香港传媒对这些地方的报导是不成比例地低。”

*麦燕庭: 希望中联办为香港记者争取*

对于这次中联办官员提出“危机守则”,麦燕庭表示,她相信香港传媒会据理力争,恪守新闻工作的底线。同时希望香港媒体的表态和市民们的反映会清楚地传达给中方,让中国政府不是给香港记者设更多的限制,而是给他们在大陆采访更大的自由。

麦燕庭说,“如果中联办真的会去沟通香港和内地的意见的话,就应该把香港人的意见明明白白、完完全全地反映给内地政府,帮我们一起争取取消现在要求记者要先申请才能到内地去采访的规定,因为恰恰就是这样的规定就告诉了国内官员们(采访的)不同的团体,这样政府就可以滥用自己的权利,限制记者的采访。”

美国之音记者试图联系香港中联办宣传文体部,但是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据明报引述接近中联办的消息人士的话说,郝铁川的言论属学术意见,而不是大陆对香港传媒提出的新政策。消息说,郝铁川在谈话中引用美国的实例便是指出,即使在新闻自由的美国,在社会危机关头也有政府独大的相应措施,可见他的观点具有普遍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