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外籍客工承担美国人不屑的工作


每年有6万6千人持H2B客工签证合法进入美国

每年有6万6千人持H2B客工签证合法进入美国

每年,有6万6千人持H2B客工签证合法进入美国。这种签证使他们能获得最低工资的非农业工作。美国人不愿意干这些工资低、强度大的季节性工作,不会申请这种工作。

外籍临时工人中,有大约1000名墨西哥妇女。她们乘车来到马里兰州海岸小岛上,加工海产品。

拉克尔·鲁比奥的工作,没有几个美国人会喜欢。这位28岁的墨西哥妇女的工作是剔螃蟹肉。

她说,我来这儿工作,因为在墨西哥找不到工作,没有钱。可我必须养育我的女儿。

鲁比奥的雇主是马里兰州的主要海产品供应商霍尔父子公司。一张长桌上堆满当天早上捕捞后立刻蒸熟的螃蟹,等着鲁比奥剥开剔肉。

她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5天或6天,赚取每小时7.25美元的最低工资。如果做得快,有时会赚得多些。特里荷冒着受伤的危险,很快地将空螃蟹壳扔进垃圾桶里。

她说,工作并不难,就是个熟练问题。让她难受的是,每年的大部分时间,她都要和留在墨西哥10岁的女儿分开。

霍尔父子公司曾经雇用美国工人,现在不这么做了。季节性工作对美国人没有吸引力。公司老板布莱恩·霍尔说,他要努力让他的墨西哥工人心情愉快:

他说:“我们提供交通、住房、卫星电视、空调,任何他们需要的东西我们都会提供。我们的业务百分之90是剔蟹肉。没有这些女孩,我们就得关门。别家工厂也一样。”

鲁比奥跟同事合租了公司一栋三卧室的平房。她解释说,她之所以每年都要在这里工作8、9个月,是因为在这里三天就能挣到在墨西哥要两个星期才能赚到的钱。

尽管如此,华盛顿大学法学院和客工权利中心根据对40名前剔蟹肉工人的采访所做的研究指出,像鲁比奥这样的工人受到雇主的剥削。

剔蟹肉工人埃利萨·马丁内兹·托瓦尔在一个记者会上讲述了她的故事。

她说:“我们还不了解这个国家时,我们想象一切都是美好的。我们来到这里,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马丁内兹说,她受到招募者的欺骗,她要忍受老鼠肆虐的居住环境,而且工作时间不足:

“我们想换工作,老板说,你们是来为我工作的,不能去别的地方。我为你们付了1000美元,你们有义务留在这里。如果你们离开,我会向移民局告发,你们就再也回不来了。”

马丁内兹说,她原以为可以到其他地方另找工作,却被迫留在原地。雇主还编瞎话吓唬她说,如果她想换工作,就要被递解出境。

这些指控让霍尔父子公司的布莱恩·霍尔担心。他说:“任何人如此对待女工,就该从H2B计划里开除。这件事使我跟着丢人 。”

切萨皮克湾海鲜食品企业协会总干事比尔·西林也对报告里的说法提出异议。他说:“我们无意暗示这份报告是杜撰出来的。但是里面很多内容不准确,没有客观反映今天的状况。”

报告的主要撰写人、美利坚大学的法学助理教授杰伊什·拉索德说,这个报告呼吁改进在墨西哥的招工方式,并且改善在美国的工作环境,并不是要取消受欢迎的H2B客工计划:

“这些女工们告诉我们,这个计划对她们的生计非常重要,对她们的生活和孩子们的教育有重要意义。她们不愿失去这个计划。她们只是希望有改换雇主的权利,能够赚足够的钱,使她们回墨西哥时不再有债务背在身上。”

鲁比奥也有同样的希望。她已经赚了足够的钱,可以回墨西哥开一家小店。但是,在她有能力支撑家庭、为女儿建立一个更好的未来之前,她还会每年到美国来剥螃蟹。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