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政府欲强化国企保增长?


中国通过刺激曾经受到打压的私营经济而步入发展轨道之后,目前似乎正在改弦更张,试图通过强化国有企业来保持经济快速增长。

*迹象显示国企正在受益*

《纽约时报》的一篇分析说,中国在越来越富裕之时,也担心如何保持经济强劲增长。种种迹象显示,国有企业正在成为政府经济发展政策的“受益者”。

世界银行最新报告表明,由中国政府掌控的公司去年的产出增加。这种增长虽然缓慢但却表现得势不可挡。此外,对国有企业的投资也呈现迅猛增长趋势,这主要得益于应对金融危机的政府刺激计划和银行巨额贷款行为的双管齐下。

*私企未松绑 国企未解套*

有分析说,不论是山西的煤炭业、华北的钢铁业,还是头顶的航空业,人们看到,目前开足马力的一般是国企。这种现象已经引发分析人士的讨论。他们除了思考中国究竟是披着社会主义外衣的残酷资本家,还是把玩资本的社会主义者之外,更是争论中国是否寻求强化政府对经济的控制;国企之路是否将为保持经济强劲增长的出路,等等。

美国西北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为何中国尚不能成为全球经济领袖”的作者史宗瀚(Victor Shih)在共识网上发表文章说,中国改革开放至今,并没有完成为私营企业松绑和给国营企业解套的使命,即没有触碰政府至高无上的权威。

他说:“中国政府的某些机构继续公然漠视财产权和财产契约,国家的法规往往会迁就那些有势力的国有实体...中国政府应该意识到,并非只要坐拥大量现金就能当上全球经济领袖。”总之, 史宗瀚表示,中国经济目前更能吸引的是那些有关系的寻租者,这些人专靠政府不按规矩办事而获利。

*国企饱受呵护得暴利*

北京的经济学家刘正山对美国之音表示,正因为是政府和银行刺激经济措施的最大受惠者,中国国企目前的产出提高是不可持续的。此外,中国国企的荣景根植于得天独厚的垄断,因此,其暴利和脆弱成正比。

刘正山说:“从技术创新和经济活力来说,国有企业是不足的。由于拥有垄断地位和轻而易举获得政府帮助及银行贷款的便利,国有企业没有创新的积极性。对它而言,不需创新,好处也能唾手可得。所以,国企的长远效率存在问题。”

*政府扶持与国有机制大相径庭*

《纽约时报》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包括日本和韩国在内的亚洲经济强国也是在政府帮助下才得以创立今天的现代经济。

刘正山表示, 日、韩企业受益于政府扶持与中国国企得利于国有机制之间存在本质差别。日本的“主办银行”制度便是通过政府这个牵引性质的中间人,向企业提供帮助,不过这类“主办银行”仍然以盈利为目标。相比之下,中国的银行和国企都属于政府的一部分。

总之,无论作为国企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旁观者都希望看到,由政府掌控大部分板块的经济模式其高速增长能够维持多长时间;一旦国有模式的战略停止运作,中国是否能够改变格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