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统计局连发三文驳灰色收入统计


中国国家统计局继8月24日、25日之后,于30日发表第三篇文章,反驳学者王小鲁日前发布的巨额“灰色收入”占中国GDP收入30%的研究结果。有关学者认为,王小鲁的研究具有破冰意义,捅到某些人的痛处,因此导致连发文章“消毒”。

*统计局称“愿与大家一起改进居民收入统计”*

中国国家统计局在其网站上发表的署名文章的题目是“我们愿与大家一起改进居民收入统计。”文章说,王小鲁博士课题组直接估算的并不是灰色收入,而是通常的居民收入。文章还说,目前居民收入统计存在遗漏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部分高收入群体不愿意接受调查,二是部分接受调查的住户可能漏报、少报数据。

这是国家统计局在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日前发布一份有关中国家庭隐形收入的研究报告之后,发布的第三篇相关的“商榷”文章。

王小鲁的研究团队公布的有关中国灰色收入的研究结果是:2008年,城镇居民的隐性收入约占当年GDP的30%。

国家统计局网站8月24日和25日的文章认为,王小鲁团队有关统计在调查样本、计算方法等方面还存在商榷之处,推算结果明显偏高。

*丁学良赞王小鲁的研究具有破冰意义*

香港科技大学人文科学学院教授丁学良曾经与王小鲁博士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在同一学术领域进行研究。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的贫富差距、钱权交易,中国物价、房价与工资收入的严重不对称,都是所有生活在中国的人,与所有对中国有一定程度了解的人都体会到的现象。

丁学良博士说,王小鲁是在力图用现代社会科学研究注重的方法,大面积收集样本,把人们多年来对贫富不均、对灰色收入的感觉,用具体的数据呈现出来。他认为王小鲁的研究具有破冰意义:

“在艰难的作研究的过程之中,很多人都尝试,包括我本人,在尝试中做不下去,王小鲁的研究在中国可以讲具有破冰的、突破冰层的意义。”

*灰色收入统计数据触痛权势利益集团*

王小鲁的研究团队公布的有关中国灰色收入的研究结果是:中国城镇10%的最高收入家庭的隐性收入占城镇居民隐性收入总量的63%。而20%的高收入家庭的隐性收入占全部城镇居民隐性收入总量的80%以上。2008年,城镇居民被统计遗漏的隐性收入高达9.26万亿元,约占当年GDP的30%。与此同时,城镇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家庭的实际人均收入差距是26倍。

丁学良说,王小鲁的研究是独立的,没有依赖国家统计局的数字,因此与官方公布的很多数据所描绘的图景截然不同。他认为,国家统计局连连发文驳回王小鲁的研究结果,看来是研究结果触到了某些人的痛处:

“你要把一个一般印象的东西用一个相当大的具体的数字来支撑,而且这个数字大到让人吓一跳的地步,占中国GDP的30%,这个巨大的、残忍的、轰击性的效应是现在在台上的权势人士和权势的利益集团非常、非常讨厌和受不了的,所以要想尽一切办法来消毒。”

*官方统计数据往往先考虑“政治影响”*

与此同时,丁学良教授认为,国家统计系统有一批优秀、敬业的专业人士,他们花了很多力量收集来真实的数据,但却没有权力和自由进行独立的研究与公布,而数据的公布在中国往往首先要考虑“政治影响”,是否会造成什么“负面反应”,因此,丁学良说,最后官方的数据往往是“被发布”出来的。

他说:“中国老百姓,中国的科学研究人员,甚至包括很多中国相当有地位的政府官员,都知道中国的统计数字,是全世界最不可靠的统计数字之一了。”

*温家宝曾表示要坚决“规范灰色收入”*

中国总理温家宝今年3月在人大政府报告中说,中国社会存在着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规范官员的灰色收入,实现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是社会公正正义的主要体现。

温家宝还表示,“要坚决打击取缔非法收入、规范灰色收入,逐步形成公开透明、公正合理的收入分配秩序,坚决扭转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

在中国人大首次把灰色收入纳入政府的书面工作报告之际,便有中国观察人士提出,为缩小贫富差距而进行的任何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都会引发各个利益集团的激烈抵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