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即将刑满出狱


山东省计划生育维权人士、人称“盲人律师”的陈光诚在入狱四年多后即将刑满出狱。他的家人对他出狱后能否恢复充分的自由感到担心。他的律师表示会对陈光诚冤案申诉到底。

陈光诚案件曾经轰动了中国司法界,在国际社会也引起很大的反响。这位民间维权人士经历了四年多牢狱之灾后,预计星期四被刑满释放。

*妻子袁伟静对当局限制人身自由不满*

美国之音记者在陈光诚预计出狱前夕拨通了他家的电话,他的妻子袁伟静对于记者能够打通她的手机感到惊奇。她说:“这是很幸运的,因为许多人给我打电话都是打不进来的。我也就只有这部电话了,现在家里的电话和网络都是被切断的。”

袁伟静告诉记者,随着陈光诚刑满日期日益临近,有关当局的监控也在加强,先是屏蔽电话和网络,最近又在她家周围安装了许多摄像监控设备。

今年38岁的陈光诚是一位自学成才的盲人法律工作者,他曾在山东省临沂地区收集地方官员强迫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的材料,并控告他们强迫七千多名妇女绝育或晚期堕胎,因此与地方当局发生冲突。2006年3月,陈光诚和他的支持者在举行抗议活动时与警方发生冲突,当局以聚众阻断交通、毁损公共财务的罪名将他逮捕,并将他判刑4年零3个月。

*袁伟静不后悔丈夫的遭遇,但担心他的未来*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她的丈夫入狱给家庭带来很大的灾难,但是她并不为陈光诚的所作所为感到遗憾或后悔。

“在当地,进监狱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而像他这样进监狱并不是耻辱。所以我们都怀着非常激动的心情,希望他明天能够安全回家。”

尽管朝思暮想盼着丈夫出狱,但是袁伟静对于陈光诚出狱后是否能真正获得自由没有信心。她说:“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还不知道,因为目前我还没有自由,我还是每天被看着的呀。我的先生走了以后,我一直被他们监控。所以光诚回来以后还不知道会怎样。”

袁伟静说,目前她受到严密的监视,房屋周围经常有五、六名身穿便衣的人守卫,她外出都要经过他们允许。

至于陈光诚出狱后是否还会继续他原来所从事的事业,袁伟静表示,这要取决于他能够享有多大程度的自由。

*李劲松律师表示要申诉到底*

陈光诚案件的辩护律师李劲松提起四年前的往事,至今仍然愤愤不已。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陈光成案是地方当局侵权枉法所造成的彻头彻尾的冤案:“在他坐牢期间,我们一直都在申诉。他出来之后,肯定也会继续申诉到底。这个案子我们一直说绝对是一个冤假错案,不是陈光诚先生犯了被指控的罪,而是枉法裁判他的那些人,包括他们的支持者,比如说当时的市委书记、公安局长,他们涉嫌犯罪。”

*维权律师谈中国司法环境*

记者向这位北京维权律师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四年前的陈光诚案发生在今天,那么这位民间维权人士是否会面临同样的判决,遭受同样的牢狱之灾呢?换句话说,在当今权利意识逐渐增强的中国社会,政治生态和司法环境在四年时间里是否取得了一些进步?

李劲松律师沉吟片刻之后答道:“客观来说,中国的司法环境在这四年期间有进步也有退步。总体上来说,整个国家、政府和整个社会的法治精神肯定是向前了,可以肯定说是进步了。但是在地方上涉及到具体官员的个人官位,或者他们政治前程的具体问题时,地方上的土皇帝就会把公权力作为他们的私人工具。这种情况在这四年来应该说是更加普遍或泛滥化了。”

李劲松认为,如果这个判断是正确的,那么即使陈光诚案发生在今天,其结果恐怕也不会有什么两样。

不过李劲松透露,陈光诚对整个社会司法公正的进步还是有信心的。他不止一次地表示,总有一天会有机会向国家最高司法机关陈述,使他的冤情大白于天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