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亚洲与G3的增长差距日趋扩大


和发达经济体一片低迷形成鲜明对比,亚洲新兴经济体展开增长竞赛。印度星期五公布的7月份工业产出数据超过预测一倍,增加了印度今年实现8.5%的增长目标,追赶中国的可能性。机构预测,亚洲主要经济体明年平均增幅在5.5%。

在这次全球经济复苏过程中,人们普遍注意到以美国、欧洲和日本组成的三国集团(G3)和亚洲主要新兴经济体正在上演一出双城记。前者持续低迷,游离在衰退和复苏之间。后者已经进入新一轮高速增长期。

*增速竞赛,亚洲各国比高低*

印度官方周五公布的7月份工业产出数据突显了这股难以遏制的增长势头。按年率计算,印度工厂的产出在7月增长了13.8%,超过6月份5.8%两倍多,也高出专家预测的7.8%一倍。

今年第一季度,印度GDP增幅为8.8%。现在看来,今年印度实现政府设定增长目标8.5%的可能性是相当大。

像印度这样的强劲增长在亚洲可不是绝无仅有,而是比比皆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自不待言,今年普遍认为中国的增速会在9%以上。新加坡上半年增长速度按年率计算高达18%,香港同期增速为7.2%。其它几个也有不俗的表现。

伦敦金融时报认为,亚洲地区今年可望实现8.6%的增长速度,这将是20年来最快的。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预测,亚洲八个经济体明年平均增速会达到5.5%,高于市场普遍预期的4.9%。这家银行还认为,明年亚洲主要经济体将能够回归到金融危机发生前的增长速度。

这八个经济体是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香港、印尼、韩国、台湾和菲律宾。

*鲍泰利:群雄并起,亚洲新现象*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亚洲经济问题专家鲍泰利(Pieter Bottlier)认为,亚洲群雄并起是一种新现象。鲍泰利对美国之音说:

“我认为,亚洲经济在金融危机发生以后普遍表现出相当的弹性,超过了西方发达经济体。亚洲许多经济体的增长速度普遍都很快,这是过去数十年来从来没有过的一个新现象。”

观察人士认为,亚洲新兴经济体表现突出有三个原因。一是中国因素。在过去这几年,中国从一个地区性经济增长引擎成长为全球性的经济增长引擎,它的带动和辐射效应日趋明显。

比如,澳大利亚之所以能够在这次金融危机中避免衰退,保持良好的增长,中国对澳大利亚的铁矿石等资源类产品的强大需求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第二个原因是亚洲地区的金融系统在金融危机中涉足不深,相对来说,资金充裕。因此,政府提供的经济刺激资金主要用于实体经济的发展,而不是像欧美那样被金融系统吸收,而实体经济受惠不大。

第三是,亚洲经济体的国内市场发展迅速,内需增强,进而促进了它们相互之间贸易活动的快速增长。中国出口中有半数以上都是在亚洲实现的。洲内贸易量的增加降低了这个地区对外部市场的依赖程度。

鲍泰利对美国之音说:“比如,中国国内的消费市场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市场。如果这个增长势头再保持十几年,中国的国内消费市场就会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印度的国内消费市场增长速度也很快。”

鲍泰利说,中国国内消费增速快,但在GDP中所占的比例并不大,不到40%。但印度不同,印度的消费需求在GDP中所占比例高达60%。

*脱钩理论再讨论*

亚洲和三国集团经济增速的显著差别让沉寂已久的经济增长脱钩理论(Decoupling)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亚洲是否能够在发达经济体长期疲软的状态下保持自己的增长势头呢?金融时报计算,按照目前的势头,到2030年,亚洲在世界GDP中所占份额将达到50%。而1950年时的比例只有1/5。

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经济学家们都显得有些犹豫。鲍泰利虽然对亚洲的发展表示肯定,但他认为,新兴经济体的增长速度今后较长的时期内都会高于发达经济体,但是要想完全摆脱发达经济体而独自高速发展不太可能。何况亚洲各经济体内部各有各的问题,前景不能过于乐观。

华府智囊机构经济战略研究所研究部主任本·卡林纳博士对这个问题表示非常怀疑。他对美国之音说:

“新兴经济体的这种发展是否能够在发达经济体无法恢复强劲复苏的情况下保持下去呢?我个人的看法是,亚洲这些经济体短时期无法改变对外部市场非常依赖的状况。经济全球化和世界金融一体化把世界主要经济区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今后这种趋势只会更强,而不是更弱。”

卡林纳说,西方经济疲软,亚洲各国对出口市场的争夺日趋激烈。相互之间以及美欧、亚欧和美亚之间的贸易冲突和摩擦也在增加。任何一个重大的政策失误和意外状况发生都有可能扰乱亚洲的发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