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人物:伊琳.奥格登


伊琳.奥格登在阿富汗喀布尔为儿童接种疫苗

伊琳.奥格登在阿富汗喀布尔为儿童接种疫苗

伊琳.奥格登的父亲是一位企业主管,每隔两年都要调动一次工作,他的家人也跟着他一起迁移。

伊琳.奥格登说:“对我来说,这是激动人心的,因为如果我对一个地方太了解了,就会厌倦。所以我总是期待搬到下一个地方,好遇见新的人,看到新的地方。”

就是这种心态给她的未来定了调。奥格登进入新奥尔良的图兰大学,主修国际关系和医学预科。她没有像父母希望的那样成为一名医生,而是留在图兰大学读了一个公共卫生的研究生学位。同时,她还在医院工作期间掌握了一些宝贵的临床技能。

奥格登说:“我干了一年护士助理。我在化验室工作,采血样,观看化验室的诊断流程。我做的是心脏治疗方面的工作。”

奥格登所缺乏的是实地经验。所以,她和她在研究生院认识的丈夫加入了和平队。1987年,他们被派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她连续两年掌管着涵盖8万人的一个地方疾病控制项目,在有限的预算和缺医少药的情况下精打细算。

她说:“我后来想办法绕过一些障碍,通过非政府组织和小型妇女俱乐部,重点去接触妇女,并且尝试以一种更加敏感的方式提供会吸引她们来接受服务的信息,而且不让她们遭到她们社区的排斥。”

奥格登说,这个经历使她学到了一些的宝贵的公共卫生经验,至今受益:“机动灵活。学习应对含混模糊。保持开放的心态。”

离开和平队以后,奥格登继续做国际公共卫生项目方面的工作。1997年,她掌管了美国国际开发署的小儿麻痹症项目,协调美国与世界各地的卫生机构、政府、社区团体和捐赠者的努力。

奥格登说,自1988年世界卫生大会把根除小儿麻痹症作为目标以来,已经取得了巨大进步。当时,这种疾病在125个国家流行:“现在只有4个国家还没有消灭小儿麻痹症,它们是印度、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发病率减少了99%。发现病毒的地方也大大地减少了。”

伊琳.奥格登在国外工作的时间很多,以至于她丈夫和两个儿子有时候也跟她一起到国外长住。她经管大笔的拨款,参加集体疫苗接种,参观实验室,并且监督许多国家的工作。

她说,战争不是停止接种疫苗的理由,她用娴熟的外交手段和技术知识来推动工作。2009年,奥格登被授予美国国际开发署英雄奖。

她说:“我在刚果东部的主要交战派系当中被视为一名可信的使者,斡旋停火几天。我跟安哥拉一些重要的部队讨论停火问题,当时萨文比还在。就是今天,我在阿富汗也有一个机会,尽管冲突仍在继续,但我可以看我们能够在哪里获得安全通道,让疫苗接种员安全通过。”

奥格登在边远地区工作,也在人口拥挤的城镇和贫民窟工作。就像她在尼日利亚一个染坊和纺织工人交谈那样,她的第一个问题总是他们的孩子有没有接种疫苗。

奥格登说:“他们回答,‘没有。这里从来没有接种疫苗的医疗队。’而这是在开始展开接种疫苗活动10年以后的事情。”

在这个被人遗忘的贫困街道的孩子们第二天就接种了疫苗。

奥格登告诫说,如果不根除小儿麻痹症,对公共卫生就是个祸害,不仅在小儿麻痹症仍然存在的地方,而且会殃及全世界:“因为如果我们连这个13美分的疫苗都不能给世界上所有儿童接种,又怎么能为他们做更困难的事情呢?”

奥格登说,根除小儿麻痹症是为了全世界的儿童,未来20年里,这将拯救40万人的生命。她说,做这件事是我们的道义责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