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接受外援引起的讨论


中国近年来大手笔斥资,办奥运,办世博,游太空,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总量超过日本。但另一方面,中国还在继续接受大笔国际援助。

*资金源源流向中国*

美联社日前发表的文章援引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统计说,中国经济大发展的同时,2007-2008年接收了外国政府援助高达26亿美元,金额超过世界上很多贫穷国家。

报道说,相比之下人均收入只占中国十分之一的埃塞俄比亚,同比只获得16亿美元的国外政府援助,遭受战争涂炭的伊拉克获得95亿美元,阿富汗获得35亿美元。

这篇文章说,外国纳税人和议会议员,纷纷就此提出疑问:全球经济放缓,很多援助国自身难保,为什么外国政府援助资金还在源源流向中国? 统计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国外援助不是连年减少,而是不断增加,1979年外国向中国提供的援助总额只有四百三十一万美元。

*外援副作用*

朱利安.诺里斯(Julian Norris)是英国国际政策网络(IPN)创始人兼执行主任,他在谈到外援资金的责任时说:“纵观国际上政府外援,其状况并非很好,这种援助呈现的倾向是,受援国政府使用外援资金时,更多的是向提供资金的外国政府负责,而不是向资金来源国的纳税民众负责,外援资金的责任因此被破坏,进而约束和限制了受援国的改革,否则会有更多贫穷人口因改革而受益。”

*德英逐步减少对华援助*

谈到中国接受外援的效果时,诺里斯谈到了两个方面的情况。他说:“中国的情况有点例外,至少过去30年来的情况是这样,中国的改革无疑向前发展,鼓舞了个人创业精神,但我同时并不认为,外援真正服务于中国的某个有益目标,促进了中国的改革。相反,外援限制了中国改革,因此我认为,大规模减少对中国的外援符合情理。”

文章说,德国和英国最近几个月已经采取行动,逐步减少对华援助金额。英国对华援助项目负责人说,英国明年三月可能全面停止对华援助。另外,一度是中国最大捐助国的日本,2008年就停止向中国发放低息贷款。

*配套资本*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说,对中国使用外国贷款的观察,不能只是着眼资本本身。他说:“首先,从资本绝对存量来说,中国现在有足有资本进行建设和发展,但是我们引进外资的时候并非只是要它的资本,因为跟资本项目在一起的,往往有一套管理、技术、还有一些约束的规则。所以要看具体的项目是什么。”

*贪污腐败令人担忧*

美联社这篇文章说,中国的经济富足,花钱阔绰,豪华奥运和世博,以及严重的贪污腐败现象,引起许多捐助国纳税人的疑问,很难使他们相信中国还需要外援。对此,北京大学教授夏业良说,国外政府资金的附带限制条件,具有抑制腐败现象的功能。他说:“有些项目,例如世界银行的项目,会在施工的整个进程中,每一个阶段都有严格的监控和规范要求,这样便可杜绝一些中国常见的腐败现象和一些违规现象,因此我们要具体研究国外资金援助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构成。”

*外援的失败*

国际政策网络日前刊登沃尔夫冈.卡斯帕题为“外援资助腐败”的文章。卡斯帕认为,外援很少能够到达穷人手里,同时政府花这些钱时也很少讲究效果。他说,大量的对非洲国家外援,到头来只肥了那里的独裁者,而在中国和印度,外国援助使这两个国家的绝对贫穷日渐严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