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不问不说政策”受到挑战


由于美国军方对同性恋军人实施的“不问不说”政策近来在法庭上再次受到挑战,有关是否允许同性恋公开服役的问题再次浮出水面并引起广泛争议。

加州联邦地区法官菲利普斯10月12日作出裁决,下令美国国防部立即停止实施了17年之久的“不问不说”政策,使得军方不得不下令招募人员接受公开的同性恋者的服役申请。但是,之后,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很快作出裁决,冻结了下级法院的禁令。目前,诉讼结果很难预料。

“不问不说”政策起始于1993年。前总统克林顿曾试图让同性恋公开服役,但是,由于国会禁止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在军中服役,克林顿推出折衷的“不问不说”政策,规定军方不询问服役军人的性取向,但服役军人若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或从事同性恋行为,就会被开除军籍。

“不问不说”政策自从实施以来多次受到法律挑战。支持和反对的声浪都很强。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从事同性恋问题研究的智库“帕尔姆研究中心”的执行主任艾伦·贝尔金批评说,“不问不说”政策对同性恋者构成了歧视。

贝尔金说:“研究表明,这种形式的歧视对军队不利,而且在很多方面影响士兵的战斗力,因为它浪费金钱和才华。迄今,有1万3500名同性恋者因为这个政策被开除军籍。研究还表明,美国军人完全能够而且愿意和同性恋者一起服役。他们知道他们当中哪些人是同性恋,而且一起服役得非常有效。”

首都华盛顿的“军人法律辩护网”的执行主任奥布里·萨尔维斯督促美国步世界其它26多个国家的后尘,允许同性恋在军队公开服役:“我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效忠国家是完整公民身份的一部分,军人为了效忠国家而不得不对自己的真实身份采取撒谎或遮掩的作法,这是不应该的。鉴于美国正在参与两场战争,同性恋者也在战场上为国捐躯,这么做就更不应该了。”

但是,首都华盛顿的军事教育组织“军事应战中心”的执行主任汤米·西尔斯指出,调查显示,允许同性恋在军队公开服役对军队的整齐、纪律、凝聚力和士气都会构成风险,这是无法接受的。

西尔斯说:“由于军队特殊的生活环境,军人常常被要求在被称为‘被迫亲密’的环境下服役,换句话说,军人不能选择在哪个营房睡觉,不能选择和谁在同一个营房,也不能对执行的任务以及和谁一同执行任务挑挑拣拣。如果被派去执行任务的地方,别人对他产生性吸引,这在某些情况下会造成危险的或不利的情况,从而影响军人完成任务。”

西尔斯指出,同性恋者争取公开服役的权利是不存在的,因为宪法没有给予人们军中服役的权利:“在美国,有关少数组群权利的辩论一直持续不断。作为少数组群的同性恋者试图表明,他们受到和弱势群体一样的不公平对待。这和实际情况正好相反。事实上,在美国,人们并没有在军中服役的宪法权利。至于什么人可以在军队服役,要由军方,而不是申请者决定。因此,这些少数组群同性恋活动团体所争取的权利是不存在的。”

首都华盛顿的保守派组织“家庭研究委员会”的资深政策研究员彼得·斯皮格认为,争取同性恋者在军队公开服役的努力和整个同性恋运动有关。斯皮格指出,同性恋者的真正目的是要让人们把同性恋作为正常的和自然的行为加以认可。

斯皮格说:“我们当然认为,军方把这样的行为带到军中是不好的,因为它有可能在士兵中造成性紧张、性骚扰、甚至性攻击行为。但是,我们同时认为,同性恋行为对同性恋者以及整个社会都是有害的,对此我们应该加以阻止,而不应该保护、支持、甚至颂扬,这些是同性恋活动人士不希望看到的。”

马里兰大学社会学教授戴维·西格尔说,虽然他本人反对“不问不说”政策,但是他们的研究表明,大多数士兵不希望改变这个政策:“在战场上,士兵们最关心的是一个人的作战能力,而不是他的性取向。当我们问士兵,他们认为他们所在的部队里是否有同性恋时,一大批人作出肯定的回答。但是,他们不希望改变‘不问不说’政策,因为一旦这个政策被改变,他们就要面对他们的部队中有同性恋的事实。”

尽管美国政府在法庭上反对同性恋提出的诉讼,但实际上却支持取消“不问不说”政策。它只是希望经过仔细研究和国会立法后再这么做,其目的是争取更多的时间,以便更顺利地向支持同性恋在军队公开服役过渡。预计,美国国会参议院11月复会时会讨论国防部提出的相关议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