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体制内温和派将再次占据上风?


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约翰.李

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约翰.李

今年初以来,外界普遍认为中国在外交上展现出咄咄逼人的态势,但是,介于国际间的反对声音越来越强,中国方面是否会改变这一态势?澳大利亚独立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dependent Studies in Sydney)和美国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约翰.李(Dr. John Lee)和其他一些学者都认为,中国最近在外交上表现出的强硬、不灵活、缺乏智慧,是一时的,而不是“常态”,外部世界将逐渐看到中方回到相对温和、稳步发展的程式上来。

约翰.李认为,中国体制内的温和派将再次占据上风;与此同时,他强调说,中国体制内所谓的“温和派”和“强硬派”之间的区别,不是说最终的目标有别,他们之间的区别,他说,在于哪种方式最可行;事实已经证明,强硬派的作法在国际上行不通,给中国总体利益带来损失,因此,温和派的观点将再次占据主流。

*用强硬派观点来试探*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外交和军中的强硬派在中国外交政策的制订过程中,似乎占有越来越显著的地位。但是,美国理士满大学(University of Richmond)政治学系主任王维正教授(Vincent Wei-Cheng Wa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军方强硬派所发表的言论,有人以为是单纯的、孤立的事件,但是在中国,军人并没有自由发言的权力,所以那实际上可能是中国政府通过一些信息的释放,来试探外界的承受力到底有多大。他举例说,在南海问题上,如果针对中方所说的整个南海都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国际间没有挑战的话,那么,这一论点即成为不可争辩的事实;另一方面,假如这一论点在国际间碰到很大的阻力的话,那么,官方可以退后一步,说那只是具体某个人的说法,并不代表整个国家或者是政府的观点。

王维正教授说,他比较同意这样一种观点,即随着综合国力的提高,中方迫切希望在国际上得到更多的重视和尊敬,拥有更多的话语权,而且从一个国际秩序的单纯“受众”转变成为国际秩序的塑造者之一。就目前来讲,他说:“我觉得中国可能觉得还没有到像武侠小说里所讲的‘亮剑’的时候,所以最好还是把剑给收回去。”

*对‘和平崛起’的疑问恐难消除*

王维正教授认为,即便中方希望改变前一段时间外界所看到的那种咄咄逼人、但是实际上没有给中国带来实际好处的策略,转而继续韬光养晦,外界如今对中国“和平崛起”存在的疑问,恐怕已经很难消除。

王维正教授说,为了安抚邻国,中方在外交术语上可能会尽量在诸如南海等问题上,强调航行自由权、共同开发资源、和平解决纷争,等等,但是在外界看来,这些都是外交术语而已;他说,中国在实力日渐丰厚的同时,希望有所作为,这是其他国家都看得很清楚的。

王维正教授说:“怎么样做,才能让其他国家再度相信中国(的诚意),我觉得很困难。除了外交上(类似和平崛起)的词语多讲一些的话,也许在推动自由贸易和经济一体化方面,再努力一点,增加一些高层互访,但是这些都改变不了军事上想要变成亚洲地区最主要的强权这一趋势。”

*很难跨越意识形态领域的鸿沟*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的国际关系学教授弗里德伯格(Aaron L. Friedberg)说,中国体制内有一些人可能意识到最近的外交举动没有带来积极的效应,但是,体制内似乎也有一些人,在这个问题上是麻木的、或者是盲目的,继续低估美国及其盟友的战略思维,如此一来,结果可能是,中国的总体反应可能与国际社会的理性期待格格不入。

弗里德伯格教授星期一(11月1日)在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Foreig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主办的以东亚战略为主题的研讨会上说,现在有一种说法,“中国不再是共产主义体制了,所以美中两国在意识形态领域不存在争执了。”但是,他本人并不同意这种说法。

弗里德伯格教授说:“我认为正好相反;我认为,中美之间目前在意识形态领域、在体制方面,仍然有着很深的、抹不去的鸿沟;简单地说,美国的民众永远也不会完全相信、或者是信任一个在他们看来压制自由的政府、政治体制,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理念,而这种想法决定了美中两国的合作的可能性,将是有限的。”

弗里德伯格教授说,从中方、或者是中国政府的角度来讲,他们也不相信美国,而是认为美国从根本意义上讲,是要推翻共产党一党专制的;弗里德伯格教授说,中方并没有估计错。

*有限的合作*

他认为,中美两国从官方意义上讲,合作的成分并没有像所说的、或者是从某些方面表现出来的那么广泛或者是具有实质性;甚至像气候变化这些议题,彼此之间都有很多矛盾,在北韩问题上、今后在伊朗问题上,两国政府的观点和立场很可能不是越来越吻合,而是越来越相左。

弗里德伯格教授说,如果中国经济增长的势头依然强劲,但是体制不变、仍然维持一党专制的话,那么,双边关系中的竞争因素会越来越显著,而合作的远景将日益减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