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5 2016年09月29日星期四

北大教授夏业良遭举报“反党反社会主义”


北京大学知名教授夏业良遭学生举报,说他在授课过程中有“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但学院领导表示不知情。与此同时,夏业良教授说,他的人身行动自由最近受到了越来越多的限制。

夏业良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领导找他谈话,说有学生反映他“反党反社会主义”。他解释说,在讲课过程中他谈到中国与其他国家在专利发明数量上的差别时,提到台湾,引发了一些误会。

*因台湾而起的反党帽子制作过程*

他说:“我当时列举了很多国家,我说:韩国、以色列、新加坡、台湾、芬兰、比利时等,我当时想说的是: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但在专利数量上还不如一些小的国家。如果严密一点讲的话,应该讲‘小的国家或者经济体’,但是由于讲课时不是能像念书那么准确,加上‘经济体’这几个字。但是大家都知道,凡是学者,经常看国际论文的,在很多国际组织公布的资料里面,台湾都是被列入国别里面的,一长串的名单,没有说台湾是个地区,把它单独列出来。”

夏业良说,每年有大批中国学者到海外参加国际会议。在国际场合,没有人公开说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但在讨论各种话题时,台湾往往被列入这样一个名单的行列里。他说,他从来没有看到哪位中国学者立马站起来,抗议这种国际间已经习以为常的把台湾列在国家名单里的做法。

但在夏业良的课堂上,当时就有两个人站了起来,打断了他的授课。他们说:“台湾不是一个国家”。夏业良当时停下讲课,向这两个人解释了一下国际间的通常做法。他说,看来他们对我的回答并不满意。

*北大90后新生令教授震惊*

夏业良授课的对象是北大一年级新生。他说,当时上的是开放性的大课,去听课的有400人左右,其中应该有他的270名学生,其余的都是来自其他院校的大学生,也有看上去3、40岁的中年人。

夏业良教授说,他并不认识当时站起来打断他讲话的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学生还是外来人员。不过,夏业良说,领导表示是学生反映的情况。他说,这令他非常震惊,因为他在北大讲课多年,从来没有发生过有学生告他讲课言论的情况。

夏业良说,能考到北大来的学生都是全国各地所谓的状元,但这批90后学生从小学到高中的成长求学过程是在巨大的升学压力下度过的,除了考试,他们没有时间与精力去学习独立思考,培养健全的品格与人格。

*中国特色:学生告老师思想有问题*

学生告老师,给老师扣上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的大帽子在中国的学校中时有发生。近年来比较轰动的一起发生在上海华东政法大学。该校人文学院的杨师群教授在讲课时的言论被某些学生视为是“反革命”。据杨师群本人两年前发的博文说,学生把他告到上海市教委与上海市公安局。

夏业良教授说,自1949年以来,从57年之前的一系列思想改造运动,57年反右运动,尤其是文化大革命,学生告老师的现象直到现在一直存在。他说,中国大学目前存在一个让年轻学生充当告密特务的所谓学生信息员制度。

他说:“学生信息员,名称很好听,实际上就是特务。当然他们不是那种正式发展的特务,只是学校的领导、学生的组织找这些学生,要求他们把同学之间和老师中他们听到的一些不正常的话,或者违反他们的理念的话要及时上报。这些学生信息员会得到经济上的补贴、政治上的信任,将来实习也好、找工作也好都会得到多方面的关照。”

美国之音记者给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负责人打电话,询问是否有学生告夏业良教授“反党反社会主义”,一位接听电话的学院领导说,他并不知情。

*数名学者、律师人身行动自由最近受限*

与此同时,夏业良对美国之音说,自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后这段时间以来,他感到他的人身自由受到更多的监控管制。

他以11月3日警察找他谈话3小时,阻止他去电视台接受访谈为例说:“比如说上次阳光卫视约我做个访谈,是崔卫平对我进行访谈,谈政治体制改革。当时他们知道后就由北大校方给我参加压力,说我不能参加。后来我就同意了,我说我不谈政治体制改革,我去谈经济问题。结果北大校领导倒也没说什么,第二天我一出门,我在我家门口就被三个警察拦住了,不让我走,非要找我谈谈。我说,电视台在等我做节目,你们可以跟我走,但他们非要找我谈,一直到5点,跟我谈了三个小时。”

此外,夏业良教授说,他在11月6日星期六参加财经传媒大会时,又遭警方骚扰。参加这次经济峰会的有中国各个部委的部长级官员和国外的一些官员与学者。 夏业良答应英国一家电视台的邀请,在开完这个会议就去接受该电视台的采访。

夏业良说,有关当局显然通过监听电话得知了此事。他们先是通过北大校领导发手机短信阻止他接受英国电视台采访,于是夏业良答应校领导不去了。

但夏业良没想到,警察竟然闯到会场要带走他:“这个会场由于有很多高官在里面,会场是有严格的保安措施的,没有牌子是不能进去的,结果这个警察非要闯进去,说闯进去的目的是为了找我,要把我带走。”

夏业良教授气愤地说:“我还是一名公民,应当享有公民的权力,但事实上我已经受到人身自由的限制。这种限制人身自由、行动自由的做法毫无法律依据。”

最近以来,人身行动自由受到限制的显然不仅仅是北大教授夏业良。北京电影学院电影系教授郝建受香港中文大学邀请前去参加一个研讨会,他11月8日在北京机场被拦截,禁止出境。维权律师江天勇和李苏滨准备前往美国参加法学界学术交流活动,但10月30日当他们在机场出境时,也被拦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