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寻求全球原材料资源


工业主管和分析人士说,在中日爆发撞船事件,日本逮捕中国船长后,北京仍在继续限制重要战略矿产对日本的出口。另一方面,中国在10月份暂停了对美国与欧洲的稀土出口,但目前已经恢复。这场稀土争议让各界更加注意到,中国对生产电子和高科技产品所需的原材料以及稀土资源,有着庞大的工业需求。中国不仅在国内寻找这些急需的矿藏,也在世界许多地区展开搜寻的行动。

*对非洲、拉美和澳大利亚的能源需求大增*

中国的现代化与新工业革命在过去10年来,导致对非洲、拉丁美洲以及澳大利亚能源和原材料需求的大量增加。华盛顿地区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北京寻找的是不要赔钱,因为大型投资失败可能在国内引发严重的政治问题,所以要储备资源,改善天然资源的供应渠道。”

史剑道接着表示,“中国对海外原材料的投资,真正目的是要确保长期的供应,确保获利和价格,而不是原材料本身。”

*北京对拉美采取迷人攻势*

中国持续扩张在海外的开支,包括在委内瑞拉的投资和与智利的贸易协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助理教授冈萨雷斯说,中国在拉丁美洲采取的策略是长期的。

冈萨雷斯说,“中国在拉丁美洲的迷人攻势不仅仅是提供贷款,不只是承诺在国际论坛中团结南半球势力来抗衡富裕的北半球国家,同时还包括一个复杂的政策,就是试图建立文化联结,让彼此关系持续40、50年。”

另一个与中国关系密切的自然资源贸易伙伴就是澳大利亚。驻澳大利亚美国商会贸易与政府委员会主席帕特里克·法佐内说,“传统上来说,澳大利亚非常依赖外国投资促进其经济增长和发展,因为它的人口稀少,土地面积却很大。当然,在另外一方面,中国有巨大的能源需求,特别是对澳大利亚所拥有的丰富资源。中国现在有大量资金,确保澳大利亚丰富资源的供应当然是极其重要的。”

*中国已成为世界资金主要出口国*

但是史剑道认为,基于几项原因,中国未必每次都能达成原材料的交易。

史剑道说,“中国企业在对外投资上因为没有经验而犯错。这是交易失败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就是地主国拒绝,还有一个原因是中国当局自己打了回票。”

史剑道说,中国在过去几年里有1750亿美元的海外交易,已经跃升为全球资金出口的主要国家。但是也有高达1300亿美元的交易失败。中国的几宗大笔交易包括尼日利亚、刚果、沙特阿拉伯、巴西以及哈萨克斯坦的石油,伊朗的天然气与澳大利亚的铁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