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鸟瞰中国及其邻邦(22):俄中经济天平日益倾斜


中国总理温家宝与俄罗斯总理普京周二在圣彼得堡

中国总理温家宝与俄罗斯总理普京周二在圣彼得堡

过去20年间,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在各个层面上都有了显著改善。但是即便两国在双边关系处于“蜜月期”时建立起战略伙伴关系,却其实是各怀心事,缺乏信任。随着经济天平明显倾向于中国,俄罗斯在越来越感到不舒服的同时,更发现它手中的“能源牌”也变得不那么好用了。

中国和前苏联曾经在1950年代有过所谓“牢不可破的社会主义友谊”。那时候,苏联在经济和技术上都是中国效仿和倚赖的对象。然而事实上并不可能有什么“牢不可破”的双边关系。两国不久就翻了脸。

前苏联崩溃后,中国和它最大的邻国俄罗斯的关系迅速改善,不久便进入“蜜月期”,建立起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两国关系的改善表现在各个层面:2004年10月,中俄最终解决了过去300年间存在的边界争议;双方在国际关系核心原则方面表现出广泛一致;两国之间的经贸往来也得以迅猛发展。

*搁置不信*

但是,正如英国智囊机构欧洲改革中心的俄罗斯和中国问题专家罗鲍波(Bobo Lo)在一篇分析文章中所说的,俄罗斯和中国其实只存在有限度的伙伴关系,并没有什么战略伙伴关系。他说,尽管双方关系近年来有显著改善,但这种伙伴关系却基本上是建立在所谓“搁置不信”(suspension of disbelief)之上,也就是双方尽量淡化差异。

但是,罗鲍波看到,不论双方怎样渲染,也难以掩盖事实上并非那么紧密的关系。他以经贸为例,说俄罗斯在中国的对外贸易中所占份额不足2%;而中国在俄罗斯的贸易总额中也只占6%的比重。他说,两国其实都在朝“西方”看:欧盟占据俄罗斯贸易总额的一半以上;中国对欧美经贸的倚重自不待言。

全球经济危机之前,中俄贸易量从1999年的57亿美元激增到2007年时的480亿美元。但是,这与2007年中国和欧盟间3560亿美元,以及中美间3020美元的贸易量相比,相差甚远。

从贸易结构上看,中国要的是俄罗斯的能源和原材料,却对过去在两国经贸中占据重要地位的武器销售、航天技术,和核技术的需求却在下降。华盛顿智囊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俄罗斯经济专家安德斯·阿斯伦德说(Anders Aslund)说:

“虽然俄罗斯产业门类众多,但是在中国市场上看好的主要是石油和金属。俄罗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曾大量向中国出口武器。但是这方面销售看上去在下降,因为中国现在能够自己生产这样的武器。其他值得提的还有木材等。但这些所占的份额较小。”

*俄罗斯人担忧*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中国问题学者埃里卡·唐斯(Erica Downs)说,俄罗斯人对这样的经贸关系相当担忧。

她说:“这些年我们看到他们表现出忧虑。比如说,有人担心俄罗斯会变成中国的能源附庸国。俄罗斯官员对与中国的贸易结构感到不快。”

唐斯说,这样的经贸结构可能会成为未来两国关系发展的隐患。

刚刚过去的全球金融危机,更是让俄罗斯人看到,它与这个战略伙伴在经济上存在着的差距。而这让他们相当不安。俄罗斯经济问题学者阿斯伦德说:

“过去两年间,俄罗斯对中国在经济方面的表现越发感到不舒服。俄罗斯的GDP在2009年下降了8%,而中国同期却继续以8%增长。现在衰退过去了,俄罗斯2010年的增长可能达到4%,而中国则会一路猛增。按照俄罗斯的汇率计算,危机前俄罗斯人均GDP是中国的4倍,而现在却只是高一倍多一点而已。这让俄罗斯人感到,他们在经济上正输给中国。”

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问题学者唐斯在与该学会的俄罗斯问题专家菲奥娜·希尔共同撰写的一个探讨中俄能源关系的报告中说,中国从经济危机的影响中能够更快地得以复苏,同时也看到它与地区和全球强国在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影响力日增;俄罗斯则担心,莫斯科方面没有能力在经济上与中国竞争,甚至已经有人担心俄罗斯在政治上最终也会被北京方面降格到“小伙伴”(junior partner)的地位。

*俄对中国重视不够?*

中国目前具备的经济实力,其实已经威胁到俄罗斯在自家后院,也就是中亚国家,的利益。即便这样,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经济学家阿斯伦德认为,俄罗斯对于中国仍然重视不足。

他说:“中国(对于俄罗斯)极其重要。而俄罗斯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却是用心不足,也没有像样的策略。我认为这是俄罗斯自己的问题...中亚国家的现状是,它们已经把目光转向中国,而非俄罗斯。因为正是中国的市场对它们的产品的需求在增长,而且中国在中亚的投资也远高出俄罗斯的水平。”

如今中俄之间的贸易量正逐渐恢复到危机之前的水平。根据新华社报导引用的数字,2010年头10个月比去年同期的贸易额增长了43.4%;预计全年能够实现接近危机前的水平,也就是总额超过500亿美元。2008年时,两国贸易量为568亿美元。

*能源合作“进一步,退两步”?*

中国驻莫斯科的一名外交官员在中国总理温家宝11月访问俄罗斯前夕对新华社说,中俄经贸合作正处于一个从规模增长到总体结构调整的转型关键时期。这位外交官说,中国将与俄罗斯加强高新技术方面的合作。

但是,这位外交官说,能源合作一向是中俄经济关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两国未来还将在能源技术和设备等方面进行合作。

但是,一些能源问题专家看到,未来两国在这个领域的合作并不像官员们描绘得那样美妙。布鲁金斯学会的唐斯和希尔将中俄能源合作描述为“进一步,退两步”。她们认为,随着双方在获取里海地区和中亚国家的能源时竞争日趋激烈,它们的合作不会很顺畅。

中国和俄罗斯在建立起战略伙伴关系初始,曾引发一些西方分析人士的担忧。他们认为俄中两个威权大国的联姻会对美国利益形成巨大挑战。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俄中的“亲密关系”相当实际,不会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战略伙伴关系,因此不至于危及美国利益。相反,俄罗斯和中国除了在经贸关系上不平衡,它们在外交政策和安全利益等方面也存在差异。唐斯和希尔等学者认为,中国和俄罗斯在利益上的分歧,将会在未来的10年间显现出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