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建国史话(141):克利夫兰未能缓解经济萧条 劳工运动风起云涌


1894年联邦军队进入芝加哥与普尔曼工厂的罢工工人作战

1894年联邦军队进入芝加哥与普尔曼工厂的罢工工人作战

克利夫兰1893年开始他第二个总统任期,他的两个总统任期之间隔着本杰明.哈里森总统。克利夫兰第二次当选时,美国经济正陷入萧条时期。公司倒闭,银行关门,工人失业,农民失去农场。

克利夫兰总统认为,经济萧条是政府的货币政策造成的。当时,黄金和白银都被用来支撑美元。而在欧洲,只有黄金才被用来支撑本国货币。美国投资者和银行家担心,银币流通会使美元贬值,于是他们开始将美元兑换成黄金。

克利夫兰总统也希望恢复实行金本位制,为此,他必须敦促国会取消一项强行要求政府购买白银的法律。而就在国会对此展开辩论之前,克利夫兰总统发现自己患有口腔癌,必须立即动手术,切掉癌肿。但手术必须秘密进行,因为有关总统有生命危险的消息一旦泄露,将会对国会的辩论产生影响,也会恶化美国的经济危机。

所以,手术在纽约港一艘私人船只上进行。医生拔掉了克利夫兰总统的几颗牙齿,切下了他的大部分左上颌,然后切除了癌肿。这次手术只用了半个小时。几周后,医生用硬橡胶给克利夫兰总统做了一个新的上颌,总统很容易地戴上了它。有一家报纸报导了这次手术的消息,但官方拒绝承认。直到多年以后,官方才向大众公布了克利夫兰总统做手术的事情。

克利夫兰总统在返回华盛顿后,向国会议员传递信息,敦促他们取消迫使政府购买白银的法律。他指出,全国各地的人都在将手中的美元和银币兑换成黄金。他担心,用不了多久,国库中的黄金就会被换光。到时,就只有银币来支撑美元了。如果真的如此,美国就会失去世界强国的地位。

克利夫兰总统说:“美国人民有权使用世界所有交易所、所有市场都认可的货币,他们的政府无权通过金融实验,用和其它国家相反的政策来伤害他们的利益。”

总统的信宣读完毕,国会众议员们开始辩论。内布拉斯加州的一位年轻议员发表讲话,反对总统的观点。他的名字叫威廉.布莱恩,他在辩论中的表现使他闻名全国。

布莱恩

布莱恩

布莱恩说,美国应该继续把黄金和白银都作为货币。他说,如果只使用黄金,美元就会升值,而这会使农民和工人陷入困境。因为他们借款的费用会增加,而且对于农民来说,美元变得更值钱意味着粮食价格降低。

布莱恩说:“辩论的一方是美国工商界的利益,另一方是无数普通大众的诉求。这些工作疲惫、满身灰尘的人提出自己的要求。但在太多时候,他们呼救的呐喊根本无法穿透国会大厦的外墙。而那些本不该得到政府帮助的人却能轻易地进入国会大厅。总统应工商业界要求而动是错误的。正如一个人不能靠海浪上的泡沫来衡量大海沉静的深度一样,总统不能通过听信这些中间人的言词来判断广大人民的愿望。”

布莱恩的演说比其他议员的都精彩,但是这不能挽救白银采购法。国会众议院通过了克利夫兰总统的建议,取消了白银采购法。参议院也通过了总统的建议。美国开始完全实行金本位制度。在这之后,所有人,特别是总统,都在等待美国经济状况出现改善。但结果却并非如此。

更多的企业倒闭,更多的工人失业,数以万计的人离开家乡外出寻找工作,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联合起来,组成抗议团体,他们称之为“产业军”。有一支产业军是由一个名叫雅各布.科克塞的人组织起来的。科克塞建议联邦政府雇佣无业工人去修建道路。

他说,政府可以筹到足够的资金,每天付给每个修路工一块半美元。科克塞决定去华盛顿提交他的建议,并决定带领他的产业军成员一起去。一些产业军成员在科克塞的带领下,踏上了去华盛顿的道路。

他们从俄亥俄州向华盛顿进发,沿路又有数百名失业者加入他们的队伍。但在这支产业军到达首都华盛顿时,队伍里只剩下了三百人。市政官员禁止科克塞带领的产业军成员在公共场所集会,禁止他们向民众寻求食品和钱。

科克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说:“如果我的人在华盛顿街头饿死,那么,他们尸体的味道将会迫使国会采取行动。”科克塞试图在国会大厦宣读一份抗议声明,但警察阻止了他。于是,抗议者向警察涌去。警方后来把这一行动定性为暴乱。包括科克塞在内的一些人被逮捕。法官判科克塞犯有毁坏公共财产罪,坐牢20天。

没有了科克塞的领导,他的产业军就解散了,人们打道回府。然而,导致科克塞产业军出现的经济和社会压力并没缓解。在美国各地,抗议和罢工此起彼伏。规模最大的罢工出现在芝加哥,抗议对象是制造火车车厢的普尔曼公司。公司老板乔治.普尔曼同时拥有公司工人们居住的小镇,以及镇上的商店、住房、学校和图书馆。

1893年经济萧条开始以后,乔治.普尔曼裁减员工,减少留下的工人的工资。然而,他却没有降低工人们的房租。所有对此表示抗议的人都被开除了。1894年春天,一位工会组织者来到了乔治.普尔曼的小镇,他就是尤金.德布斯,美国铁路工会的领导人。

普尔曼不想让他的工人参加工会,但刚开始时他并没有阻止。结果有四千多人参加了工会。这些新的工会成员马上投票,决定举行针对普尔曼公司的罢工,铁路工会的其他成员也支持他们,同意凡是遇到有普尔曼车厢的火车,他们就停止工作。几天之内,六万铁路工人参加了罢工,二十条铁路线停运。

工会领导人德布斯

工会领导人德布斯

工会领导人德布斯试图让罢工和平进行,但他无法控制全国各地的罢工者。所以,铁路公司要求联邦政府派军队瓦解罢工。而这种要求有个法律问题。美国宪法规定,联邦军队只有在州政府的请求下才能进驻到某一个州,而现在并没有哪一个州请求联邦政府派兵。

克利夫兰总统召集内阁会议,讨论铁路公司的请求。他们最终同意派联邦军队进入此次罢工的发源地--芝加哥,以确保联邦邮政法的执行。联邦军队将保护运送邮件的火车。但是,联邦军队的到来引发了更多的暴力冲突。德布斯和美国铁路工会的其他领导人被捕。普尔曼罢工结束了。

克利夫兰总统面临日益深化的政治矛盾:工会谴责他派联邦军队瓦解普尔曼罢工,农民和西部居民指责他反对使用银币,另外,每个人都责怪他没有做更多工作来扭转经济萧条的局面。而所有这些政治问题都将对下一次的总统大选产生重大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