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政府继续打压维权人士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诺贝尔和平奖公布近两个月以来,中国政府借故打压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的做法有增无减。昨天,著名经济学家、经常发表批评政府言论的茅于轼先生在北京机场被阻止出境。今天,中国政府再度就刘晓波获奖一事抨击挪威诺委会。

自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许多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持续遭到当局各种形式的打压。仅以上周以来的事件为例,上星期六,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在北京国际机场被禁止出境,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刘晓原律师本来是应日本早稻田大学的邀请,去东京与日本法律学者和专家进行学术讨论的。

同一天,中国访民维权律师团成员白东平律师被北京西城区国保刑事拘留。国保在没有出示任何文件下把白东平律师带走,他的家人随后收到一份通知书,指白东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另外,11月24日晚上,北京的家庭教会领袖、法律学者范亚峰博士被十多名海淀区国保以“非法从事社会团体活动”为名传唤。随后,范亚峰的妻子也被带到派出所审问,直到25日凌晨才获释回家。

*茅于轼在机场被阻止出境*

昨天,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在去首都机场准备飞往新加坡参加喜马拉雅流域开发国际合作会议,遭到边防人员拦阻,理由是“危及国家安全”。茅于轼先生被认为是一位体制外经济学家,他发表过不少非主流的言论,其中包括一些批评政府政策的言论。

针对维权律师和法律工作者被限制人身自由、非法拘留、限制出境等各种情况,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和国际事务秘书关尚义进行每周维权绝食行动,他们呼吁大家继续关注内地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的处境,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一切无理打压。

*江棋生:当局意在阻止人们出席颁奖仪式*

中国独立笔会副会长、零八宪章发起人之一江棋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中国当局拦截公民出国访问并非专门针对维权律师,其主要目的是不让这些人出席挪威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

江棋生说:“它不是专门针对维权律师的,茅于轼昨天不也是没让出国吗!它是为了堵死任何可能的国内的人去出席那个颁奖典礼。它主要是这个东西,我相信这是最高当局统一部署的。”

*中国政府再度指责挪威诺委会*

自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强烈谴责挪威的诺委会。在诺贝尔颁奖仪式即将举行大约一个星期之前,中国再度指责挪威诺委会把和平奖颁发给刘晓波是支持中国的犯罪活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今天在北京的记者会上说:“今年的挪威诺委会把和平奖颁给了一个违犯中国法律而正在服刑的犯人,我想这是公开地支持在中国境内违法犯罪的活动,是对中国司法制度的公开的挑衅和粗暴的干涉。刘晓波的事情不是言论自由和人权的问题,它是是否尊重其他国家司法主权、如何看待中国的发展道路和中国的社会制度的问题。”

*温克坚:政府反应过度*

杭州学者、零八宪章签署人之一温克坚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没有正当理由就剥夺公民的出境权,把一些公民软禁在家,这些当然是严重违反法律的事情。但是这些事情在中国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他还是认为中国政府在刘晓波获奖问题上的确是反应过度了。

温克坚说:“具体到这个事情来讲,我就觉得政府总的来讲,有些反应过度。毕竟刘晓波得奖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了。你通过对民间的压力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然后,民间大部分人本来也不可能参与刘晓波的颁奖仪式。所以说,既然事实不可以改变,我觉得与其这样,不如大大方方一点,不要再通过这么持续地对民间的打压来显示他们的过敏吧。”

温克坚希望中国当局对目前的中国形势进行合理的评估,对民间建设性的力量进行良性的回应。

温克坚说:“站在今天这个时间点上,然后站在刘晓波已经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个基本事实层面的话,我希望当局彰显一点智慧。就是说,不要试图把民间所有要求变革的声音、所有的窗口都给堵死。就是起码正视到民间是有这么一股力量,并且这一股力量、这一股声音也已经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同。所以说,或迟或早,这是一个中共需要面对、需要打交道的这么一个事实。通过压制、通过视而不见、通过反应过度都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

12月5日,香港、温哥华、多伦多、波士顿和纽约等地要分别举行全球声援刘晓波行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