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刘晓波效应:挪中关系陷50年低谷


挪威日前表示,中国已经无期限地推迟与挪威之间的双边贸易谈判。中国认为挪威诺委会和平奖授给刘晓波是对中国的冒犯。

诺贝尔奖委员会决定把今年的和平奖授予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刘晓波之后,诺奖本月10号颇受关注的颁奖典礼之前,中挪关系紧张局势再度升级。

*姜瑜称挪威粗暴干涉内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日前在例行记者会上再度强调,挪威诺委会把今年的和平奖授予一个因为触犯中国法律而正在服刑的罪犯,是在公开支持中国境内违法犯罪行为,是对中国司法制度的公开挑战和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挪威政府对此还公开表示支持,中挪关系要想维持以前那样的良好状态是困难的。

姜瑜说:“中方有些部门对与挪威开展正常双边交流合作产生疑虑,我认为有道理,是可以理解的。”

*挪威曾盼捷足先登*

挪威稍后反驳了中国把两国关系恶化归咎于挪威的做法。挪威外交部发言人埃勒斯布坦根对法新社表示,中国应该为此承担责任。

两国原本应该在本星期举行有关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但是中国宣布予以无限期推迟,理由是需要时间进行内部商议。此前,中挪两国就达成双边贸易协定已经进行了两年的协商;而世界第五大石油出口国挪威曾希望成为与中国正式达成自由贸易协议的第一个欧洲国家。

*诺奖刺伤谈判显而易见*

尽管中国没有公开宣称推迟谈判与刘晓波获奖之间的关系,不过分析人士称这是显而易见的。

《新中国》一书的作者、BI挪威管理学院国际关系研究主任克里斯托弗森(Henning Kristoffersen)对媒体说:“中国绝对不会在12月10号的诺奖颁奖典礼前后与挪威举行高层会谈的。北京政府已经明确表明这个奖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它会伤害双边关系。”

*中国陷政府包办误区*

尽管挪威政府声明诺奖委员会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机构,但是中国政府仍然就这个委员会的决策谴责挪威政府。诺奖委员会由挪威议会任命的前政治家组成。

澳大利亚学者邱岳首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政府目前仍然不适应非政府组织在社会中所处的地位和发挥的作用,没有走出政府“包办”的误区。

邱岳首说:“归根结底是社会制度差异造成的思维差别。中国政府现在还没有学会了解民间社会的作用,没有习惯公民社会,或者民主社会、文明社会中一些社会组织或民间组织发挥的作用和影响,自然无法接受这类事情的发生。”

*巨无霸政府思维将被刷新*

邱岳首说,诺贝尔奖委员会一百多年来作为一个独立于挪威政府运作的民间机构在国际上建立了众所周知的威望 ,而中国政府依然用政府“包办” 的旧有思维来理解挪威政府与这个委员会之间的关系。

不过,在全球化的环境中,中国政府的“政府巨无霸”思维定势终将被新思维所取代,它终将对文明社会进行与时俱进的了解,从而理解民间组织的应有功能。

邱岳首说:“在全球化趋势明显的形势下,中国政府只要在贸易上依赖西方,或者基于双边共同利益,就必须逐步接受国际惯例,适应文明社会通用的行为准则,逐渐放弃老习惯、旧思维。”

*奥斯陆将现拥北京抗议*

代表挪威中国居民的挪中协会会长袁亚明对媒体说,大约100人将在诺奖颁奖期间在奥斯陆举行抗议,反对刘晓波获奖。袁亚明对媒体说:“中国人权状况虽然不尽人意,不过西方应该承认一切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善。”

路透社说,在以往的海外争端中,中国政府曾在当地华人社区活动,发动类似抗议。中国政府把这些行动描述为自发行为。

人民网称,挪威政府自1954年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以来,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的“合作日益增多并且取得显著成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