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认识乔治·华盛顿总统的奴隶们


美国第一届总统乔治·华盛顿

美国第一届总统乔治·华盛顿

乔治·华盛顿诞生的年代,奴隶制还被人所接受。父亲1743年去世,年仅11岁的华盛顿继承了10名奴隶。当美国这位首任总统1799年去世的时候,他的弗农山庄庄园的农舍里生活着300多名奴隶。

1962年,这些奴隶农舍首度向公众开放。今年,有关方面对这些农舍建筑进行了全面的考古学分析和修复。经过整修的农舍让人们进一步了解当年在弗农山庄生活劳作的奴隶们的故事。

翻新后的农舍是华盛顿就任美国总统后不久在弗农山庄花房旁边修建的两座一层厢房。每座厢房被分为两小间工作间和两间宿舍,一间是男舍,一间是女舍。华盛顿的绝大多数已婚奴隶们都没有和自己的配偶同居。每个房间有一个壁炉,都有单独的门。

考古学家丹尼斯·普格说:“我们在奴隶农舍所在地挖掘出大量的考古材料,从中了解了他们当年使用的物品,他们吃饭用的陶瓷制品以及残留的食物。我们发现了大量动物骨头,因此我们知道他们吃了非常非常多的野兽,这意味着他们把这些野兽作为从华盛顿庄园得到定量食物的补充。”

普格说,华盛顿本人、他的家人、庄园的白人雇员和其他种植园主所写的文件,提供了这些农舍以及生活在那里的奴隶们的信息:“当然他们的生活很悲惨。我的意思是,我们有一些文件资料描述了这些农舍当年的样子,把农舍称为茅屋,说‘这些茅屋比你能想象出的任何东西都要悲惨。’我们不想漂白这段往事。这些人被其他人所拥有。他们没有自己的权利,只能卖苦力。”

修复这些农舍遗址用差不多10个月的时间。除了修复农舍之外,还复制了衣物、工具、家具、炊具、玩具以及奴隶们的个人饰品。这些物品向人们呈现出在弗农山庄所属的5个农场劳作的女仆、厨师、雇工、熟练工匠和劳工们的生活环境和经历。

丹尼斯·普格说:“这是20多年研究的结晶。看到这些引起公众的注意,感觉很棒。”

华盛顿的奴隶的几位后人参加了农舍修复后的开幕庆典。其中一位叫罗胡拉明·库安德尔,是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一位资深行政法法官,同时也是库安德尔历史学会的创始人。

他说:“苏奇·贝伊是18世纪生活在瑞沃农场的一位库安德尔先人。她有好几个孩子,南希·卡特·库安德尔和罗斯是苏奇·贝伊的女儿。南希是一名纺纱工,她一直活到19世纪50年代。我们现在有她在弗农山庄做花匠的记录,还有库安德尔家族其他先人在这里工作的记录。我们家族有很长一段被强迫和可能是有偿奴役的历史。”

今年夏天,库安德尔家族在弗农山庄庆祝了第85个家庭团聚日。库安德尔表示,翻修奴隶农舍是一个重要的姿态,让人们认识成百上千曾经在这里生活的男女非洲裔美国黑奴:

“多少年来,他们的名字被遗忘。他们的作用被遗忘。如果他们为之效力的乔治·华盛顿获得如此高的荣耀,那么我们也希望还给这些为他工作的男女奴隶以公道。由于他们披星戴月地辛苦劳作,每星期工作6到7天,华盛顿才有时间精力去做很多很多造福于我们所有人的伟大事业。”

对贝思·凯尔这些老师来说,通过访问修复后的奴隶农舍而了解当年奴隶们的生活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她带自己教的小学5年级学生来参观弗农山庄,作为历史课的一个内容。

她说:“我们刚结束有关美洲殖民地的一个大单元,用了4天时间学习有关奴隶制的内容。所以对很多孩子们来说,看到奴隶们当年在这里生活的条件环境,让他们大开眼界。当然,有些学生的祖先也有过当奴隶的经历。来到这里,也让他们开阔了视野,看到了今昔生活方式的反差。这给学生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正是修复这些建筑的目的之一,就是要让来访者更好地了解奴隶制的本质和残酷。前来弗农山庄参加落成典礼的苏奇·贝伊另外一名后人格罗利雅·爱利斯·霍姆斯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今天在下雨。我想说,在我看来,那是当年奴隶们流下的眼泪。他们在说,谢谢,谢谢你们没有忘记我们。”

弗农山庄的官员们预计,明年将有超过100万游客会光顾修复后的奴隶农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