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经济当前有无滞胀风险?


中国人大财经官员警告经济发展进入“滞涨期”,引发香港和内地经济学界的关注。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模式和速度可能会有所变化,但是近期内发生许多发达国家经历过的经济滞胀的可能性不大。

中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贺铿日前在北京举行的2010年恩比特经济论坛发表讲话时表示,中国经济今年下半年已经进入滞涨期,具体表现是经济增长难以提高,物价水平居高不下,并且失业率上升。他预测,明年中国将面临更复杂的局面,经济或将面临二次探底的危险,滞胀局面可能会进一步加剧。

*人大官员:中国进入滞胀期*

贺铿指出,与发达国家低增长、高通胀、高失业率的滞涨定义不同,中国经济长期保持百分之10以上的增长速度,因此如果中国的GDP增长回落到百分之8,衡量通胀形势的居民消费指数突破百分之4,那么对中国而言就是滞胀。

贺铿的“滞胀”理论在舆论界引起不小的震动。香港亲中的文汇报发表社论,认为曾被世界誉为“中国式奇迹”的高增长低通胀发展模式可能会伴随中国通胀高企而结束,滞胀正在威胁中国经济。

社论指出,11月份中国CPI高达百分之5点1,通胀形势创多年来的新高。尽管投资、消费和出口这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仍然维持增长势态,但是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出现回落,表明经济增长面临放缓的风险。假如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明年中国经济很有可能进入“低增长高通胀”的滞胀阶段。

*学者:官员语出惊人*

大多数经济界人士在中国面临严峻的通胀压力的问题上存在共识,但是对于现在和明年将进入“滞胀”阶段的说法不以为然。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姚洋认为,贺铿的“滞胀”理论有耸人听闻之嫌:“他认为经济增长百分之8,通胀率为百分之4,那就是滞胀了,这种说法是毫无根据的。滞胀指的是通胀率比较高,但经济几乎没增长,停滞和膨胀嘛,首先要有经济停滞,比如说经济增长百分之2、百分之3,而通胀率有百分之4,这可能才能叫滞胀。我觉得要么他没明白什么叫滞胀,要么他说话太不负责任。”

*人大官员言论是非官方观点*

针对香港媒体把贺铿称为中国人大“财经官员”,姚洋教授说,人大专门委员会的官员基本上还是民间背景,不具备政府色彩,贺铿的说法只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官方意见。

贺铿认为,目前通货膨胀居高不下令中国宏观调控陷入两难境地:压通胀,就会导致经济进一步下滑;而要刺激经济,又会导致通胀的进一步加剧。他说政府在增长放缓和通胀加剧的夹缝中两面受敌,极大地增加了中国经济陷入滞胀的风险。

*学者:每年实际增长4%为理想速度*

但是香港中文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刘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经济不可能长期维持在百分之10以上,百分之8的增长率是未来理想的速度,这个增长率不但不会将中国经济拖入滞胀,而且将成为中国远离滞胀的有力保证。

他说:“百分之8的增长,百分之4的通货膨胀,那么实际来说还是增长了百分之4。如果说百分之4的实际增长叫滞胀的话,那我就不知道什么是滞胀了。至少在未来5到10年之间,百分之4的实际增长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增长。”

*通胀率抬头是分配制度改革的结果*

说到通货膨胀,刘民教授说,除了输入性通胀压力之外,最新一轮的通货膨胀实际上是中国劳动力要素的重新定价,这是中国经济融入世界经济的一个必然结果。

他说:“我觉得百分之4的通胀率里面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中国劳动力本身的定价要提高。如果劳动力价值往上走的话,通胀率就一定会往上走。另一方面,劳动力定价高了以后,相当于收入的分配发生了一定的变化,本身也会给经济一定的驱动力。”

*中国经济可以吸收容忍4%通胀率*

刘民教授说,中国劳动力价值提高之后,将拉动内需的增长,届时中国经济不需要过度依赖投资和出口,也能达到百分之8的增长率,扣除通胀因素,实际增加率为百分之4,这是更健康、更可持续的增长速度。

学者们注意到,在刚刚闭幕的中央财经工作会议上,虽然宏观政策的重点之一是治理通货膨胀,但决策部门似乎准备容忍百分之4的通胀率,同时把工作重点放在稳健的财政政策、经济结构调整以及分配制度改革上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