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学者:台湾应将资源从美国导向欧洲


罗达菲博士向台湾外交部人员演说

罗达菲博士向台湾外交部人员演说

研究台湾的欧洲学者说,欧洲对台湾的研究比美国更有成效,应获得更多资源,而台湾外交人员则担忧中国研究的兴起导致台湾外交困境。

伦敦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副主任、欧洲台湾研究学会秘书长罗达菲博士(Dr. Dafydd Fell)
罗达菲表示,欧洲过去10年来对台湾的研究有了很大的发展,目前在欧洲已经有大约7、8个“台湾研究中心”,而在美国只有2、3个。

罗达菲在“中华民国外交部外交领事人员讲习所”发表演说时表示,美国对台湾的兴趣越来越低:“当我们试着比较美国与欧洲的情况,一个好例子就是当(美国台湾研究学者、纽约市立大学的)张格物(Murray Rubinstein)于2009年来到在马德里举办的研讨会,他演讲的主题就是‘台湾研究死了吗?’他的讲演实在反映了在美国对于台湾研究的状况的悲观态度。”

台湾外交领事人员讲习所副所长叶非比赞扬曾长住台湾的罗达菲,对于台湾政党政治、民主化、政治腐败、选举广告、候选人的产生等等,都有深入研究。罗达菲于2005年发表著作“台湾政党政治”(Party Politics in Taiwan),描述台湾政党演变与民主变迁。

罗达菲指出,许多研究台湾的系列书刊在美国已经消失,而许多美国学者也转而研究中国,但在欧洲台湾研究的热潮正方兴未艾,如在英国、法国、德国都已有深厚基础,而东欧和西班牙也正迎头赶上。

罗达菲向现场的外交部人员建议,应该将经费用在刀口上:"就经费而言,台湾依旧花较多的钱在台美研究上,但问题就是,钱花的不值得。"

*中国研究兴盛造成台湾外交困境*

罗达菲还说,在有的英国大学里,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的很多经费专用于对中国的研究,而台湾却完全从研究重心当中隔绝。

与此同时,近几年中国以雄厚的资源,在世界各地兴办孔子学院,并有许多的中国学者以及学生进入各学院以及智库。现场一位曾派驻美国长达10年的宋姓外交人员提出他的担忧:“很多次当拜访学校时,我们发现即使在偏远的州,或偏远的城市,你会发现都是中国学者出来迎接我们,并且对我们说他们的台湾观点。所以我想对于推广对台湾的正确认识方面,是很危险的。”

罗达菲提到,欧洲学术圈也曾受到来自中国官方的压力:“我们遇到唯一的一次是在西元2000年时,陈水扁赢得总统大选,我们主任接到来自中国大使馆的电话,说你们不可以在选后研讨会上面,有台湾国旗。”

台湾欧洲联盟中心执行长郑家庆对美国之音说,邀请罗达菲来台是希望加强欧洲与台湾的互相了解,之后将每个月邀请一名欧洲学者前来外交部讲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