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资本项目改革步伐缓慢


学者盖保德认为中国不应该放开短期资本流动

学者盖保德认为中国不应该放开短期资本流动

中国央行今年夏天频繁推出的一些新规似乎显示出中国有意加快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的步伐。分析人士看到,鉴于当前环境,中国不可能在短期内大范围放开资本项目;此外,应对经济危机而采取的大规模刺激计划,反而令当局难以推动资本项目改革。

中国央行在12月21日公布的一份会议纪要中说,在中期内,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有理由扩大资本帐户(资本项目)的开放,以便加强公司和住户部门从事长期贸易和金融全球化中受益的能力。

这份纪要介绍了10月18日有中国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高层官员参加的一个研讨会的讨论内容。据中国媒体援引的纪要内容显示,与会者在讨论中国的资本项目制度时注意到,事实上的制度要比法定制度宽松得多;他们认为,中国可以逐渐实行资本帐户的充分可兑换,使环境对于企业和家庭都充分透明,而且行政措施将逐渐让位于更为透明的价格措施。

和中国在汇率制度上一向公开的态度一样,2010年,中国在推动资本项目改革方面,依然是在“循序渐进”地行进。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当局是在朝着正确的方向,逐渐开放它的资本市场。华盛顿智囊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经济学家加里•赫夫鲍尔(Gary Hufbauer)说:

“我感觉中国当局迈出的步子是正确的。他们在逐渐放开人民币债券的发行。债券主要是在香港发行,这也是合理的方式。我认为,这样逐渐开放中国的资本市场,对中国和世界都有很大益处。因为这将使中国的盈余得以更为有效的分配,也使得中国的资产持有者,不论是家庭还是企业在世界范围进行股票或者其他直接投资的机会。”

中国在2007年时允许境内金融机构经过批准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自当年6月国家开发银行在相关发行第一笔人民币债券至今,市场得以飞速发展。今年中国财政部在香港对个人和机构投资者发行了80亿元人民币国债。

一些分析说,香港人民币债券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是得益于政策制度的放宽;此外,这样做也有利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在过去的一年里,人民币的国际化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中国在2009年7月首度批准使用人民币进行国际交易结算。今年的第三季度,这类交易量已经达到1265亿元。11月下旬,中国和俄罗斯表示将弃用美元,改以各自货币进行贸易结算。

在中国央行于6月19日宣布重启汇率改革之后,一系列的配套措施也陆续出台。这其中包括央行在8月发布允许境外金融机构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公告,以及央行上海总部当月声称计划开展资本项目下人民币结算试点项目等举措。一些分析认为,中国的资本项目出现了某种程度的松动迹象。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导曾经就那些举措进行分析时说,它们当前所能产生的影响其实是有限的,那些决策应该被置于人民币国际化加快的背景下看待。

穆迪经济网站的经济学家成旭也持有同样的观点。他说,中国显然希望加快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速度,但是它在成为象美元一样有吸引力的货币之前,需要对人民币的资本帐户进行改革。成旭说:

“除了你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在后面作基础,作为一个国际货币还有一个重要的要求,就是它要有相当的流动性。而人民币目前还缺乏流动性。所以这与让人民币成为一个主要货币的希望是有矛盾的。现在推动资本项目的改革,可能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但是,成旭警告说,由于中国对汇率的干预和它对资本项目的封闭是紧密相连的,如果过快放松资本项目管制,将会导致大量资本的流入。

而决策者也看到,在当前的环境中,资本流动暴增暴减周期对稳定的影响可能更为剧烈。前述由中国央行公布的会议纪要说,发达经济体高度刺激性的货币政策很可能促使更多的资金涌入新兴市场国家,从而有可能在发达经济体的状况最终正常化时甚至触发更大规模的资本外流。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不会,也不应该放开短期资本流动。美国智囊机构大西洋理事会的中国经济问题学者盖保德(Albert Keidel)说,那样可能令它重蹈亚洲金融危机覆辙。他说:“当你没有一个像样的监管机构...那么当你有大量的用美元和欧元借入的债,投入在国内无法变现的长期投资时,无异于自找麻烦。”

美国智囊机构传统基金会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认为,刚刚过去的经济危机其实束缚了中国资本项目开放的步履。他认为,危机发生后,银行放出巨额贷款,将会导致形成大量坏帐,致使银行变得更为虚弱。

史剑道说,中国在5年前经济情况良好时错失资本项目改革的良机,如今因为应对危机采取的措施,使得这方面的改革变得更加艰难。他说:

“我明白它(资本项目方面的改革)为什么(进展)缓慢。但是导致缓慢的更重要的原因是它没有在经济强劲的时候进行改革。在金融危机期间,为了保障就业和增长而损及银行系统也是情有可原...现在中国的情况是不得不放慢资本项目开放的步伐,因为它的银行系统的确很脆弱。”

史剑道认为,由于刺激计划给银行带来相当大的损害,中国在资本项目方面的改革虽然仍在向前推进,但不会有大幅度的进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