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2010:美中能源合作之年


在美中两国政府高层的推动下,双边能源合作、特别是清洁能源合作今年稳步推进,政府科研机构、商界与非政府组织加强协作,积极实现两国元首达成的共识。

谈到两国清洁能源合作,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近日表示,这是美中两国国家元首达成的共识,获得广泛认同,并在2010年稳步落实。

他说:“奥巴马总统和胡锦涛主席共同宣布了美中能源合作计划,明确双方科研机构、政府与商界在21世纪煤炭技术、电动汽车和能效等广泛领域开展合作。比如,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1979年来就同中国气象局一直合作,领域包括卫星气象预报、气候预报和功能建设。”

*9项协议*

为贯彻奥巴马和胡锦涛2009年11月份签署的9项能源协议,两国积极推动政府、商界与民间的共同参与。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今年5月在北京举办前夕,骆家辉率领通用电器、波音、杜邦和杜克(Duke)等24家美国能源企业组成的代表团访华,考察中国能源产业,签订合作协议。他在访问中说,“开发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清洁能源与能效技术,将为中美创造21世纪最重要的经济契机。”

美国威尔逊中心中国环境论坛主任吴岚(Jennifer Turner)认为,有了政府的支持,双方能源产业合作今年正朝纵深发展。

她说:“杜克能源公司正与新澳集团ENN在美国可再生能源项目、中国天津绿色煤电有限公司(Greengen)的项目中进行合作。越来越多的美国公司对中国清洁能源或清洁煤炭领域进行投资,寻找梦幻项目,因为中国对这些产业进行了大量投资,市场逐步扩大。这个趋势很重要。中国是清洁能源科技发展的关键,美国的作用也非常重要,因为美国是清洁能源的主要创新国。”

*联合研发中心*

9项协议之一就是成立美中清洁能源研究中心(CERC)。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11月访华时,在上海与中国科技部长万钢等人正式启动了这家中心。朱棣文说,中心成立,需要的不是双方的单方面承诺,而是联合参与。

吴岚认为,这是两国清洁能源合作的新模式。

她说:“中心让美方研究员、非政府组织与商界共同参与清洁煤炭技术和电动汽车等项目的联合研发。这是双方合作的新模式,潜力巨大,可能延续到(美国)本届政府以后的时期。我们在审视双边能源合作时,这个中心就特别令人振奋。”

但合作并非一帆风顺。美国能源公司First Solar去年与内蒙古鄂尔多斯签署的2千兆瓦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一期示范工程迟迟未能开工,据说是中方事后嫌美方利润过于丰厚,所以不顾协议,决定招标。

*能源补贴*

中国还对太阳能与风力发电进行补贴。中国财政部近日宣布,对部分大城市1千兆瓦“金太阳”光电建筑应用项目安排100亿元的财政补贴,而且补贴还会随项目的推广而增加。

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发言人哈伯特抨击这项政策违背了中国的世贸承诺。

他说:“美方严重关切,特别是目前经济状况不佳的情况下就更加关切。我们将积极要求政府执行公平贸易规则与标准,以及中国对世贸组织做出的不违背这些规则的承诺。”

奥巴马政府12月22号向世贸组织投诉中国向能源产业提供了不公平的补贴,并要求同中国展开磋商。美国贸易代表柯克说,“这些补贴有效地成为妨碍美国对华出口的壁垒,通过消除针对美国出口壁垒以打开海外市场,是奥巴马总统贸易策略的关键。”

美中清洁能源合作组织(Joint US-China Collaboration on Clean Energy)主席刘佩琦(Peggy Liu)却认为,这些补贴并不针对美方产品。

她说:“这些帮助太阳能部署的补贴是中国实现可再生能源占能源产业15%目标的必要举措。这些补贴不是为了削弱美国的竞争力,而是针对中国的国内市场。”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研究院能源环境资源研究主任孔博分析,政府补贴将进一步扩大中国清洁能源产品的国际竞争力,这恐怕是美国产业最大的关切。

他说:“中国风电机组和太阳能机组通常具有很强的价格竞争力。在这种情况下,很多美国其他州和地区利用了国会拨款或联邦政府救助美国经济的钱购买中国生产的机组,也就意味着美国纳税人的钱到了中国的企业里。美国企业这样就很难竞争了,因为他在价格竞争上没有太大优势。”

*清洁能源合作继续*

尽管如此,美国在21届美中商贸联委会上依然决定把海外开发中国项目延长10年,并提供两笔赠款,帮助中国制定国家智能电网标准,为中国发展集成实时水质监控系统的试点项目提供资金。两国清洁能源合作继续进行。

在中国工作的刘佩琦提醒说,尽管中国清洁能源产业发展迅速,但管理和研发科技方面相比美国依然滞后,这就是美国公司的最大契机,必须重振信心。

她说:“对任何瞄准中国巨大市场的公司来说,机会就是意识到中国管理能力依然很不成熟。中方的管理人员缺乏西方剧烈创新(radical innovation)的能力,他们虽然不缺乏视野,但缺乏贯彻这种视野的能力。能源产业需要跨行业的横向思维,西方复杂系统整合的能力依然占据优势。西方对客户服务和工艺水准的重视同样占优势。这种优势再过15年可能就不存在了,但眼下西方依然有很多机会在中国巨大市场中提供价值服务。”

中国2009年在清洁能源上的总投资达346亿美元,占世界首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