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3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拉美裔青少年的奋斗之路


伍德伯恩市高中男子足球队在练球

伍德伯恩市高中男子足球队在练球

俄勒冈州伍德伯恩市高中男子足球队“斗牛犬”继续创造着辉煌的纪录。他们连续第25个赛季踢进全州决赛圈,但从来没当过冠军。“斗牛犬”本赛季夺冠,对这个以拉美裔人口为主的城镇来说,具有象征意义。作家史蒂夫·威尔逊花了一年时间记录这支球队的起落,写出一本新书《小墨西哥的男孩们》,描述一个挣扎于移民和文化适应等问题之中的社区的故事。

伍德伯恩市的前街到处可见招牌上是西班牙语的商店

伍德伯恩市的前街到处可见招牌上是西班牙语的商店

伍德伯恩市的前街到处可见墨西哥卷饼店,商店的招牌上是西班牙语,陈列的是墨西哥式牛仔靴和帽子。街上有一个车站,销售开往墨西哥的车票。50年前,墨西哥的农民开始在收成季节来到伍德伯恩工作,后来有些人留了下来。这个城镇逐渐被人们称为“小墨西哥”。

不过,在几条街以外的伍德伯恩高中,看上去和一般美国城郊没什么两样。

十几个青少年正在踢足球,他们希望在决赛圈里取得好成绩。高三学生贾姆·维拉斯努力表现得不过份自信。他说:“我们一步一步地走,一场一场地踢。我们不愿意想得太远,让期望值太高。”

尽管伍德伯恩高中连续25年闯进决赛圈,可是从来没有实现冠军梦,直到今年......

作家威尔逊认为,他们的毅力预示着他们会成功。他说:“他们的成功是无与伦比的。他们每年都踢进决赛。没有任何其他球队能做到这一点。可是他们从来没拿过冠军。我觉得这支球队的经历和美国的墨西哥裔有相同之处。”

像许多墨西哥裔人口一样,伍德伯恩队的男孩们长期面临各种困难:贫穷,语言障碍,移民问题。威尔逊想知道,是不是这些困难成了斗牛犬队赢得全州冠军的阻碍?

威尔逊决定在整个赛季跟踪这支球队。他认识了球员、教练和赞助者,最后写出了《小墨西哥的男孩》,副标题是:“追寻美国梦的赛季”。

球员马丁·马尔多纳多 - 科尔特斯说,他们知道,伍德伯恩的名声不好。因为这个只有两万两千人的小地方,居然有和大城市同样的帮派暴力和毒品等问题,“我们出去比赛时,人们会有不同的反应。他们会说:‘伍德伯恩人来了,把钱包收好。’”。

教练对他们说,别乱来,不仅仅是在球场上别乱来。不要让任何人对拉美裔孩子的偏见得到证实。

马丁出生在加州洛杉矶,3岁那年,他们搬到伍德伯恩。他说,他发现他不仅在美国城郊被当成外人,他一年夏天在墨西哥参加足球比赛时也被当成了外人。

马丁说:“他们给我取了个绰号‘波却’,我起先不懂那是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那是墨西哥的一个称呼墨西哥裔美国人的俗语。”

这个字的意思是失去了根的人。在白人城镇里不受欢迎,在墨西哥也不受欢迎。这使马丁感到很难。

作家威尔逊采访“斗牛犬”的球员

作家威尔逊采访“斗牛犬”的球员

威尔逊说,马丁有时和班上的白人同学处得比跟墨西哥孩子还好,这一点都不奇怪的。在足球场上,没有人在乎你来自什么家庭。

他说:“许多对他们很重要的事情,比如和父母的矛盾,找女朋友,做家庭作业,踢一场好球,考虑上大学,等等,都是他们面临的同样问题,不管是谁。”

马丁是《小墨西哥的男孩们》一书中记述的几名高三学生之一。那年伍德伯恩高中斗牛犬队又没拿到全州冠军。马丁已经毕业,上了大学。但他的父母失业了,他只好退学。马丁现在在当地一所老人院工作。不过,他仍在追寻着美国梦。他和老球队保持密切联系,还给一个青年足球队当教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