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央企盈利万亿 专家促打破垄断


中国中央级国有企业去年盈利预计超过一万亿元,再次引发人们对国企应当担负社会责任的强烈关注。财政部已决定调高今年央企上缴利润的比例,并扩大必须上缴利润的央企的范围,但批评人士说,这项举措远远不能平息人们对国企不缴少缴利润的抨击。

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官员元旦前表示,中央级国有企业2010年业绩再创新高,估计盈利超过了一万亿元人民币。

消息公布后,中国一些报刊就央企如何进行利润分红发表文章,批评央企在牟取暴利的同时没有担负起相应的社会责任。

*社会批评央企上缴利润太少*

中国青年报星期二发表题为“还利于民,央企责无旁贷”的文章,指出央企从2007年9月才开始向国家缴纳红利,分红比例也不高,比如垄断性强、利润高的石油公司只上缴税后利润的百分之十。由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副编审邓聿文撰写的这篇文章说,国家也就是人民承担了国企改制和发展的成本,并给予特殊和公共的资源让他们在市场竞争中取胜,因此国家和人民有理由要求央企上缴合理的利润回报,否则,“人民要央企、国家要央企干什么?”

同一天,《新京报》也发表学者傅子恒写的标题为“央企红利应实现‘民享’”的文章,说央企上缴红利一直过低,与大部分央企所处的垄断性的行业与市场地位不相称。他还认为,央企的利润应该为全民所有,上缴的红利应该用于民生项目,比如充实社保基金和改善贫困者的生活环境。

央企红利不断膨胀但上缴比例偏低,而许多国企员工收入丰厚,这被认为是国民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的重要原因。据统计,掌握垄断地位的电力、电信、能源和金融等企业的职员虽然只占全国的百分之八,但他们的收入却占全国职工总收入的百分之六十。

*财政部提高央企利润上缴比例*

为了回应多年来社会的批评,中国财政部稍早前发出通知,规定从今年起,将央企资本收益收取比例统一上调百分之五,将石油、电信和烟草等高利润、高度垄断行业的利润上缴率从目前的百分之十,调高到百分十五,并且将必须上缴利润的国企的数目从目前的六百家左右扩大到一千六百多家。财政部官员说,更多的垄断性央企和一些市场准入门槛很高的国企被纳入了上缴利润的范围,或被纳入上缴红利比例较高的类别。

许多人赞扬财政部新规定是提高央企上缴红利合理性的积极一步,但认为新的红利上缴比例仍然过低,而且批评包括金融和铁路运输在内的垄断性行业央企仍然不需要上缴红利。

*专家:对付分配不公 关键是要打破垄断*

新加坡大学东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赵洪博士称中国财政部的最新举措是调整国有企业上缴红利措施的一个突破,但他认为上调红利措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国民收入分配不合理的问题。

赵洪说:“因为这等于是二次分配。二次分配毕竟还是比较被动。我想,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要从一次分配方面来着手。比如说,中央政府不应该给央企太大的政策方面的支持,更重要的是要发展民营企业。其实民营企业是最有活力的,他们从中央得到的支持完全没有国企和央企那么多,但他们最有活力,解决了中国大部分的劳动就业率。让民营企业跟国企和央企公平竞争,我觉得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

*杨帆:央企能以提价对付调高利润上缴比例*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也表示,打破行业垄断才是对付社会财富分配不公的关键,只提高央企利润上缴比例反而对广大消费者不利。

杨帆说:“你用收钱的办法,收得越多,它可以涨价,它垄断越厉害。所以我认为打破垄断是最重要的。能够放开竞争的就放开,有些属于没法竞争、只能垄断的,应该管制它的价格,而不是收它的利润。 ”

*专家:利益集团左右政府政策*

杨帆在他出版的新书《利益集团》中说,在中国,特殊利益集团对公共决策的控制和操纵给人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政府政策沦为特殊利益集团的敛财工具,造成社会资源分配严重不公, 加剧社会冲突的风险。

不过,新加坡大学的赵洪博士认为,由于利益集团的阻挠,中国政府现时不太可能推出打破行业垄断的政策。

赵洪说:“中国形成了很大的利益集团。其实很多国有企业的老总、央企的老总,原来都是政府部门的部长、副部长,或者他们的下属。这些央企对中央政策的制定有很大的影响力。你让中央政策一下能够反映社会的意见,反映民情,我想不太可能。”

新华社援引专家的话说,政府提高央企资本收益收取比例有助于遏制央企盲目投资,同时将更多的红利用于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让更多的百姓收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