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2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之音专访包道格 谈胡锦涛访美


卡内基和平基金会研究副总裁包道格博士

卡内基和平基金会研究副总裁包道格博士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定于1月18日到21日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今天我们来到华盛顿智囊机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请这里的研究副总裁包道格(Douglas Paal)谈一谈他对胡锦涛此次来访的看法以及期待。

包道格博士曾于2002年到2006年间担任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他是亚太政策中心(Asia Pacific Policy Center)的创始人和前任主席,并曾担任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的特别助理和里根的安全事务顾问。他还曾在美国国务院、美国中央情报局以及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和新加坡大使馆任职。

问:包道格博士,感谢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即将来美国访问,您认为胡主席此次来访,将会与美国总统奥巴马谈及哪些议题?

包道格:显然,两位领导人将会谈及过去一年中凸显出来的一些艰难议题。这些问题包括人民币币值、全球经济再平衡、贸易赤字、台湾问题,美国对台军售;或许还会谈到西藏和达赖喇嘛。不过那不是过去一年的热门话题。两位领导人已经就朝鲜问题进行过一系列对话。我想他们还会继续谈到这方面的问题,以及如何在未来维护朝鲜半岛的稳定。

我认为双方还将就一些重要问题做出表述,包括如何在新的时期构建起适应21世纪的两国关系。那将是此次访问面临的一个相当大的挑战,但也是一个重大的机遇。

问:一直以来,人们都在谈论所谓的G2,也就是说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或许应该被视作21世纪最为重要的关系。您如何看待这种提法?

包道格:我认为,不论从美国人还是中国人的角度看,G2都是个没有什么用处的概念。

当然我们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两国有着共同利益,尤其是地区性问题方面。但是纵观全球性事务,统筹管理则需要G20或者更多方的参与。从金融和经济方面讲,20国集团为引入“金砖四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提供了一个便利机制。

但是也有许多问题是G20无法解决的,只能依靠G7。例如协调货币政策,以及应对陷入困境的国家所采取的协调的系统性方案等问题,G20则力不能及,而G2当然也无法做到。

但是中国在许多问题上将会是不可或缺的参与者,例如气候变化、核扩散,以及全球再平衡等。

问:经贸问题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外界对于胡锦涛此次访问在这方面,尤其是人民币汇率问题上有很多猜测和期待。您认为这些方面的难题是否会在此次访问中取得进展?

包道格:此次访问中将涉及的许多经济方面的问题已经事先取得进展。截至2010年12月31日,中国让它的货币在前一年的基础上升值5%。这于2005年到2007年间的升值步伐是一致的,也是美国所乐见的。我们已经得到我们想要的。

双方12月也举行了商贸联合委员会高层会议。以与会者衡量,这应该是最为成功的一次联合委员会会议。中国在美方表示关切的市场准入、知识产权、自主创新和其他技术方面的问题做出了表述。因此,在胡主席到达华盛顿前,许多工作已经完成了。

问:中国官员曾经表示,美中贸易失衡的原因不在于人民币汇率,而是因为美国对技术出口管制所造成的。您认为双方此次是否会在出口管制解禁问题上形成某种协议?

包道格:美国需要削减技术出口方面的限制。事实上,政府制定这样的规则意味着这些规则将会是滞后过时的。因为政府的动作通常是缓慢的,而技术的进步则很迅速。因为美国的出口管制,与拥有同类技术的竞争者相比,我们正在丧失市场份额。因此我们需要不断对管制措施进行评估。我相信我们会这样做。本届政府有促进出口的政策,其中包括减少技术出口的限制。

是否所有中国需要的技术都需要得到许可,或者被禁止出口到中国?这方面的数字其实非常小。这其实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这个问题应该在多大程度上由投资带动经济这个层面加以解决。

我同意一些中国批评者的说法,就是货币不是衡量经济的正确方式,正如你的头发有多长和身体健康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在1980年代与日本进行的谈判导致形成广场协议,使日元一夜间升值一倍,而我们的贸易逆差却在继续膨胀。那是个很好的反面例子。

我们需要关注的是,中国如何让它的经济从由投资驱动转向由消费带动。如今投资和消费之间的差距相当巨大。这才是导致我们贸易逆差的原因。如果我们能够让中国的消费得以提升,同时让投资在其GDP中所占份额下降,我们将会有一个更为平衡的贸易关系,以及更健康、更可持续的经济关系。

问:我们谈到了技术出口解禁问题。这样做是否会引发地区安全忧虑?

包道格:我无法想像我们的系统会允许出口用于威胁我们的邻国和友邦的技术。问题在于,我们的限制远远超出那个范畴。很多普通计算机还在限制名单上;而商业市场上许多新的计算机的性能已经更强。因此需要让政府规定反映出当前的技术状况。

问:每当中国领导人出访美国时,台湾方面都会予以密切关注。您是否认为此次访问会对台湾利益形成潜在危害?

包道格:我不认为台湾利益会因为此次会谈而受损。首先,美国政府相关部门的官员都会留心不发生这样的事。此外,现在我们面前没有什么问题会对台湾利益造成危害。

台湾已经签署并开始实施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这是台湾在与大陆经济往来,以及进入大陆市场方面迈出的一大步。这是相当积极的一步。我相信(奥巴马)总统在与胡锦涛谈及台湾问题时会热烈地对它表示欢迎。

台湾媒体当然总是会从字里行间揣度其中是否释放出什么有损台湾利益的讯号。但他们应该放心,不会有这样的损害发生。

包道格博士说,美中关系现在处于一个新的起点;中国现在在金融、军事和其他方面都显示出更强的实力。他说,双方需要建立起一个适应21世纪的新的关系;而当今就是这种新关系的起点。包道格博士甚至认为,如果双方都能够负责任地达成共识,至少是保护相互利益的共识,并且能够找到解决细小争端的方式,那么这将会是两国关系过去30年来最重要的一次首脑会晤,并可能对未来30年的双边关系产生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