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为工作场所安全而抗争的先驱者


1920年代美国镭工厂的女工

1920年代美国镭工厂的女工

美国政府如今非常关注工作场所的健康和安全。但是,过去情况却不总是如此。这个变化要归功于一个不名不见经传的工人,因为她所引发的变革,使得工人在工作中得到保护。

20世纪头20年,受雇于美国和加拿大企业的大约4千名工人,其中大多数是妇女,使用镭元素涂沫表盘。他们用软驼毛刷把夜光涂层涂在指针上。一名女工名叫格蕾丝· 福莱尔,她被报纸称为“美人”格蕾丝· 福莱尔。
1937年报道前镭工厂女工兴诉的芝加哥报纸

1937年报道前镭工厂女工兴诉的芝加哥报纸

福莱尔年纪轻轻就死于因夜光涂料所导致的可怕的癌症。虽然科学家和工厂经理知道夜光涂料所含的放射性元素镭对人体健康有害,但是,福莱尔的雇主从未把这个危险警告过她和其他工友。

《致命之光-镭指针工人的悲剧》一书的作者罗斯·穆勒说:“当时,雇主们对这个危险全盘否定。事实上,‘美国镭公司’的负责人根本不承认镭元素实际上是有害的,而且是可以致命的。”

穆勒说,居里夫人1898年发现镭元素之后,它被人们赞誉为“灵丹妙药” 。 医生们把加有少量镭元素的膏油涂在病患的伤口上,很多人吞服一勺勺含有镭元素的滋补品,试图医治从秃顶到胃痛的各种疾病。但是,到了1920年代,镭元素的健康危险,包括贫血病和骨癌,更多被人们所了解。最不愿意承认镭元素危险的人往往就是镭指针工厂的厂主们。

穆勒说:“到了某个时候,他们已经知道镭元素会要人的命,但却不愿意承认,因为这实在太有利可图了,这对他们才是最重要的。”

1927年,在身患癌症的福莱尔的带领下,一小群镭指针工人起诉了雇主“美国镭公司”并且胜诉。他们的案子开创了一个法律先例,使得其他工人们可以因与职业有关的疾病起诉雇主。

媒体对“镭姑娘们”的报导促使政府实施更严厉的安全法规,最终推动国会在1970年通过《职场健康和安全法》,从地下矿井到职场化学品,覆盖项目应有尽有。

福莱尔所在的新泽西这家工厂并不是美国唯一的镭工厂,她也不是唯一打官司的工人。1938年,伊利诺伊州渥太华镇的凯瑟琳·沃尔夫·唐纳休也把她所在的工厂告上法庭。和“镭姑娘们”一样,她赢得了诉讼。但是,就在公司答应支付她几千美元的赔偿后不久,她就去世了。

虽然到1960年代镭工厂仍在运作,但是,工厂给工人们配备了防护装置,并教给他们安全防护措施。如今,美国政府要求工厂必须使用无毒材料生产夜光产品。工人的健康和环境安全成为更优先考虑的问题。但是,对最初那些镭指针工人来说,这一切来得太晚了。
芝加哥一个剧团表现镭工厂女工的戏剧

芝加哥一个剧团表现镭工厂女工的戏剧

诗人埃莉诺·斯万森说:“她们都只是一些小姑娘。每天从早到晚涂抹指针,每个指针只能挣一分半。”

斯万森在丹佛市瑞吉斯大学任教。她对居里夫人一生的研究,以及镭指针工人的悲剧引发她创作出这首被称为“镭姑娘”的诗:

“我们并肩坐在长桌前,
屋子很大布满灰尘。
我们欢笑着迎来每一天,
直到被告诉安静下来涂抹指针。
我们不停地打趣说自己可以发光,
就连打喷嚏的手帕都能在夜间把钱包照亮。
我们兴高采烈地用镭涂抹嘴唇和指甲给男朋友看,黑暗的屋子一片灰白闪烁发光......
我辞去表厂工作来到银行,
以为生活有名有钱高枕无忧,
直到后牙门牙一颗颗脱落,
就连腮帮也肿起疮痂。
我们到法庭上去告他们。
埃德纳,凯瑟琳,坤塔,劳利斯,还有我。
但是我们连举手宣誓的力气都丧失殆尽。
我的牙齿已经全部脱光,
报纸上却以美人把我宣扬。
我们个个病入膏肓。
听到法国传来的消息说,
就连科学家居里夫人都无法相信这种工作境况。
每天上百次把涂料吸入,
我们的骨头都将永远发光,
把在这片黑暗的土地照亮。”

镭指针悲剧故事被改编成小说,还被搬上舞台,拍成电视和电影。沃太华镇计划今年4月“全国工人纪念日”那天,在“镭指针和照明加工厂”的旧址上为一座铜像剪彩,以纪念这个工厂的工人所经历的痛苦和做出的牺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