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雷纳德为废物着迷 力战美国乱扔文化


美国人安妮·雷纳德

美国人安妮·雷纳德

安妮·雷纳德为废物而着迷已经有20多年了,无论被当废物扔掉的好东西,还是危害地球和人类的有毒物质。她致力于改变美国的乱扔文化。

安妮·雷纳德在华盛顿州西雅图市长大,暑假通常在喀斯开山脉的大森林里度过。因此,她希望成为一名为保护公共土地和森林而奔走的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雷纳德说:“我对皆伐区、也就是全部树木被砍伐的空地日益增多感到非常不安。不过我直到去纽约市上大学之后,才开始对废物着迷。”

走在去巴纳德学院上课的路上,很难不注意到街道两旁一堆堆齐肩高的垃圾。雷纳德很好奇垃圾袋里究竟装了什么东西。于是她打开了一个垃圾袋看。而这从此成为她终生的习惯。

垃圾袋里近一半东西是废纸,这突然使她联想到她所喜爱的西北森林中的皆伐区,那里的树木被砍下来做成木材和纸浆。
安妮·雷纳德在东南亚,她为垃圾走四方

安妮·雷纳德在东南亚,她为垃圾走四方

接下来,她来到纽约市890公顷的废物填埋场,看看那里倾倒了什么东西。放眼望去,是一堆堆的器具、鞋子、衣物、电器、书籍和食物包装等。

她说:“我真的被眼前这些废物惊呆了,我们怎么会创造出这么一个以摧毁资源为基础并严重依赖于摧毁资源的社会呢?我怎么会等到快20岁的时候,才去一个垃圾场看看呢?”

到废物填埋场的这段经历,改变了雷纳德的一生。她后来进入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学习城市和地区规化,主功方向就是废物处理。

之后10年,雷纳德在首都华盛顿不同的环保组织里工作,为各种回收计划以及更严格的废物处理法进行游说。但她在国会取得的成功却在企业董事会中产生了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
安妮·雷纳德为控制垃圾而奋斗

安妮·雷纳德为控制垃圾而奋斗

雷纳德说,为了规避新法律,很多公司开始把他们的常规的和有毒废物运到海外。因此,她搬到瑞士日内瓦,参与一项全球性运动,以制止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向最贫穷的国家输出废物。

她说:“我去孟加拉国采访了一些农民,他们农田里撒的农药被我们的有毒废物所污染。我也去过种族隔离制度下的南非,美国公司把含汞的剧毒废物输出到那里。这些废物被倾倒在一个黑人小镇,那里的人们无处可去,不得不饮用被污染的水,用这种水来洗浴,做饭。”

在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垃圾是来自美国后,雷纳德认定,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以美国为中心。于是,她在加州伯克利安顿下来,并开始了一场教育运动。她制作了一部长20分钟的录像,称为“东西的故事”,并把它放在Youtube上。她当时认为,观看次数只要有5万次,就算成功。

雷纳德说:“令我深感震惊的是,观看次数一天就达到了5万次。根据谷歌的分析,现在,在223个国家和地区,观看这部录像的超过1千万人次。”
《东西的故事》一书封面

《东西的故事》一书封面

雷纳德还收到了10万多个电子邮件,请求她提供更具体的信息。因此,她决定把这些信息汇总到她所写的《东西的故事》一书中。

一些人指责雷纳德反对资本主义、反对物质的东西。但是她坚称,实际上,她支持物质的东西,尽管她承认,她的大部分东西都是二手货。

她说:“我希望我们能更加赏识、珍惜并尊重自己的东西。我希望当我们看到一个东西时, 无论是一台电器、一件家具,还是一件衣服,都能想想制作这些东西时所投入的原料和精力。”

雷纳德走遍全美各地,在大学里、会议上以及敬拜场所发表演讲。人们常常问这位45岁的活动人士,既然了解所有这些情况,她如何还能保持一个乐观的态度。雷纳德说,这是因为她确信,有毒垃圾问题其实可以不必这么严重。

雷纳德提到在仿生学这类新兴科学领域,一些相关产业模仿自然,设计出更具可持续性和更健康的产品。她还盛赞一个新兴运动,即把有毒物质的产生和使用减少到最低限度的绿色化学运动。但最主要的是,她希望随着公众不断增强环保意识,越来越渴望采取新的解决办法,她所希望看到的变化将会出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