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为少数族裔争取公平医疗的怀特


奥古斯塔斯·怀特1940年代在美国南方长大,生活在种族隔离环境中。那时,非洲裔美国人得到的教育、就业以及医疗照顾,都低人一等。但是怀特冲破重重障碍,成为一名整形外科医生和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他还为消除对少数民族病患的歧视而冲锋陷阵。

奥古斯塔斯·怀特是第一个达到一系列学术和专业里程碑的非裔美国人。他是布朗大学首位黑人校长,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第一个黑人毕业生,耶鲁大学医学院第一个黑人住院医生,后来成为耶鲁第一位外科黑人教授,哈佛大学教学医院第一位黑人科主任。所有这些在1950和60年代都是闻所未闻的。

但是,怀特最为人所知的,是他首先探讨了美国医疗系统内普遍存在的对少数族裔病人根深蒂固的歧视现象。

1960年代,当怀特开始他的医学生涯、在越战期间担任战地军医时,就注意到了少数族裔所遭受的歧视。2002年,他读到的一个报告更证实了他的观察,报告披露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有关歧视问题的统计数据,遭到歧视的不仅是黑人,还有妇女、拉美裔、同性恋者、老年人,甚至肥胖病人。

怀特说:“医学研究所这个题为‘不平等的医疗’的报告,用大量数据令人信服地揭示了这种非人道现实的存在。有些是有意识的,有些是无意识的,但这的确是普遍存在的情况。你什么时候最无助?是生病的时候。如果你意识到你有可能接受完全不同的治疗,这就是个相当严重的问题了。”

报告中提到的差别和低质量医疗案例包括,伤势相同,非洲裔美国人得到的止痛药不如白人多;因肾脏疾病濒临死亡的妇女获得肾移植的机会较少;和白人相比,拉美裔心脏病患者接受心导管和心脏搭桥手术的较少;老年病人被认为不如年青病人重要。

怀特医生认为这种情况令人震惊,而且不可原谅。

他说:“这是道德问题,是法律问题,是公共健康问题。这是人权问题,是人道主义行为问题。这是我们作为人、作为国家的活动的一个重要方面。说它重要,是因为人不应该得到二流的医疗照顾。人应该得到医疗专业所能提供的最好的照顾。而现在他们得到的却不是最好的。”

更令怀特医生震惊的,是人们对这种歧视习以为常。

怀特说:“比如女医生为女病人提供差别治疗,非洲裔医生为非洲裔病人提供差别医疗。我的理论是,虽然不幸,但医学界文化是如此强大,你从一名医学院学生开始,经过住院医、年青医生阶段,你在进入这个专业领域时被灌输的观念中也包括这些歧视。”

为了对抗这些歧视,怀特呼吁改变对医生、护士、医学院教师、甚至保险公司人员的教育。他说,他们需要接受自我认知教育,从而能意识到本身内在的偏见,并努力去消除。

怀特认为,医生们需要了解病人的文化背景。他将这种了解称作“文化认知”。他说:“医学院学生应当学习他们经常接触的病人的文化的特征。 如果你百分之30的病人是穆斯林,你就应该对穆斯林的文化习俗有一些理解。”

怀特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了一本书,名为《面对病人 -- 治疗中无意识的歧视》。怀特希望医学界能认识到这些问题,他相信,这本书能推动医学界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怀特承认,这是一个挑战。他说:“有人会否认,有人有惰性。但是我认为这个工作值得我们付出极大的精力和热情,推动医学院用更多的资源、决心和不懈的努力,来改变医学文化。”

怀特相信,改变将会到来。到时候,每个人都将得到国家能够提供的最佳医疗照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