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国务卿克林顿在亚洲协会就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发表讲话(全文)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即时发布 2011年2月18日

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为亚洲协会(Asia Society发起“纪念理查德·霍尔布鲁克系列演讲”(Series of Richard C. Holbrooke Memorial Addresses)发表讲话。

2011年2月18日

纽约州纽约市

国务卿克林顿:谢谢大家。十分高兴再次来到亚洲协会。谢谢丁文嘉(Vishakha)发表的引言和她强有力的领导。我还要感谢杰克∙沃兹沃思(Jack Wadsworth)和在这里从事一件非常重要工作的全体董事会成员和支持者,这项工作就是继续建立各地区和各大洲人民之间的纽带并寻找机会发现那些共同的关注点和共同的事业。

每次来这里总是让我感到很高兴。我对丁文嘉说,主要是因为这里的礼品店——(笑声)——我才一来再来。如她所说,这里是我作为国务卿首次发表重要讲话的地方。我今天非常高兴再次来到这里,对你们和你们大家为增进关系和理解而从事的工作表示祝贺。


今天,我还要向理查德∙霍尔布鲁克密切的生活伴侣和在场很多人的亲密朋友和同事凯蒂∙马顿(Kati Marton)表示特别的问候和敬意。


如果有人担心我会出于某种原因忘记亚洲协会的话,那么,有理查德∙霍尔布鲁克时时不忘提醒我,这种事决不会发生。他在世时如此热爱这个组织,始终是一位积极的支持者和推动者。


在我们失去理查德以后的日子里,我听说了诸多往事,其中的很多情况令我想起了我和其他人与理查德相处时的类似经历,不由令人发出会心的微笑。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担任亚洲协会会长期间发生的一件事给你们这个组织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当年他想聘请夏伟(Orville Schell) 来领导新设立的大有可为的美中关系中心。夏伟现在就坐在会场的某个地方。他当时在北加州过着挺不错的生活。他不太愿意应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不答应 理查德,你们知道最后都难以如愿。理查德不听夏伟的任何推托之词。有一次,理查德为招贤纳才采取密集行动,拿起电话要了一架私人直升机,立即和夏伟一起飞 往伊斯特汉普顿(Easthampton),与一位重要的捐款人举行临时决定的会晤。现在,夏伟,你不得不承认这次会面给你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使你最终接受了这项工作,而我们大家也都因此受益。(笑声)


理查德就是理查德。不错,他有作出惊人之举的天赋,但决不是靠表面功夫。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懂得,敢作敢为和胸怀大志可以并将改变历史。归根结底,他本人就一再为此身体力行。


理查德也就是以这种态度对待他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上担负的最后使命。他称这是他接受的最艰巨的任务。毫无疑问,他面临的挑战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理查德总是率先一一指出面临的种种挑战。但他认识到这项使命对我们的国家安全和对这一世界重要地区的未来的重要性。


我们已经取得了进展,但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两国边界一带的部落地区依然是暴力极端主义盘踞之地,威胁着美国人民和爱好和平的世界各国人民。


在纽约这里,理查德的故乡,这些利害关系对我们是毋庸提醒的。近十年前,”基地”组织(al-Qaida)在塔利班掌控的阿富汗的藏身之地策划和筹备发动了一次恐怖袭击。这次袭击悲惨地夺去了不仅我们几千同胞的生命,也夺去了来自世界各地许多人的生命。


从那时起,”基地”组织及其仆从杀害了无辜人民,纵容杀戮,无论是在阿富汗、巴基斯坦、马德里、伦敦、巴厘岛还是伊斯坦布尔。这些袭击只会坚定我们的决心。正如奥巴马总统在西点军校(West Point)所说,这场战斗虽非我们所望,但我们一定会把它进行到底。


自2001年那个恐怖的日子以后,接连两届不同政治色彩的政府均以美国人的生命和宝贵财富作出承诺,立志追捕那些袭击我们的恐怖主义分子和那些庇护他们的人。在这一切之后,许多美国人当然想知道我们打算如何实现我们所提出的目标。


对于这个地区的人民来说——不仅仅是在喀布尔或伊斯兰堡,也在北京和莫斯科、新德里和德黑兰——他们很想知道美国的长远意图和目标。他们想知道我们是否会像1989年苏联从阿富汗撤出之后那样再次离去。


今天,我要回答其中一些问题,更详细地谈一谈我们在阿富汗的外交工作的新阶段。首先,我要说明几个要素:我们的对手、我们的目标和我们的战略。


首先,我们的对手。在9.11时袭击我们的“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尽管损失惨重,但仍具有危险的能力。他们继续策划大规模毁灭性的国际袭击,继续支持和唆使区域性的附庸组织。美国和我们的盟国仍然是他们主要的目标。2001年以前,“基地”组织在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受到保护。“基地”组织和塔利班以及各种相关团体,仍然保持联盟,大多以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之间的边境地区为基地。塔利班仍在对喀布尔的政府发动残酷的反叛行动,力图重新控制国家。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是有各自目标的不同团体,但他们都是我们的敌人,是必须被摧毁的恐怖网的一部分。


奥巴马总统上任后,对我们的政策进行了全面审议,制定了明确的目标:瓦解、捣毁和击败 “基地”组织,防止他们未来威胁美国和我们的盟友。我们决不能让“基地”组织保留其藏身之地、得到塔利班保护、继续策划袭击并同时让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动荡不安。从底格里斯河(Tigris)到印度河(Indus),不铲除“基地”组织以及它的暴力与仇恨意识,该区域就永远无法充分发挥出自己的潜力。这是一个应将所有国家凝结在一起的追求。


为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遵循一个由相辅相成的三条轨道构成的战略——它可以被称作三大增势:打击”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和塔利班反叛分子的军事攻势;增强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政府、经济和公民社会的民事运动以削弱反叛活动的影响;加强外交努力以结束阿富汗冲突并为该地区规划一个新的、更加安全的未来。


前两大增势是为第三增势的胜利作准备,即旨在支持阿富汗人领导的政治进程,把已经被削弱的塔利班势力与“基地”组织分离开来,让那些放弃暴力、接受阿富汗宪法的人与日益稳定的阿富汗政府和解。这将使“基地”组织成为孤家寡人,惶惶不可终日。


我想提醒大家,在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塔利班选择了对抗国际社会,保护“基地”组织。塔利班作出了错误的选择,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今天,我们的军事行动对其越来越大的压力使塔利班面临类似的紧迫局面,急需作出决定:


切断与“基地”组织的联系,放弃暴力,遵守阿富汗宪法,你们就能重新融入阿富汗社会;负隅顽抗,你们将成为国际社会的敌人,面临与“基地”组织同流合污的后果。


他们不可能靠与我们拖延得逞。他们不可能战胜我们。他们不可能回避所面临的选择。


所有上述三个大规模增势行动都是奥巴马总统在12月的政策审议中所重申的阿富汗过渡愿景的一部分,也在北约(NATO)最近的里斯本峰会上获得支持。最终,阿富汗人必须为自己的未来承担责任——提供治安、加强管理并解决政治冲突。


这一过渡将在下月正式推出,削减兵力将在7月开始,并根据实地情况持续进行。它将在2014年年底前完成。随着过渡的进展和阿富汗领导层在全国得到加强,政治和解的进程将变得越来越强劲。


与之相应,成功的和解将减少对阿富汗政府的威胁,使过渡更能持续。至关重要的是,美国、我们的盟国和合作伙伴要长期承诺继续支持阿富汗政府的稳定和一个负责任的长期政治解决。这就是我们要追求的过渡的愿景——也是阿富汗政府所期望的愿景。


因此,我们面临着一个包含许多动态成分的巨大挑战。请让我逐一讲述一下各项大规模增势行动——军事、 民事、外交,并对它们将如何相互配合推动实现我们更大的目标给予解释。


首先,谈一谈军事增势。它将美军和盟军部队派往阿富汗的兵力增加数千人,旨在摧毁“基地”组织的藏身之地并摧毁塔利班的势头。在实地还有为数更多、 得 到更好训练的阿富汗安全部队与我们的部队并肩行动。我们对来自每个国家的所有男女军人和他们作出的牺牲表示敬意,我们也同样对冒着生命危险的他们的文职同 事表示敬意,极其不幸的是,他们当中有太多人付出了生命。他们从事一场十分艰苦的斗争。但我们在共同作战。由于他们的努力,奧巴马政府在 2009年 1月接手时面临的迅速恶化的安全局势开始趋于稳定。在村一级扩大的地方安全措施帮助保护了易受攻击的人口。在喀布尔和赫尔曼德和坎大哈等关键省份的安全状况得到改进。塔利班叛乱分子的势头遭到重创,在有些地方甚至被扭转。


我们在一开始就认识到,我们在阿富汗战场上的努力同极端分子的藏身之地及其在巴基斯坦的助力者之间有着根本 联系。我们与巴基斯坦在如何处理这些威胁或对待阿富汗的未来方面看法不尽一致,这不是秘密。但由于我们两国政府、军队和执法机构日益扩大的合作及巴基斯坦 军队坚决的行动,我们能够极大地扩展了我们在反恐和情报方面的努力。


边境两边的压力正在日益加大。它使9.11袭击我们的恐怖分子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基地”组织的领导力量被削弱,它在边境地区的藏身之地缩小、安全性降低,它筹备和发动恐怖活动的能力大幅度减弱。但不要误解:“基地”组织仍然是严重的威胁;不过,它正在发现它在该地区以外越来越难以筹集资金、 训练新员和策划袭击行动。同样重要的是,我们让它的塔利班盟友和同情者开始有理由对继续效忠于它是否明智产生了怀疑。


现在请让我谈一下第二条轨道。我知道在国会山和其他地方,有些人对我们是否需要用比枪炮、炸弹和军队更多的 手段来实现我们在阿富汗的目标表示怀疑。但正如我们在实地的指挥官们会首先指出的,这是一种目光短浅和最终会导致自我失败的看法。杀掉再多的反叛分子都不 会使我们彻底结束这场战争。军事行动必须与强有力的民事努力齐头并进,帮助阿富汗政府建立它在本国人民中的信誉,带给人们除反叛以外的出路,并向所有的阿 富汗人提供抛弃暴力和携手合作共同走向美好未来的鼓励措施。这才是结束反叛的途径。


这正是我们在增加军力的同时也增加了民事人员的原因——将派到实地的外交人员、发展领域专家和其他专门人员增加三倍。这些努力相辅相成,两者均为过渡进程提供支持。我们现在已经有来自联邦机构的1100名民事专家在阿富汗就一系列项目展开工作——从改进农业到扩展基础设施、到遏制毒品贸易和培训阿富汗公务员等。


我们也在巴基斯坦扩大了我们的民事努力,包括通过克里-卢格-伯曼(Kerry-Lugar-Berman)援助计划为解决巴基斯坦紧迫的能源和经济需要提供资助的项目。


在发生毁灭性的洪灾后,我们加强了救援努力。我们的战略对话正在使我们两国政府间各个层面的合作惯常化。当然,我们的关系仍需克服一些重大挑战。不信任仍在双方继续存在。我们必须谨慎地共同努力,防止让误解和分歧将我们在过去两年取得的进展半途而废。


因此,在我们两国,即使在我们继续决心要更明智和更好地运用这些资源的同时,运用更多民事资源的决策已经在带来回报。


奥巴马总统星期一宣布的预算将为我们的外交人员和发展专家提供所需要的资源,让他们能够成为军方的有效伙伴,完成使命。取消使命的民事成分——如目前提交到国会的一些资助提案所要求的那样——将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错误。


我绝对了解我们所处的紧缩预算的环境。但事实是,这些民事行动对我国的安全极为重要。


想一想我们在1989年以后中断与阿富汗的接触所付出的长期代价。如国防部长盖茨(Bob Gates)昨天对参议院军事委员会(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所说,我们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还可以看一下伊拉克,那里向文职人员主导的使命的过渡帮助五角大楼节省了450亿美元,而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仅要求增加40亿美元的经费来确保我们与伊拉克政府和人民的积极接触。以任何标准来衡量这都很合算。因此,我们正在与国会共同努力,确保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大力增加民事力量的需要在现在及未来多年中得到所需的支持。


我不会粉饰阿富汗政府不时与我们的政策有分歧这一事实。我们毫不否认我们在阿富汗的民事努力面临挑战。腐败 仍然是一个严重问题。打击欺诈与浪费是我们最重要的议程之一。增加民事人员的一个重要焦点一直是扩大我们在实地的人员实力,让更多的专家到那里为我们的发 展项目提供实际领导。我们与军方合作,对承包商加强了控制。我们正在与我们直接资助的阿富汗各机构部门共同努力,帮助他们加强审计和问责。


因此,在增加军力削弱反叛分子并迫使他们考虑除武装抵抗以外的其他出路的同时,增加民事人员将从经济和社会层面为参与和平社会提供动力。这两方面努力双管齐下,能够为政治进程奠定基础,而历史和经验告诉我们,这是结束反叛的最有效方式。


由此将我们带到第三条轨道。奥巴马总统12月份的政策审议强调——让我引述原话:“我们的民事和军事努力必须支持一个持久而有利的解决冲突的政治方案。2011年,我们将加强我们的地区外交,使一个促进阿富汗和平与稳定的政治进程成为可能。”


正如所承诺的那样,我们现在正在开始大力增强外交努力,促使冲突走向政治解决,从而瓦解塔利班与“基地”组织之间的联盟,结束反叛活动,帮助不仅形成一个更稳定的阿富汗,而且一个更稳定的地区。


当然,我们曾一直想象是理查德·霍尔布鲁克率领这一努力。他是我们军事—民事—外交综合战略的设计师,他的去世是我们极其悲痛的损失。


然而,理查德给我们留下一个坚实的基础。过去两年来,他组建起一个杰出的团队,并与我们的盟国和地区合作伙伴建立了有力的工作关系。


今天,我欣慰地宣布,总统和我召集马克·格罗斯曼(Marc Grossman)大使回来出任我们新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特别代表。他是一名资深外交官,也是理查德最尊重的同事之一。格罗斯曼大使外交生涯的第一站便是巴基斯坦。他了解我们的盟国,知道如何调动共同行动迎接共同挑战。他在代顿(Dayton)谈判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理查德在他写的一部回忆录中称格罗斯曼为“最杰出的职业外交家之一”。 格罗斯曼大使在上世纪90年代担任负责欧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时就是踏着理查德的足迹,我对他的实际工作能力深信不疑。


格罗斯曼大使及其跨政府机构小组将全面利用我们的政策资源,支持负责任的、由阿富汗人主导的和解,以和平手段解决冲突,并积极与该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进行接触,推进这一进程。


正如我说过的,理查德及其工作小组以及阿富汗人民自身已经打好了重要的基础工作。

许多下级作战人员参加反叛活动并不是出于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而是为能得到饷金。因此去年在伦敦,国际社会承诺为阿富汗政府的综合计划提供金融支持,以吸引他们离开战场,重新回到社会。


随着军事压力升级,越来越多的反叛人员可能开始寻找除暴力之外的其他途径。这并非仅仅是下级作战人员。我们 与阿富汗方面均认为,由军事和民事人员数量的大幅度增加所带来的安全与管理的改善创造了一个认真谋求负责任的和解进程的时机,这个进程由阿富汗人主导,并 得到密集的地区外交努力的支持以及美国提供的强大后盾。


这一进程必须得到阿富汗所有主要族裔和政治群体的承认。它的奏效有赖于所有人都必须感觉到他们自己与结果息息相关,并有责任予以实现。


卡尔扎伊(Karzai)总统6月份召集了基础广泛的和平支尔格大会(Peace Jirga),为国家和解制定框架,从而打开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他随后成立了高层和平理事会(High Peace Council),成员包括阿富汗各地代表。理事会领导人正在全国各主要省份与部落领袖、公民社会、妇女和村民等举行会议,听取他们对和解进程的希望与关注。他们正在努力成立地方理事会,以便开始与反叛人员和更广泛的社区进行接触。


美国支持阿富汗的这一努力。在过去两年间,我们表明了我们与反叛分子和解的明确条件:他们必须停止暴力活 动;他们必须放弃与“基地”组织的联盟;他们必须遵守阿富汗宪法。这些是任何磋商的必要结果。这是他们为达成政治决议并且让针对其领导人和使其成员遭受伤 亡的军事行动宣告结束所需付出的代价。


如果过去的武装分子同意上述基线,他们就可以在阿富汗宪法的框架下参与国家政治。

我知道,与像塔利班这样凶残的敌人和解听起来令人不快,甚至无法想象。如果外交工作只是需要和朋友谈话,那它将容易很多。但是和平不是那样缔造的。当里根(Reagan)总统和苏联领导人坐到谈判桌前时,他明白这一道理。理查德·霍尔布鲁克以此作为毕生职志。他和米洛舍维奇(Milosevic)面对面谈判,结束了战争。


这并非易事。宿敌需要看到捐弃前嫌有利其自身利益。塔利班武装人员必须认识到,在阿富汗政治框架内运作远比和“基地”组织一起躲在被炸洞穴中打一场注定输掉的战争有利得多。阿富汗政府必须更有包容性,更加负责任。阿富汗相关各方必须致力于建立一个多元政治体系,尊重每一名阿富汗公民的人权。


美国将坚定地帮助阿富汗公民捍卫自己的权利。我们不会放弃我们的价值观,也不会支持危害过去十年间已取得的社会进步的政治进程。


阿富汗政府需要保障全体阿富汗人的权利,尤其是妇女和儿童。我从巴尔干、北爱尔兰以及其他地区的战后重建中亲身体会了这个道理:妇女和公民社会团体的参与对于建立公正和持久和平至关重要。


美国支持妇女参与各层级的和解进程,因为我们确信,如果使阿富汗妇女噤声和边缘化将会影响到阿富汗的长久和平。阿富汗妇女已经为和平支尔格大会作出了重要贡献,她们必须继续参加高层和平理事会(High Peace Council)。如果要使真正的和解生根发芽,阿富汗妇女在省级和地方层面必须扮演重要角色。


和解——它的取得和保持——需 要阿富汗邻国的支持和参与,尤其是巴基斯坦。直白地讲,想要取得和解,我们必须有一个共识。无论是在喀布尔、伊斯兰堡还是华盛顿,我们需要有一个共同的未 来目标,即建立一个稳定、独立的阿富汗,没有反叛活动,没有邻国的代理势力冲突。目标是让这里成为一个没有“基地”组织的地区。


正如我们从一开始即强调,巴基斯坦有重大作用。巴斯斯坦是一个核武国家,人口近1.7亿,与阿富汗有着深厚关系,在阿富汗具有巨大利益。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和其他国家与巴基斯坦一起支持阿富汗人民反抗前苏联的侵略。巴基斯坦目前持续接纳数以千计的难民。遗憾的是,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历来的互不信任至今仍是地区动荡的重要根源,也与两国人民的长期利益背道而驰。


但巴基斯坦的担忧不无道理。因此在任何和解进程中,阿富汗政府都应理解巴方的担忧,并通过增强透明和提供保证的步骤解決巴方的担忧。同时,巴基斯坦也有责任,包括采取决定性步骤,确保阿富汗塔利班不能继续通过巴方领土从事反叛活动。巴方的压力将会促使塔利班来到谈判桌前,远离“基地”组织。


要使和解成功,巴基斯坦必须参与此一进程。它需要尊重阿富汗的主权完整,并与阿富汗合作增进地区稳定。我们知道合作是可能的。就在上个月,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正式批准了期待已久的《过境贸易协议》(Transit Trade Agreement),这标志着双边关系前进了一大步。《过境贸易协议》将为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商品开辟新的市场和贸易通道,推动双方的经济发展。这是理查德·霍尔布鲁克最引以为豪的成就之一,因为这是一个双方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就开始磋商的协议。


把此项合作扩大至安全问题——包括和解——符合两国的利益,也将是未来我们的外交努力的一个重点。


除巴基斯坦之外,阿富汗的所有邻国和近邻——印度和伊朗、俄罗斯和中国、中亚各国——也将因阿富汗实现负责 任的政治和解以及“基地”组织在边境地区的藏身之所被清除而受益,该组织一直利用这些藏身之所向上述国家输出极端主义。这种结局将减少恐怖分子和贩毒集团 对其公民的威胁,带来新的商机,使能源和自然资源能够在整个地区自由流通。这种结局还将有助于其他地区性冲突的和平解决。


的确,印度和巴基斯坦为建立互信而重启对话使我们感到鼓舞,我们鼓励双方发扬同一精神,支持阿富汗的政治进 程。我们期待这两个国家以及阿富汗的所有邻国尊重阿富汗的主权,这意味着承诺不在阿富汗境内进行争斗,支持和解,并确保所有国家都拒绝让“基地”组织及恐 怖主义网络在其境内找到藏身之所,而阿富汗也绝不应当允许其领土被用于侵扰其他国家。


美国将加强努力,为阿富汗和解建立广泛的国际支持。


三月初,我们将在沙特阿拉伯吉达与国际联络小组(International Contact Group)的伙伴们会晤,这次会议由伊斯兰会议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Islamic Conference)主办。联络小组包括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其中有越来越多的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理查德曾经为成立这个小组付出辛勤努力。阿富汗高层和平理事会的领导人将参加会议并向会议介绍和解工作。


北约各国的部长们稍后将在巴黎开会,审议过渡规划。我们还在为预定今年晚些时候在德国召开的一次会议作准备,这次会议也是波恩会议(Bonn Conference)十周年活动,我们希望它成为政治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随着这项工作的展开,美国将严厉打击“基地”组织和拒绝放弃暴力的塔利班分子,同时大力改善阿富汗的安全、发展和治理。我要在此重申:阿富汗塔利班面临明确的选择,要么参与阿富汗的未来建设,要么受到无情打击。


要使和解得到巩固——要使之不可逆转——阿富汗政府必须保证全体人民的安全。因此,美国和我们的盟友将继续训练阿富汗部队,并为之提供咨询和协助。


我们正在与卡尔扎伊总统协作,以负责任的方式向阿富汗担当领导责任过渡,这项工作将在未来几周内开始。7月,我们将根据当地情况开始减少在阿富汗的驻军。向阿富汗移交领导责任的工作将于2014年年底完成。我们认为,这种安排为阿富汗政府提供了必要的时间与空间,使之能够进一步加强安全部队、政府机构和各种机制,确保和解得以持续和持久。


同样重要的是,引导反叛人员离开战场的政治程序将有助于我们的部队向阿富汗安全部队移交责任,为过渡铺平道路。


我们一直明确表示,这一过渡并不意味着终止我们对该地区人民的承诺。北约已经表明,对阿富汗的军事和经济承诺将是持久的,在2014年过渡完成后依然保持。


应阿富汗政府的请求,美国将启动关于新《战略伙伴合作宣言》(Strategic Partnership Declaration)的谈判。它将为我们在安全、经济、社会发展和体制建设方面的双边合作建立一个长期框架。


这一新伙伴关系将与我们目前与巴基斯坦的战略对话相辅相成。这些关系的发展,连同我们与重要邻国的深入接触,对增强该地区的稳定与信心至关重要。


美国将一直保持保护我国人民和我国利益的能力。然而,我们的持久承诺绝不应被误解为美国或我国的盟国想要违 背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占领这个国家。我们尊重阿富汗抵抗外国占领的光荣历史,我们不寻求在他们的国家永久建立美国军事基地,也不寻求保持可能对阿富汗的任何 一个邻国构成威胁的驻军。


美国不会丢下这个地区不管。我们不会重犯过去犯过的错误。我们的承诺是切实且持久的。

尽管美国准备作出种种努力,尽管国际社会将会作出种种努力,但这个地区的人民和领导人将最终对他们自己的前途负责。


巴基斯坦人厌倦了恐怖和动荡。阿富汗人经受了30年的内战折磨。但这两个国家的领导人,不论在政府内外,都没有为开辟一条不同的道路付出足够的努力。


尽管巴基斯坦政府近两年来采取了种种步骤,但该国的公共财政仍然混乱不堪。能源短缺阻碍着经济增长,并造成了政治和社会的不稳定。


不断发生的自杀性爆炸事件——包括上周31名无辜者在所谓“男学生”自杀爆炸手制造的惨剧中丧生的事件——凸现了暴力极端主义的持续威胁。而令人震惊且并无正当理由的反美行动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美国随时准备协助巴基斯坦领导人应对上述挑战。他们已颁行了一些旨在稳定经济的改革措施。这些措施如何得到落实、支持和扩大,将是一场考验。巴基斯坦领导人还要付出大量努力才能减轻腐败,在去年夏天遭受洪灾后进行重建,并为清除极端主义分子及其藏身之所继续取得进展。


阿富汗人民也希望他们的政府提出一个关于未来的积极构想。卡尔扎伊总统已表明致力于提高透明度、改善基本服 务及减少腐败,这是一个开端。但他的人民希望看到他将言词付诸于行动。他们希望看到强大和独立的民主机制,如法庭和选举机制,来确保他们的权利。而最重要 的是,他们希望看到能使他们的生活发生变化的实效。


这两个国家的领导人都必须作出决定,他们希望留给他们的子孙后代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这个未来的面貌在不小的程度上将取决于我今天所阐明的政治和民主进程的成功。只要喀布尔和伊斯兰堡的领导人还用不信任的眼光看待对方,只要塔利班还有供他们发动战争的藏身之所,只要“基地”组织还在该地区任何一个地方活动,取得进展的前景就是渺茫的。

上个月在多哈——确切地说是两个月前,在12月——就在突尼斯和埃及爆发抗议活动之前,我曾警告说该地区的基础正在沉入沙中。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冲突正在将这些基础炸得瓦砾无存。和解和改革则指明了另一条道路。


南亚地区是近15亿人口的家园。他们勤劳智慧,文化丰富并充满创业精神。如果这个地区的国家能够走出历史争端并展开合作,以抓住21世纪的种种机会,他们所能取得的成就便将是无限的。


我们的朋友理查德·霍尔布鲁克相信阿富汗、巴基斯坦和更广泛的地区有可能拥有一个更好的前景。我要引用他曾经说过的话:“在每次发生这类战争时,总会有一扇窗户向那些希望从寒冷中走进来的人打开……如果他们愿意接受红标基线并走进来……就一定会有他们的位置。”


这是他说过的话。这也是美国的政策。它可能无法在明天或后天就带来和平,但的确给我们创造了最佳机会。特别是对完全应当拥有一种不同前景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人民而言,这为他们创造了最佳机会。如果他们选择这条道路的话,美国将作为一个伙伴帮助他们实现这个目标。

非常感谢你们。(掌声)

相关内容

相关链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