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万延海: 关于美国之音


听说美国之音中文广播可能要关闭的消息,心中难免有几份惆怅。关于美国之音,除了文革期间关于敌台的传说、学生时代和八九年天安门运动期间的记忆外,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有两件事情。

1999年底和2000年初,我在北京的住所小区散步,突然听到一群人高谈阔论。我原先以为发生啥事情,等到我走近,参与其中讨论后,发现原来是一批中老年听完国际短波电台新闻节目后,每天聚集在那里谈论国家大事。我于是每天吃晚饭,到时候就到园子里去,和大家一起分析国内外大事。我也鼓动大家在具体事务上采取积极的行动。大家有各自喜爱的节目,美国之音是其中之一。

2000年初,我参加北京学术界一个双周聚会,聊起这样的情况,一位老者给我说,北京各个街区、街心花园和公园里,天天聚在一起骂共产党的人到处都是。我2006年准备参选北京市海淀区地方人大代表的时候,我就去找选区里聊天的人们,希望获得大家的帮助。但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我放弃了那次参选活动。

2002年9月底,我回到安徽老家过国庆节。当时我刚刚从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看守所放出来。当时,父亲肝癌晚期,家里人竭力保密,不让父亲知道我被拘留的消息。但后来,他依然知道了;他的堂弟从美国之音听到消息,告诉了他。父亲没有责怪我,而是坚信自己的儿子不会做出任何伤天害理或触犯法律的事情。

就在我回家过节期间,我成了当地各路政要和文化名人的嘉宾。我天天受到各种宴席邀请,和当地官员们和文人们谈论国家大事和本地的政治事务,人们言论开放,毫无忌讳。人们主要通过国际短波获知信息,年轻一些的人们主要通过互联网。

有趣的一件事情是,我们中学同学聚会。最后来的一个同学一落座,就讲了自己出门时的故事。他住在学校里。出门时,岳父正在校园里散步,一边拿着收音机听广播。他和岳父打招呼,说自己出去参加同学聚餐,万延海回来了。他岳父有点惊讶,连忙问“万延海?”“你同学?”“是不是就是那个广播里说的万延海?”他岳父当时正在听美国之音。我同学表示是的,万延海是他的同班同学。老人家才知道他国际电波里听到的那个人是本地人。

根据笔者观察,美国之音在中国闭关锁国走向现代开放社会过程中,对一个时代产生了重要的解放思想的作用。人们从共产主义洗脑中解放出来。现在的中老年人们依然对美国之音有感情,收听美国之音和其他国际短波,依然是许多人老人家的生活习惯。这个年龄的人们,包括离退休官员,很多对当今中国的腐败不满,有些人自己权益也受到损害。在中国维权运动兴起的时代,让人们继续听到美国之音,让老人家们听到美国之音,不仅有助于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也让一个时代的人们精神上有个归属。
XS
SM
MD
LG